文章列表 > 2020 > 0710 > 3289
本文专家
 ID:11308  49岁  女 咨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重庆启能心理咨询中心  重庆 / 重庆  
 费率:8 元 / 分钟
 专长:失眠、抑郁、强迫、焦虑、恐怖、婚恋情感、儿童及青春期心理、人际关系、自信心提升、学习能力提升、考前焦虑等。
 签名:十余年心理学教学与咨询实践,3000多一对一真实个案积累。引领你走出困扰,心生愉悦,未来可期。
 粉丝:2577  积分:596509  公益心:2696  5小时前在线

催眠治疗抑郁症---阻断反刍

黄利琼 发表于 2020-07-10  

    抑郁症的危害: 抑郁症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最常见的情绪障碍。它是一种复杂多维的障碍,可以在很多方面对患者个人和社会造成负面的影响,这些影响包括个体的痛苦感受和在生理、认知、情绪、行为和关系方面的损害,以及进一步使状况恶化。社会层面的生产安全隐患甚至是恶性的伤害事件。还有对国民素质的持续损害。有研究表明,抑郁症会在家族中传承,抑郁症父母的小孩患抑郁症的几率是没有抑郁症史父母的小孩的3-6倍,在遗传学中,“抑郁因子”并不存在,与基因因素相比,父母的思维、行为和人际交往模式更容易导致孩子患抑郁症。一个人无法教给孩子自己都没有的东西,所以,如果父母有的是抑郁症的模式,那么孩子习得的模式也就无形中具有了一种抑郁的“基础色调”或“原始框架”。

     反刍对抑郁症治疗的阻碍:抑郁症是一个多维的障碍,它的发病原因是复杂多样的,包括生物性因素,个体心理特点,时代特征和社会背景,家族关系和家庭教育环境等等。抑郁症基本上不是一个事件驱动的现象,而是一个过程驱动现象。它不是因为发生了某件事而突然出现的,而是逐渐发展,是有一个过程的。一个人怎么思考、遇到事情怎么应对、怎么解决问题、怎么与人交往、怎么行为、怎么对待饮食和睡眠等等。这些“怎么”可能让一个人在遭遇一些事件之后迅速的振作起来解决问题改善环境或者促使其抑郁发作。

   所以,要从根本上治疗抑郁症,重点就需要引导个体去觉察和改变这些“怎么”,尤其当这些“怎么”已经模式化时(太多的案例告诉我们,在一些人身上发生的糟糕事件很大程度上也是那些“怎么”的结果)。当一个人觉察到并改变了那些致病性的“怎么”模式,就有希望摆脱抑郁的困扰,并将过去的创伤对自己人生的影响降到最低。然而,有相当部分的抑郁症患者却没有跟随咨询师去觉察和改变的能力,他们被巨大的绝望感、无助感和无力感包围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启动了一种无效的应对模式---反刍。

     案例:36岁的纤(化名)失恋了,从认识到分手半年时间,这是纤的初恋。当公司新来的他(前男友)对她穷追猛打的时候,她迅速沦陷在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里,感受到了温暖和充实,对未来充满希望,10天后她答应正式交往并同居,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付给他。然而现实很快打脸,他开始沉迷游戏和各种游乐活动,开始向纤开口要钱,交往期间所有的开支都是纤在承担,半年时间里,他为她花的钱不足100.、、、、、、、纤对他越来越失望,对未来越来越担忧,然而纤认了,她喜欢他,比自己年轻6岁,长得阳光帅气,工作能力强,能说会道(这恰好弥补了纤的内敛)。分手的直接原因是他的前女友再次出现并要求复合(这是分手后才知道的,分后的第二天他就和前女友出门郊游了)。失恋后的纤整个人是崩溃的,她不想工作,内心太多的委屈、不甘、愤怒、悲伤、恐慌、绝望、、、、、,整整一个月,她不断的追问、抱着妈妈哭泣、告诉闺蜜自己多么委屈、感觉老天对她不公平,为什么她那么卑微了他还是要离开?自己为什么这么蠢?责怪父母不准她在读书期间谈恋爱,以至于自己没有丝毫经验才被骗、、、、、、

    反刍:是一遍又一遍的围绕同一个想法的认知过程,也是对正面临的问题和压力的一种持久的应对方式。是一种逃避。当对生活的投入越发消退时,患者往往花费大量时间反复思考事件可能的意义并把它们转到消极的一面,比如,我给他发消息,他三个小时都没回复,是不是不那么在乎我了?或者纠缠于过去的负面事件:我没错,为什么领导要吼我?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他还要抛弃我?这是一种认知模式,即反复地思索关于过去的糟糕经历,特别是那些与内疚相关事件的消极思维(Nolen+Hoeksema,Grayson,1999;Street,2000)。正如读小学时学习唐诗或乘法表,越是反复读反复背,那些内容就越深入我们潜意识,遗憾的是这种深入的负性认知和情感体检对个体摆脱负性事件的影响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人失去行动的能力,将事件的不良影响扩大,将抑郁情绪加重或持续更久。

    反刍的反应,包括向别人反复表达自己的感觉有多么糟糕,过度思考,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好,并把感觉不好的负面影响灾难化,通过反刍,个体避免了采取果断和及时的行动,却进一步加剧了无力感和无能感,反刍导致了对生活事件更多的负面理解,更常回忆起负面的亲身经历,有损问题的解决,并降低了参加娱乐活动的意愿。反刍加剧了抑郁,合理化了逃避,并且制造了一种固着的意识,妨碍了有效的问题解决,并在抑郁情绪上铺上了一层焦虑(Morrow&Nolen-HoeKsema,1990;Nelen-Hoeksema,2000)。

  ------没有反省的生活是没有价值的生活(苏格拉底)

  ------过度反省的生活同样如此(亚普科)

人们很容易认为,一遍又一遍地去思考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最终会为我们提供一个更深的了解,从而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然而事实上,过度思考反而降低了个人有效解决问题的能力,并让自己陷入更深的困境当中。

正如案例中的纤一样,对她的遭遇大家是同情的,但是却没有人能代替她承受痛苦。面对她不断的诉说,大家开始感受到深深的无奈和无力,为了避免这种糟糕的体验,大家开始回避她。正如生活中有些负能量太重的人,大家都在尽量避免一样。纤的领导从开始的安慰劝导到后来的失望,闺蜜从开始的陪伴关心到后来的借口出差来回避,妈妈从开始的担心自责到后来的愤怒,亲戚从同情到漠不关心,纤感觉自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她感觉到加倍的绝望和无力。

贾斯特和阿莱指出,所有相关性的实地的追踪的和实验研究提供的证据证明,反刍性的行为不仅与抑郁症高度相关,而且还会增加抑郁症发作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通用术语是“分析型瘫痪”,指的就是反刍的危害及不采取有效行为的代价。耶鲁大学的苏珊.诺伦—欧斯玛对此发表了极有价值的研究报告,他指出:早于抑郁症状出现的反刍性应对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预示着更严重的抑郁症状、新的抑郁症发作、抑郁症的持续时间更长和更严重的焦虑症状。

    反刍是一种自我催眠的现象:反刍是一种深度的自我催眠现象,反刍的行为越多,越会陷入反刍,认知和行为功能越受损。有时候个体能意识到自己的痛苦,不想去想,却感觉到无法控制的要去想,这和强迫思维有些像。也有的会随着反刍增强,而越来越依赖于这种逃避模式。这就像有些人用喝酒来暂时麻醉自己,慢慢会意识到这样不好,不想再依赖酒精,但却因形成习惯无法戒除。而有的人则会一直享受酒精带来的麻醉感。而不管个体对此的态度如何,都会因为反刍性的行为越多,而更深的陷入无助无望的牢笼,将自己锁定在抑郁的阴影之中。似乎他能看见阳光,甚至知道阳光触手可及,然而他却感觉到那么遥不可及,这种知道与感觉到之间的落差又给个体带来更深的无能感,带来更复杂的自责内疚感和低自尊,从而加深抑郁症状和持续时间。因此,抑郁症的治疗,首先就要阻断这种反刍。

    在前面三次咨询中,纤几乎是不间断的诉说自己的不幸,从前男友说到父母说到领导同事说到闺蜜。如果说最初伤害她的是前男友,那么现在的纤感觉所有人都伤害了她,因为他们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抛弃了她,她觉得可能自己是多余的,于是又说到自己成长过程中被父母打骂的事,说到在学校被老师批评,被同学欺负、、、、、、。然而,每次当咨询师尝试将她拉回到当下和未来时,她都会迅速地转移话题。她用不断的诉说来缓解痛苦,掩饰悲伤,她无法面对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失去了宝贵的第一次”。纤一直以来都是自信的,学习好,工作能力强,她不能接受自己在恋爱这个事情上小白范式的不幸遭遇。她一直在回避真相,拒绝接受现实。而这种回避的策略,就是典型的反刍。

    当咨询师给纤指出她的反刍性行为时,她说其实她知道自己总是去想这些是没用的,但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而且似乎不去想不去说就对不起自己一样,她说别人对我的伤痛视而不见,我不能也视而不见。但是,慢慢的,我太痛苦了,真的不想去想时,却感到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了。

    幸运的是,纤有很强的自救意识,她愿意与咨询师合作,让自己摆脱抑郁。

    反刍是反复地思索负面的消极的甚至是有害的想法,所以,要治疗抑郁,首先要让个体意识到当下的反刍性反应并有意识地加以克服。学会区分有意义的思考和反刍的区别(视具体情况分析),此外,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是催眠,并在催眠过程中学会自我催眠。

    众所周知,催眠可以放大体检,既然纤可以通过自我催眠放大和固着负性认知和情感体验,那么,她一样有能力通过自我催眠去松动固着的认知和增强正性情绪体验。

    于是,我们先为她量身定做了一个催眠程序,引导她在催眠状态下去体验一个(至少一个)舒适意象和积极情感。在一个舒适的意象里,我们引导纤去启动五感,并记住五感(视、听、触、嗅、味觉)的感觉,暗示她在觉察到自己负面情绪上升时进行自我催眠,将感觉专注于五感上,以此远离反刍性行为,隔断反刍。

    第一步,引导纤做身心深度的放松,并让她学习放松的技术,每天进行练习。这样的练习对治疗纤的抑郁症(纤曾到医院,被诊断为重度抑郁,因为担心副作用拒绝服药)是非常重要的:1.通过放松能缓解身体上的紧张和心理上的焦虑。2.让纤慢慢体会一种自我控制的感觉,练习得越多,自我控制越熟练。而这种掌控感又能反过来极大地增强纤治愈的信心。3.当纤将时间用来练习放松时,她的反刍性行为就被隔断了。4.随时放松的能力为进一步的催眠诱导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第二步,引导纤去进入催眠状态,为她量身定做一个舒适的意象,纤选择的是在森林里,有她喜欢的树木花草,有鸟语虫鸣,有阳光轻风,有泥土的芬芳和花香,还有一些可爱的小动物,有吊床和触手可及的果实,安全,安静,安宁,自由自在,温暖而放松。纤尽情地启动自己的五感去体验这个意象。

    第三步,当纤对这个意象足够熟悉后,又引导她去练习释放负面情绪,进一步增强自我掌握的能力。

    第四步,让纤学习将在意象中体验到的感觉带出催眠状态,在需要的时候唤醒这些感觉,尤其是在意识到自己负面情绪上升或觉察到自己又开始反刍性行为时。

    当纤从反刍性行为中解脱出来以后,她能更理性地去觉察自己的认知和行为及情绪的关系,更深的去觉察自己的各种“怎么”的模式,并有了更大的勇气面对现实和提升自己,并最终走出抑郁,重新获得领导的信任和同事的热忱相待。目前的纤还没有再次恋爱,她说,她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淀和成长,她坚信她值得更好的男人来陪伴。

    结语:和抑郁症发病原因的复杂性多样性相对应,对抑郁症的治疗也极少依靠单一的技术就能痊愈,而无论使用何种技术,催眠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能增强这些技术的功效。尤其是结合认知行为治疗和意向治疗技术,对抑郁症的治疗无论是疗程上还是预防复发上效果都是显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