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17 > 0605 > 2604
本文专家
 ID:11322  33岁  女 咨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心宁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朗润社工事务所  北京 / 北京  
 费率:5 元 / 分钟
 专长:以精神分析、存在-人本主义主义、EFT情绪疗法取向整合治疗技术进行心理咨询,心理咨询时长1000小时以上; 擅长:家庭婚姻关系、亲子教育关系、情绪困扰及各种神经症性心理困扰的咨询;
 签名:生活中有很多很多因素使我们的情绪不定期出现焦虑、烦躁、情绪低落、无助等等......我希望与你同在,同在与当下的此时此刻,抱持着对沮丧等情绪出现的失控恐慌感,通过安全的关系中陪伴你一起正聆听自我、接纳自我,从而慢慢收获成长。我相信在人生旅途上每个人终将成为做独特的自己,你是否愿意相信自己呢?
 粉丝:121  积分:3614  公益心:32  226天前在线

你愿意去了解自己的心理过往吗?

李欣 发表于 2017-06-05  

心理困扰的形成

      抛出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会做心理咨询?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有病的才会做心理咨询吧?

      我们今天来做一个探讨:心理咨询到底是什么?

      从不同疗法角度看待心理困扰,基本是这样的过程:消极的模式引起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异常。

      也就是说心理困扰产生过程:

     one: 童年期(早期)有过创伤性经验,此时说的创伤经验不一定是是灾难性的,而是源于他人引起一个孩子在心理上无法承受的情况下出现的消极性记忆;

     two:消极性记忆在生活中反复被强化,或者被另外的消极情绪加强,不断的被固化;

     three:被固化的消极情绪深深的储存进了大脑潜意识,陪同人们一起成长,这种潜意识负性以及会在成长中不断的直接引发一系列负性行为表现(但当事人却并不清楚为何),负性行为造成负性情绪经验,如此反复即心理困扰或心理障碍。

 

      归纳原因:心理困扰或障碍得以维持的原因是---区分想象(过去)和现实的能力受到阻碍。

      我们无法根据外界情况来直接修复潜意识中的负性经验,因为负性经验被储存在了记忆中,我们会习惯性的把负性经验用于处理现实中出现的困扰事情,并一路携带着相应的情绪(消极情绪体验)。

 

      用举例说明吧,例子说话更加鲜活,而且有生命力,理论则枯燥很多。

      姑且假设有几个幼儿,他们的名字分别为轩儿、雨哲、朵朵、丹丹、贝尔。

轩儿的经历:

      轩儿遭遇的是被虐待,他的母亲是一个未婚妈妈,他的妈妈酗酒而且从事舞厅工作。她没有精力照顾轩儿,轩儿总是自己在空屋子里,在恐惧中等待妈妈回家。为什么等待的心情是恐惧呢?因为,假如妈妈回家时心情好,就会得到妈妈带回的好吃的并陪他玩耍。假如妈妈回家喝醉了,而且心情不好,她就会拿轩儿出气---这样的情况居多。  

      在轩儿记忆里中消极部分是:“妈妈喝的醉醺醺,骂我打我”,这一部分不断的重复加强,轩儿只要想起妈妈就会是一个“喝醉了再打人”的形象,同时他就会产生一种又恐惧、又不得不依赖母亲的复杂情绪。

      长大后,轩儿偏偏选择了一个脾气像母亲的女人恋爱,他对这个女人很好,但是女人却总是伤害他,于是他得了抑郁症。

 

雨哲的经历

      雨哲遇到的创伤事情是在她3岁时候,母亲因车祸去世。

      在母亲未去世之前,她的父母感情很好,母亲尤其喜欢她。

      雨哲的记忆是:“看到妈妈一动不动躺在白床单上,不理我。”雨哲被母亲的死造成的强烈情绪刺激形成了一个固化记忆“我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女孩,无依无靠。”

      雨哲在成长中还算好,但是在婚后产生了奇怪的心理,她总担心丈夫会出车祸,丈夫如果晚回家几分钟,她就会紧张的不得了。除了上班,她不让丈夫出门,她说何必冒出车祸的风险到外面去。在她的心理,亲人会突然离开的记忆一直影响着她。

 

朵朵的经历

      朵朵并没有遇到这些特别严重的事情,他的家庭可以说是一般的家庭,父母是本分老百姓。他没有遇到过很大的创伤性事件,不过生活中总有一些小的创伤。

      比如:街坊中有一个小地痞,经常和他父母发生矛盾,他的父母老实,经常受小地痞的欺负,为此父亲经常会生闷气,母亲则会抱怨父亲,而小朵朵在这个时候就感到胆怯和郁闷。

     朵朵的记忆是:“爸爸在抽烟不说话,妈妈在抱怨爸爸,自己躲在墙角,心理很害怕也很闷”。而朵朵因为胆怯产生了社交恐惧症,他体会到的是父亲的懦弱,认为自己也不会比父亲厉害。

 

丹丹的经历

      丹丹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创伤,遇到的也不过是每天的小问题。比如,她母亲对她的忽视,也许只体现在没有及时发现她饿了。

      但重复就会产生严重影响,还有在成年人看起来是小事,对儿童的感受来讲却不同。例如,有一天她母亲杀了她养的小鸭子,她的感觉是:母亲杀了她的小伙伴。而母亲看到她在哭泣时,笑着说:“哭什么,这不过是只鸭子”。

      丹丹的记忆是母亲不理解自己,不关注我,被遗弃的感受。所以她不交朋友,也觉得这很合理。她无法确认伙伴能否理解她,或者会不会又一次失去。

 

贝尔的经历

      贝尔的父母很溺爱他,一切听他的。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体验。

      贝尔的记忆是:自己哭闹后,爸妈给自己买了一辆很大的模型汽车。可他们愁眉苦脸地在一边站着,而奇怪的是自己并不开心。因为这使得贝尔产生一种感受:如果他们连我耍赖都没有办法对付,他们是无能的,不能保护我的,在咨询中,贝尔也证实了这层感受。

      贝尔经常发现父母对自己无能为力,最后形成了一个概念:我是一个小主人,而父母是一对伺候在我床边的老仆人。当贝尔情绪烦躁时,就会找茬做破坏,然后父母就老老实实的去收拾。成长后的贝尔有一定的暴力倾向。

 

      一个消极的记忆体验,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纠正,便会泛化到其他事件中。

      婚姻失败的女人说:“男人都是靠不住,好色,没有责任感。”

      实际上,她不过是遇到了一个“靠不住,好色,没有责任感”的丈夫,对其他男性,她并无了解。这就是泛化。泛化也有益处,可以举一反三,但是也会带来错误的可能:如果出现的另一个男人刚好不是“靠不住,好色,没有责任感”的人呢?

      心理困扰就出现于泛化的错误出现后,而无法自我纠正。因为大部分人的记忆需要在回溯的过程中,一步一步修复,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