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责任与包袱

责任与包袱
个人原创 李欣 发表时间:2017-05-31 10:52:45 1011 0 9
当一个人无力承担角色的责任时,这份责任感的荣耀有多大,ta感受到的包袱便有多沉重。 电影《灿烂人生》,主要是讲述一个意大利普通的六口之家,从1966年-2000年生老病死的故事。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看,电影中角色的展开是对自我历程的一次重审。当然,今天我们不是分析电影观后感,而我想分享其中一个片段。 人物角色关系和小段故事情节: 佐珍女士精神病院的一位病人 哥哥尼古拉医学毕业 弟弟马迪奥酷爱诗词 尼古拉和马迪奥准备和朋友出游之前,马迪奥在精神病院认识了佐珍,见到佐珍在犯病时精神病院用残忍电击“治疗”她后的伤痕、眼睛的呆滞。于是晚上马迪奥偷偷带着佐珍离开精神病院,带她去寻找父母。 兄弟两一路悉心陪同很容易找到佐珍的父亲,父亲在见到佐珍的一刹那,眼中流露出惊讶和喜悦,父亲去抚摸佐珍的脸颊,但佐珍带着嫌弃和害怕的神情躲开了。佐珍的父亲了解了女儿在医院接受电击治疗后,第一句话:“我花了很多钱,让你去医院是为了治好你的病。因为你无法和兄弟姐妹一起生活,你的兄弟们都很喜欢你,可是你并不喜欢他们,我没有办法照顾你,你需要回到医院继续治病。” 这段对话种,我感受到:父亲其实是想要稳定家庭,但不得不将女儿放到精神病院,因为她不够合群,或者说会给家庭里带来很多麻烦。但同时,父亲是希望佐珍能够健康的回到家庭中,哪怕是一个没有自我灵魂的人。 而佐珍,也许在母亲去世后(我们并不知道母亲去世这段时间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给佐珍带来的创伤是沉重的,在父亲由去了另外一个女人后,佐珍用外显的异样来告诉父亲:我需要爱。可惜,父亲无力承担。 说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佐珍被遗弃,对父亲产生愤怒。但我们也许可以允许自己去探寻一下。 父亲的无力承担,给他的感受是包袱,他无能爱,无力爱,他只好“放弃”对前妻的女儿的爱,同时放弃责任。我们生活中有太多此类人,他们会哭诉自己的苦、自己难。但却不敢面对造成自己苦难的创伤,因为创伤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压抑的努力下才得到了遗忘。 我并不想去对生活中此类的人抱以同情,我更多的是理解ta,但如果ta不理解自己,不接纳自己,无法勇敢的看到过去的自己,那么包袱的承重码会不断攀升(攀升中也会获得积极面),成长之门将永远封锁。 春天回来 但要有爱
0人已踩 9人已赞
相关阅读更多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