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20 > 0424 > 3198
本文专家
 ID:11645  37岁  女 咨询
 应用心理学硕士     /  
 费率:3.5 元 / 分钟
 专长:动力学心理咨询,针对青少年心理困扰、家庭关系困扰、女性心理困扰、产前产后心理困扰、自我探索成长、精神疾病康复期心理咨询。
 签名:在灵魂深处,放开束缚,走自己的路。
 粉丝:144  积分:4202  公益心:32  8小时前在线

读《精神分析艺术》第一章精神分析这门艺术:导出未作之梦、延续被打断的呐喊

王媛 发表于 2020-04-24  

(画横线的内容代表开始我的理解和想法)
这一章分为十二个小节,第一、二小节作者抛出主要的论点,第三到五小节作者介绍了比昂关于梦的理论,第六到第十一小节作者展开说明了他的论点,第十二小节作者以一个分析案例证明前面的理论假设。
  作者认为精神分析是一种亲历的情感体验,是无法付诸语言的。但是作者相信还是可以通过语言讲述出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而“这种语言更加类似诗歌,用尽量少的文字去捕捉文义的精华。"我理解的是这样的文字传递的是一种体验,是与潜意识在对话。第二节作者提出重要的观点:“只要患者不能在梦中整理情感体验,那么他就无法改变,无法成长,或是无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更新自我。”“分析师所说的一切,患者必须拿来做意识层面和无意识层面的心理工作,即梦出他自己的体验,从而从梦走进一个现实中更全然的存在。”我的理解是这里的梦代表的是潜意识的改变,改变了梦里的自己才算是改变的完成。这让我想到几周前我梦到的一个德国朋友,我叫他老安,我们一度关系很好,但是有一次我认为他为了报复我的一次缺席故意放我鸽子,以至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尴尬,最后断了联系。这次疫情期间我的个人体验师也放了我一次鸽子,并且唤起了我对老安的回忆,以及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伤痛。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遇到了老安,我反复纠结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还生我的气么?”他一脸啼笑皆非的说:“没有啊!”醒来后我感到十分惊讶,原来我的问题并不是他是否故意伤害了我,而是我感到先做错了事,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内疚,其实是担心他生我的气。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梦里的那个我似乎不再是当年在柏林的那个怯懦的我,而是一个就算害怕也可以去说出内心怀疑的新我,升级版的我。
  第三到五小节简单介绍了比昂的alpha和beta元素理论,重点阐述比昂关于梦的观点。大概意思就是“只要患者不能在梦中整理情感体验,他就无法改变,无法成长,或是无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更新自我。”有了比昂这位大师的支撑,作者赋予梦的神奇力量也不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第六到第十一小节将作者的观点展开,阐述了几个重要的主题:梦想的概念、分析的方向、分析是互相了解的过程、分析是体验与语言间的搏斗,语言以外的东西。

        第一,梦想包括了“分析师的所有天马行空的身心反响” 有点像移情和反移情,梦想的概念似乎更加广泛,“包括明显的思想和感情、反复的沉思和白日梦、身体上的感觉等等。”有点像空白屏幕的概念,让一切都投射到咨询师身上,然后反馈给来访者。这里有句话打动了我:“分析师也必须为每一位患者在每一次治疗中重新学习怎样做一名分析师。”有点像养孩子,是一个不断发现孩子的过程,也许有些是他与生俱来的,有些是学习得到的,他不断地在改变,作为父母也不断的在学习如何与他相处。还有一句:“分析师试图引导患者参与某种形式的有意识的思维,这种思维可能会协力帮助患者恢复他梦境中的无意识工作。”也就是说咨询师在于来访者的对话的同时也是在与他的潜意识交流,或者双方的潜意识发生了交流。

第二,分析的方向。“分析始终还是一项医疗事业,目标是增强患者的生命力。”需要强调使用语言(而非行为)来表达情感。“非常重要的是咨询师需要获得比被分析者更高的心理成熟度"“在分析中更有能力成为病人需要他成为的分析师。”简单说也就是适应病人的需要吧。
第三,分析是互相了解的过程。这一点我很认同,我常常感到对个人体验师的了解,我记得有一次当我在咨询中非常自然的表达了对她的了解后,体验到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好像我们是多年的好友,对对方的了解并不是意识层面的知道对方喜好,而是对某种深层次的,也许是潜意识的,人格层面的了解和默契。这是一种高峰体验,是人际关系中存粹而美好的火花,我一直珍藏着。因此,我认为咨询中虽然是来访者说他的问题,但是双方是互相走近的过程。“如果患者感到分析师不能参与逐渐了解患者的过程或是不能被患者了解……精神分析已经停止。”
第四,分析是体验与语言间的搏斗,就像”巧克力“这个词不能说出品尝巧克力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一样。”“有些没有说的东西,远比只是说出来的东西更重要。”“健康的爱戴的感觉……远比只是说出来的东西更重要得多”这里我有个疑问:健康的爱戴怎么和理想化咨询师进行区分?或许理想化咨询师的行为中包含着某些来访者必须的,健康的爱戴?不应该对理想化咨询师的行为完全否定?
第五,语言以外的东西。“活在分析关系的语境里和活在其他人际关系里的体验很不同。在分析情境里感到被了解,并不是一种感到别人理解自己的感觉,而是一种感到分析师懂得你是谁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概就有点像我刚才说的人际关系中的高峰体验吧。这里奥格登有一个有趣的想象,他说如果一位患者能够透过咨询室的墙壁看到分析师与另一位患者的工作,他会发现分析师与这位患者的交流方式是不适合他的,“那种交流不对我的症。”这真是一个极度让咨询师满足的幻想,有点像一句老话:“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但是我只能靠语言和设置。
  最后,第十二节的案列当然是出神入化的,给我的启发是咨询真的要充满想象力,不要否认脑海中任何念头,那些都是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