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何谓真实?

何谓真实?
个人原创 段远华 发表时间:2015-08-07 13:40:11 372 0 0


      所有你对抗的,都将带给你痛苦。对抗,既是缘于内在的害怕,也是缘于内在的依赖与依恋,在这样交互的情节里,你会深深的爱上它,爱上对抗,在对抗中沉沦,在沉沦中享受那份“自我满足”的快乐。是的,你需要这份快乐,你会贪恋它带给你心灵的那份从未曾获取过的满足。如果,你不曾觉醒,不曾觉察,你会在那里安度久远,你会无以自拔,只要你不肯放弃,它将陪伴你终生,它就像是一个魔咒,你永远也摆脱不了它。

    

      也许,你会觉察,会放下一段时间,依然有可能它会在你任何需要的时候,反反复复的回来,每一次的回来,只是为了让你体认它,更为了照见了你的内心深处的空虚与深痛,每回来一次,在你承认它,不再企图对抗与迷恋的时候,你会对它的了解也将多一分,透过这样来来回回的交集,终会有一天,你们彼此重逢,在重逢的当下,收获你应得的一切,引你走向一条你本该走的道路,这便是真相。

        

        而在这之前,所有的感受,看上去多么真实,多么贴切,我们以为是真实,可却又不是真实。

 

         比如,一个小孩,他想要一个玩具,如果大人,不给他买,他会纠结,他会痛苦,他会哭闹,所有这背后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它。为什么,想要得到它,因为得到意味着父母爱他,而没有得到,便不是爱。他不能活在没有被爱中,他需要更多更深的爱。孩子不可能告诉父母亲,我是因为不被爱够,所以才要以获取玩具的形式来验证父母亲的爱,父母们也大概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平时给孩子爱得太少,他才会这样无可理喻与任性。

 

       在整个过程,孩子内心的那种渴望获得却又害怕不能获得的痛苦感受,父母亲在满足与不满足孩子中间的纠结,我们通常以为这份感受,它是真实的,然而,在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呢?是爱,对爱的渴望与体验。父母亲,可以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或是当时家庭情况,不纵容孩子,给孩子空间与时间让他自己安享在那份痛苦中,孩子会自然的明白真相。假若,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父母亲升起了某些纠结与痛苦的情绪,如果给孩子买了,他会认为是被孩子设计了,如果不给孩子买的话,又会认为自己不够爱孩子,在这样的情节的背后,便有父母亲自己本身的课题。没有被爱够的课题,也许他们不能很好的给予孩子们更多的爱,缘于他们也并不懂爱,缘于成长的过程同样的缺乏足够的爱。

 

       这一世,几乎没有财政自由的母亲,在晚年终于开始有了她自己的经济来缘,可以自由的支配自己的金钱。从来,她都是被动等爱,收获财政自由的她,她最想要的做的便是主动给予,而她给予的方式,便是拿她好不容易靠自己挣得钱以生日的名义分享给她最爱的孩子们。也许,孩子们根本不需要这份钱,可是她愿意给予,想要给予,这是她对爱的诠释,缘于她一路成长过程的因素。

 

       母亲托弟妹带了1000元,我有400元,爱人与弟弟各得300元。这是母亲亲口,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我的,事实上,我并不需要母亲的钱,为了成全她的这份爱,我只好开心的收下。如果我有,我愿意给她世间最好最多的爱,事实上,我也一直是这么给予她的,我认为爱她,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并不是想要从她那里获取什么,我爱她,因为她是我母亲,因为在童年她带给我生存的依恋与动力,我以为,如果没有她对的依恋,我相信我不可能活到今天。为了想要讨好她,为了想要爱她更多,为了想要她不要离开当时内心世界童年的家庭,为了她,我主动帮助家里分担了许多许多的家务,以一种自动自觉的方式。为了想要靠近她,获取她的爱,我潜意识的去对抗父亲,去排除内心对父亲这份爱的需要,假装我不需要,事实上,我做得非常成功。曾一度,我都以为不需要,在成长中,我变得非常独立,不依靠任何男人, 这样的成长经历,让我变得更独立与承担更好的同时,也带给了一些困惑,一方面渴望男人的爱与关注,一方面又害怕对男人产生依赖与爱的感受,在爱与不爱之中纠结,无法自拔,在这样混乱的关系感受中痛苦迷茫,不可自拔,反复痛苦纠缠。

 

       无意间,从弟弟的口中,得知弟弟获得了母亲600元,知道信息的片刻,内心升起了一些不适,但很快又被我压抑下去。换作是以前的我,大概永远也不想让母亲知道我获得了真相,我会用我习以为常的方式,你伤害了我,我远离你。然而,不管她有多不好,她是我母亲,我童年如是依恋的母亲,我不想与她失去联结,更不想失去她的爱,哪怕爱我并不是最多的,我也不想失去,我不知道,没有她那点爱,我是否还能活下去。

 

      所以,我主动给了母亲电话,想向她求证,向她声讨,并不是抱怨与责怪,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了,却那样一再强调让我不要向弟弟表露,她是最爱我的,她给我的最多。其实,她会这么说,她只是为了想要得到我一如既往对她的爱,她只是想要我永远最爱她。我并不在乎这份钱,可是,我会非常非常在乎这份爱。在电话中,让我痛苦的,是母亲那若无其事的语气,她并不记得她跟我说过什么,只是一再强调给弟弟多是因为弟今年30岁大生。

 

      我去她的,在那一刻,我讨厌她极了,从没有过的厌恶。她的这番解释,比在我心口捅刀子还要难受,事实上,那个当下我的心里真的插入了刀,站在厨房突然钻心得疼痛到不能站立,瞬间跪地而下,随即两侧乳房的胀痛袭卷而来,整个心口以上都是痛的,我会以为我要死了,或者说不如死了。就这样放任的摊坐在厨房的地上,泣不成声的哭泣……

 

      在这所有身体呈现的创伤感受中,在那刻,我看到了自己在痛苦中疗愈。是的,我要释放她了,释放那个受伤的小女孩。同时,我看见了自己所有情感失序,情绪失常背后的核心。也许,一时半会,我不一定能融解掉这多年的结,但是,假以时日,我会超越它,与新的自我融合。

 

       我依然爱她,我最深爱的母亲,在我决定去验证的时候,只想向她透露一个信息,我不会再受她的迷惑,我不想再受其控制,我不会再以她想要的方式去爱她,我会以我能给予的方式,以我自己的方式去爱她。属于我人生的责任,我欣然接受,并以我自己的方式成长。而属于她的,母亲的,我将拱手交还给她,由她承接自己的人生责任,她也需要自我成长。也许,在我们彼此都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收获一段新的真正和谐的健康的母女关系。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解决自我问题的专家,我们每个人都能透过对自我的探索获取到自我的救续,解决我们自身面临的所有问题。都能透过对自我的了解从而找到一条属于我们自己的道路。

 

      仅以此,祝福所有在此路中与我感同身受的灵魂。

0人已踩 0人已赞
作者文章
作者主页
语音通话 私聊
相关阅读更多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