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我的原生家庭

我的原生家庭
个人原创 段远华 发表时间:2015-08-07 10:09:44 280 0 0

        过去33年里, 一直以自己的个人意愿,帮助身边人的去解决他们面对的痛苦,却从不曾考虑过,对方是否真的需要我的这份个人意愿的帮助,我给予的是不是他们内心真正想要的,我只是做了我自己想做的罢了,那是一份我内心的自我期待,我的个人需要罢了。

 

      母亲的的默默流泪,让我整个心都碎了,那份痛,让我自己都难以招架,好想逃离,却又不能逃离,因为母亲的需要,她需要我的陪伴。

 

      当母亲开口说“你不是很会帮助别人解决他们婚姻情感问题吗?你为什么不帮我们呢?”我不能,真的不能,不只不能,还会容易陷入进去,引起更深的自我情绪出来。

 

       所以,当母亲躺在我的床上,不停的诉说她那些苦痛与悲伤的时候,我带着耳机一遍又一遍的听着王菲的“匆匆那年”, 同时,还在微信群内应付着姐妹们,床边还躺着小妮时不时与我互动下。母亲多次试探“你是不是有客户,要不我先走了。“我只得坦诚,你说的所有的话,我都有听到,只不过是我一心多用而己。(这是一种非常好的自我保护的机制,回避不受他人的情绪影响,缘于自我内在能量不足。)如果我们细看,会发现我们自己本身或者是身边有许多的人都喜欢以这样的方式互动,在这样的当下,我们便可以知道,对方是在回避与我们更深入的切入内心,我们可以反观我们内在自我呈现一种怎样的模式,也可以了解对方的态度与内在能量。

 

      我把脚架在母亲的腰上,偶尔的互动抖动下,为了让母亲感受到我的临在,开始的时候,她会抱着我的脚,后来她有意的回避,不再给我机会架到她的腰上,把身体慢慢的移开。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坚持再去互动。只是觉察与意识到了这样的现象。同时,与微信群的姐妹们道别。

 

       差不多的时候,试探着询问母亲“年轻的时候,妈妈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有没有人喜欢过你,除了爸爸外。你这么辛苦,当初为什么不想离婚呢?为了我与弟弟,不会感到牺牲太多太大吗?那时年轻的话,可以有许多选择的。也许不会像今天这样,像小女孩一样的流泪啦。“母亲自然是回应当然没有啦。开始责备父亲是一个小孩的形象,总是需要她的照顾与安抚。在这样的状态的我,开始冷静冷酷起来,母亲的情绪过去了大半“你为什么想要去哄他呢,为什么不能做好自己就好呢,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的。你说是吗?为什么,总要让自己这么累,这么辛苦呢,你可以轻松些的,只要你愿意选择。你可以来我的身边,我也能照顾你的晚年。”

 

      很快的,母亲开始看见自己许多的不足,以及需要依赖父亲的地方。看见父亲许多的优点出来,尽管有缺点,也不是太算什么事,而且也表达了对父亲的担心,担心父亲的身体会出意外,也庆幸自己还有父亲陪伴在侧,同村好几个婶子因为爱人意外,如今都是孤身一人。在这份看见里,她不知道,她的心里是何其的依赖着父亲,全然的不理会这份心灵对父亲的依赖,只是看到了父亲那些恶语与回避的行为带给她的痛苦,因此全数否决了他。在父亲恶言中,他在意的不是父亲对她本人的恶言,喜欢延伸到外公外婆身上,外公作古多年,他会在意吗?才不会呢。外婆在自己家里,她怎么可能知道,又如何会在意呢?全都不会。即使会,也是心疼母亲罢了,又如何对父亲生气与愤怒呢?那份生气与愤怒,来自于母亲的心灵深处,她会介意,因为她从来不曾爱过自己,从来都看轻自己,从来都需要别人的赞赏来获得自我的认可,需要别人的爱与关心以及在乎。

 

       就像她不停的在我面前,诉说她的悲伤与苦楚,只是为了让我去认同她那份痛苦,当我不再去认同时,她潜意识的本能开始拒绝我们身体上的互动,想将我拒于千里之外。事实上,我认同了母亲33年,也因此无意识的陷进了这份父母亲情感失序的情绪中33年,彼此影响,影响了父母亲的情感联结,也影响了自己建立一份良好的亲密关系。让自己走了许多的弯路,以及被动受了许多心灵的苦痛。当然,也让我得以与心理学相遇相爱。

 

     世间事,便是这么相辅相成的存在,像父母亲共依存的情感,像我与心理学的相恋以及那些成长过程中苦楚,无分好坏,只是一份内心的体验罢了。

 

       过去,我以为帮助母亲最好的方式,便是陪伴着她,保护着她,一起抗争父亲,从情感上以及形为上回避父亲,恨他,怨他。在这样的一份不解情感中,带着对父亲的恨与怨,走了许多年,为了母亲,为了那感同身受母亲受伤的心灵。大抵,母亲是不会相信与不愿意承认,她这种无意识的情感转嫁,以及对父亲的不满与愤怒是如何影响了我的人生与改变了我的人生。也不可能了解,在这样的失序的家庭情感中,在情感上,我是如何的没有安全感,以及分不清人际交往的界限,分不清喜欢与爱,更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只能随应关系的拉扯去做些无力承受罢了,在每次的承受里生出属于我本身的智慧,重新拾取自己的力量。

 

     当我不再陪着母亲留守店里,而是跟着内心苦闷无处伸的父亲带着孩子们去了新广场,父亲大方的请孩子们玩游乐设施,超乎出他所能给予的,几尽满足孩子们的愿望。从中间巧妙的干预了少少,儿子非常听话,懂得妥协,这让我心生许多感动。回程的时候,父亲提议走路,只得顺应陪同。小妮走了会,不再愿意继续,背着她,骑着她。接收了超过两个小时,来自于父亲的情绪垃圾,整个过程,让我备感无奈,与感受母亲的心碎是不同的感受。为了表示在那个当下,我愿意陪伴着他,交谈的过程中,只要有机会,我会将手臂架在父亲的肩上,无声的陪伴着他,偶尔不自在给予微笑回应他。

 

       倾谈差不多的时候,父亲开始试探着了解母亲在家的情形。分多次试探。我只是如实的跟他坦诚,妈妈在家默默地流泪,其它的一并回决。隔店的老板娘们有意的想要了解真相,她们的好奇以及假意的关心,让母亲陷入了情感崩溃的边缘。当父亲一再确认了妈妈的情绪反应后,内心的苦闷在诉说了两个小时之后,彻底的消融了下去。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母亲身边,连我想在超市买瓶水给他的机会都没有。

 

        母亲非常意外,在她那样的言语反击父亲之后,父亲能再返店里。她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回到了我在弟媳妇的住处,躺在我的床上,分享父亲回到店里的形为反应。想要帮我照料小妮冲凉,似乎力量并不足够,当我帮小妮冲完凉,提议她去冲凉,很快的冲完凉并把衣服清洗干净。比较意外的是,孩子们的衣服,她这次没有一并清洗。这样的她,反倒让我的内心更自在些,我不希望她太累,每次当她热情的积极的为我做些我能做的事时,我总会担心她太累,我更想要她多些轻松与开心。

 

        当时,我正在电脑上回应那些免费的留言咨询。母亲自在舒适的向外横躺在我的床上,首次询问我是不是有客户要谈。回应她只是免费的,我能听到她说的话,不受影响。我们持继了近两个小时,聆听她,陪伴她。

 

         夜里11点过,提醒母亲是不是该回去了,太晚不安全。她有几分不舍,也许还想要我陪她,又或许是得到过心灵慰籍的她想要陪伴我一会。 临别的时候,送母亲在门口,顺势伸手将她的头挽过来,亲吻了她的左脸,并轻声的说了句”看见你流泪,会让我心疼。” 母亲回应了我温柔的笑脸。等到母亲下了楼,我站在窗户边等着她,再一次跟她道别,夜晚的天空下,我看见母亲笑容灿烂的抬头看了我,像恋爱中的少女,目送她步伐轻盈了离去,心底说不出的轻松。

 

(至此,与父亲母亲的情感联结,有了新的开始。在我起行回我的小家之前,他们的争吵,也许是上天为了给我机会去验证自己新能量的获取,给予我一次体验的机会,又或是考验,或是新的融合。无论是哪种,感激之心溢于言表。)

0人已踩 0人已赞
作者文章
作者主页
语音通话 私聊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