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20 > 0605 > 3242
本文专家
 ID:1001  6岁  未知 咨询
      /  
 费率:2 元 / 分钟
 专长:
 签名:专业编译心理学相关文章
 粉丝:6  积分:370  公益心:0  19天前在线

在痛苦发生之前将痛苦变积极。

心理译站 发表于 2020-06-05  

      从小到大,我们就被教育着要在每一片云彩中发现银光,在每一次挑战中寻找教训。逆境是我们的老师,黑暗带来光明,困难是机遇。是的,这些都是有用的,但有时,我们在还没有让自己感受到实际的感受之前,就匆匆忙忙地进行了积极的叙述。我们所构建的课程最终会取代实际的学习,我们最终得到的是一种不真实或不具有弹性的伪幸福感。不好,实际上,也是可以的,甚至是必要的。

       最近,我在去期待已久的海边度假前两天,不小心摔断了脚。这次摔断的是非负重伤。当急诊室医生第一次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很快就明白了,它的意思是听起来像它的意思;你不能因为任何原因把脚放在地上,就不能把脚放在地上。而在我的情况下,六周内都不能。虽然直到你需要的时候才会想到这一点,但不能以任何理由将脚放下是一种大问题 ;它使生活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 从本质上说,脚伤得很严重,你只能坐下来静静地坐着。

       在历史上的这一刻,我们的世界是不行的;我们是不行的。然而,奇怪的是,当事情不好的时候,我们被告知,我们应该还好,应该可以得到好的不还好。应警告诉我们,逆境是成长的机会,在所有的困难中,都蕴含着伟大的教诲。苦难是我们的导师,是一种天赋。是的,这可能都是真的。但我想知道,我们对生活中的挑战的积极的、精神上的叙述,是否把我们冲进了一种伪幸福感,一种脆弱的心理建构,一种不完全真实的、不值得的好感?是否有一个时间和地点,让我们真正的不美好...........在我们到达不美好之前,是否有一个时间和地点?  

       所以,我在这里,在这个可爱的海滨小镇,一个有无数机会步行、跑步、徒步、骑车、游泳的小镇。这座小镇的意义在于充分享受身体上的享受...........而且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我看着我的家人(在我的鼓励下),去探索甜蜜的小镇和附近的城镇,漫步在木板路上,晨练,参加力量瑜伽课(在沙滩上),在温柔的海浪中游泳,在郊区巨大的杂货店过道上欢声笑语,基本上,有很多乐趣。

       在宏伟的计划中,不得不坐下来坐着不动并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然,当涉及到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时,甚至连屏幕上的一个小插曲都算不上。但是,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大事--事实上是一件大事。运动是我健康的基本要素,就像呼吸和吃饭一样。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在过去的35年里,我想我没有一天不为每天能出去散步或跑步而感到无比的感激。当我怀孕和卧床休息的时候,我知道我会尽我所能,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再也不能动弹。我依靠能够快速移动和移动来使自己的情绪和身体感觉良好。这是我的解决方法,是我一生都喜欢的优质药物。所以,我在这里,坐在沙滩上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像个树懒一样,无法给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让自己好起来。

      我感觉真的很难受,不能走路、不能跑步、不能多动。但我注意到,我的感觉几乎也是一样的糟糕。我和许多人谈起这种情况时,都告诉我每一句云雾缭绕的格言都是一帆风顺的,还掺杂着一点 "哦,真痛苦 "的意味。我那些比较有灵性的朋友们对这种情况和在这个机会中等待我的教诲感到兴奋。我对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为这一刻除了完美,应该是其他任何其他的方式,我对自己感到失望,并严厉地告诉自己要毫无抵抗地接受当下,因为这就是一切。我的家人提醒我练习现在的力量,还有投降的力量,显然,我没有练习这两种力量。当我的身体在沙发上萎缩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沉浸在应该有的东西,我应该更好地体验这个不幸的机会。我用尼采的一句话来告诫自己:"他有一个为什么而活的理由,他几乎可以承受任何方式。"想到那些在我面前受苦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我全力以赴地进行自我鞭策。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动弹,加上这次受伤的时间与我期待已久的积极休假,我还是觉得很可怕,如果不是更可怕的话,我也会觉得同样可怕。   

      但后来我突然想到,我在这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在我还没有真正学会和感受到新的东西之前,我就急于让自己去学习,去感受到新的东西,在这一塌糊涂的情况下,我就急于让自己去学习,去感受到新的东西、新的东西。我要求自己是一个以极大的乐观心态和心灵的角度去走过这一切的人。我意识到,这种隐秘的教诲、"为什么 "使 "如何 "好,以及所有其他的应该的想法可能只是我在建构的叙事。我正在跳过了一个重要的步骤,一个需要发生的步骤,这样我才能够真正的学习和成长,而不是仅仅是编排学习和成长的叙事。我匆匆忙忙地去接受那些不好的事情,却没有给自己真正的不被允许,没有给自己真正的不被允许,也没有让自己成为理性和希望的面孔。在真正经历过这两种情况之前,我就构建了一个关于成长和机会的叙述。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大部分压力来自于我自己的内心,压力是不想被打扰,想找到对这种情况的接纳和平静。但我还没到那一步,反正还没到那一步,如果我永远也不会到那一步。与其强迫自己将此作为一种教诲,我不得不让自己对这种情况、这种不幸的事件感到难过、悲伤、不高兴、愤怒、恼怒、失望,不如让自己真正地体验到这种情况、这种不幸的事件,就像我实际经历的那样生活。我不得不让教法来教我,而不是构造一个适合我的心态的教法。

       对不顺心的事感到好,并不是对不顺心的事感到好,甚至不舒服。它不是在一个消极的情况下制造出一个积极的教训,而不是在那个教训真正显露出来之前,就制造出一个积极的教训。然而,它是要有勇气允许自己不好好的,实际上是不好好的,没有评判和改变它的紧迫感。没有理由因为感觉不好而责骂或羞愧自己;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有时不得不感觉不好。感觉不好的部分是过程的一部分,也是导致再次感觉良好的部分。当你停止评判自己不好的时候,你确实是在对自己的不好的时候,也就是在对自己的不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