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我们的爱丢了

我们的爱丢了
个人原创 李欣 发表时间:2016-08-31 11:27:28 4367 5 25

当婚姻遇到冲突时

      枫宁声辩道:“雨瑶太感情用事太不信任我,不让我来理财。”雨瑶爆发了:“是,有问题的总是我。好像你真的懂理财似的!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东西,而且也买不起。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要的东西对你来说从来都没有意义。事实上,有事对你来说我都没意义。”

      萨拉指责皮特:“你是个死板、不会关心人的爸爸,小孩子需要照料,需要关心,而不只是你立下的那些规则!”皮特扭头不理。

      乔治语气中充满挫败感:“我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你外遇发生的原因。而且,这是两年前的事啦!我现在已经是清白的了。难道现在你还不能忘了这件事,原谅我吗?”妮塔小声嘀咕:“你根本不关心我,不在乎我受到的伤害。”

                  “我们在爱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

                                                                        ---西格蒙德.佛洛依德

         我询问每对夫妻,他们婚姻关系的根本问题是什么,而解决方法又是什么。他们都不曾认真考虑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a.雨瑶说枫宁控制欲太强,应该学会更公正地分配权利。

b.皮特表示,他和萨拉的性格完全不同,根本不可能在教育方式上达成一致,他们可以通过接受“专家”的教育课程来解决这个问题。

c.乔治认定问题在于妮塔的性冷淡,也许他们应该去接受性心理治疗,才可重回往日的快乐时光。

        这些夫妻非常想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痛苦,但他们的表述都没有切中要害。他们的解释只是冰山一角,是重大难题中最表面的一部分,那么隐藏在背后的“真正问题”是什么呢?大多数争吵实质上是对情感分离的抗议,而所有人往往忽略了这一点。所有处在痛苦中的伴侣都会问对方:

        我能依赖你、信赖你吗?你会陪在我身边吗?当我需要你、召唤你时,你会回应吗?我对你而言重要吗?你重视我、接受我吗?你需要我、依赖我吗?

        愤怒、批评和要求实际上是对爱侣的呼唤,是为了将伴侣的情感吸引回来,重建情感、联结安全感。但,为什么我们一说话就吵架呢?

        20世纪杰出的精神病学专家约翰.鲍尔比提出的依恋理论(文章最后我会脑补给大家,依恋是什么鬼。)告诉我们,至爱是我们生命中的庇护所。当至爱情感封闭,或对我们毫无回应时,当我们遭受冷落、孤独而无助时,愤怒、悲伤和疼痛会汹涌而来,而恐惧带给我们的伤害最大。

       与至爱的分离会危及我们的安全感,警报会再大脑杏仁核区域启动,好像是一个报警开关,此刻我们不思考,我们凭感觉行动。

      通常我们会做以下两件事之一:

      为获得安慰与保证要求或纠缠伴侣,或是为了抚慰和保护自己而回避、离开。无论确切的言语是什么,这种我们真正想要表达的是“关注我,和我在一起,我需要你”,或者“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我会冷静下来,尽量克制自己”。

      这两种克服分离恐惧的策略是潜意识里的,且至少在开始的时候是有效的。但随着哀伤的伴侣向对方的索取越来越频繁,这样做会引起缺乏安全感的恶性循环,从而将对方越推越远。

      我们沉浸在自己的状况里,并因此分神,我们不知道如何表达依恋,没有清晰地表明我们需要什么,也没有表达出我们多么在意对方,有时,由于我们在爱情关系中缺乏安全感,因此我们用愤怒和挫败的声音表达出对情感联结的需要;有时我们急于索取,而不是请求,这样只会导致权力斗争,而不是带来拥抱。

      其实,真正的爱,好比我们与伴侣在钢丝上一同平稳优美地前行。当怀疑与恐惧来袭时,如果我们恐慌地紧握住对方,或突然转身走向隐蔽处,绳索就会摇晃得越来越厉害,而且我们的平衡也越来越不稳固。为了继续站在绳索上我们必须随对方的步伐而动,回应对方的情感。当我们紧密联结时,彼此都获得了平衡。于是,我们就处于情感平衡中。

     依恋:在我们还在孩童阶段是时,我们会主动探索世界,但在探索中我们会察觉到未知的恐惧,此时我们会需要照顾着的陪伴,需要感觉身边是安全的,才可以更有效的进行探索。假如婴儿不寻求并维持与照顾者的亲近,这无助的人类婴儿就会死亡。(下一次,主要对依赖类型进行讲解区分,看看童年期我们的依恋类型在生活中是如何相关的)。

5人已踩 25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