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16 > 0512 > 2162
本文专家
 ID:11239  33岁  女 咨询
 高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国家注册二级心理咨询  眉山美灵心理咨询中心  四川 / 眉山  
 费率:10 元 / 分钟
 专长:自卑心理,成长创伤,完美主义,缺乏安全感,情绪调节,婚姻情感,婚外恋,相处矛盾,婚恋择偶,分手复合
 签名:让爱和被爱变得更简单!
 粉丝:245  积分:549  公益心:4  1389天前在线

为什么你在感情里总觉得“我不配”?

罗近月 发表于 2016-05-12  

小琪和老公大伟是刚30出头的80后,前面两次预约因后来犹豫取消掉了,这次走进了咨询室已经是第三次预约。我问坐到面前的她们:“为什么这一次和前两次不一样?

小琪说:我再也受不了,我为他付出这么多,他都觉得理所当然,从来就没说过我的一句好,他家人也是,都觉得他能干赚钱,我跟着他是享福。可这个家里的孩子、老人、家务,我每天忙里忙外,操心还少吗?到底要我怎样做才够呢,他们从来都没有一点点认可过我。说着,泪已经流了出来。

我望着大伟,期待从他那里获得些什么,他说: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没有他说的这么严重,虽然我们家条件好,但我从来就没有看轻她,我的家人也是。我能挣钱,平时很忙没有时间陪她,但是家里的钱都给她管,怎么用我从来不说什么,我也不像其他男人在外面搞风风雨雨,自我感觉我做得还行。只是他经常跟我抱怨,不关心她,家人见不惯她,我朋友也看不起她,其实大家都没这意思,以前我还经常安慰她。后来不管我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现在我也没有耐心了,她真是太敏感了。

小琪很希望通过咨询,能改变大伟,让他和家人能肯定自己的存在;大伟几次跟我重复,他和家人都没问题,让我帮助她不要这么敏感。一般在亲密关系咨询中,我会先去关注更难受的一方,如果对方和环境让自己难受,我们需要看到自己在这个关系中的位置和角色。

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难受?

在咨询中,小琪说,在家里自己是姐姐,还有一个妹妹,从小就很懂事听话,帮父母做家务,而妹妹总是给家里惹事,但父母却出奇地喜欢妹妹,什么事都偏袒妹妹,希望自己让着妹妹。小琪内心总是觉得很委屈,为什么自己为父母做了这么多,而老是得不到父母的肯定呢?从原生家庭中,我们就看到了这种模式的影子,小琪希望通过自己的付出,获得父母的认可,但却一直让她失望。

其实,从心理学角度来看,每个人都希望获得对方的认可,从对方的肯定中看到自己的价值,但同时也会有自我价值评价的标准,如果这个评价标准完全依赖对方,就会因为在对方那里找不到自己的价值,而感到失望、受伤和愤怒。而这些情绪,往往让对方无法理解,觉得是自己索取太多。

别人眼里的无价值,其实是一种自我评价

小琪说,婚姻是她最大的期待,曾经为找了一个爱她、能干的老公无比自豪,觉得总算在亲戚眼里扬眉吐气了,可现在自己却落入了这样的处境,那种不被认可的感觉又回来了。我问小琪,你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家庭的价值在哪里?小琪说:家务和带孩子。随即又摇摇头说:这些都谈不上价值。我也不知道自己价值在哪里?

实际上,一个人越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便越想要从他人的认可中获得自己的价值。小琪虽然从心里希望做很多,让家人觉得她是有价值的,可是从她内心来说,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价值,所以不管老公和旁人怎么安慰,她会先把自己界定为没有价值。

小琪 一直在做自己觉得没有价值的事情,又期望对方肯定这是有价值的。在这样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巨大的恐惧,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价值所在,便会使用过度付出,来交换价值。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而就算对方认可,她也不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她想获得价值认可的需要,其实是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

15889378087775172727.jpg

《摩纳哥王妃》剧照

无价值感,成为变相的自我虐待

我很好奇,为什么小琪觉得自己所做没有价值,又期待对方可以从中看到自己的价值呢?

小琪说,因为觉得自己只能做这些,家人早已当成理所当然,可自己却在努力做得更好,他们却看不到。小琪虽然觉得做家务和带孩子是没有价值的,但是希望对方可以从自己努力的态度中,肯定自己有努力做好的愿望。这是很微妙的感觉,也是很无奈的选择。有可能对方一直都感受不到自己的这份用心,可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做到更好,期待对方的回应。

我问小琪,当周围都没有看到自己的用心和努力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坚持的?

小琪说,其实自己也想过放弃,但是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放弃了,就彻底没有价值了,至少这样,大家不够认可我,我只能责怪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只能尽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只能告诉自己,你做得不好,所以你活该别人这样对你,然后只能尽可能再多做一点。

就这样,小琪什么事情都尽可能往自己身上压,直到她也累得喘不过起来。她说原来总觉得别人在虐待自己,现在才明白是自己为难自己,自己不让自己有好日子过。

改变认知,重建价值体系

小琪说如果没有这次咨询,她不敢去想自己的价值,可一起探讨之后,觉得反而坦然了。大伟也看到了小琪成长经历带给她的一些影响,也看到了小琪希望被肯定背后的努力和期待,觉得以前总认为小琪要求太多,却完全没有想象到她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在这次咨询中,咨询师、大伟、包括小琪,都看到了她身上值得肯定的部分,这让小琪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一个觉得自己有价值的人,在关系中会更加安心,他不需要为了对方的肯定将自己扭曲,变成连自己都不熟悉的人。如果我们愿意先爱自己,发掘自我存在价值,在亲密关系中,就能真正有了爱对方的能力。

后记:

在第二次的咨询中,小琪、大伟和其双方父母也来到了咨询室,在咨询师的引导下,大家都真诚地表达了对小琪的看法,她看到自己觉得没有价值的事情,在家人眼里原来不完全是那样的。大伟说,如果小琪有自己的想法,想更多融入社会活动或者工作,自己也会支持,尽量为她提供条件。虽然,我不知道小琪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感觉是个不错的开始。咨询结束时,小琪说对自己不那么讨厌了,更期待能通过更多探索自我价值,帮助自己获得进一步的成长。

在持续的咨询过去三个月后,大伟在QQ上反馈,觉得小琪不再有那么多抱怨了,也更懂得关心自己。小琪喜欢做手工,现在为了兼顾孩子,开始做淘宝店,下一步可能会支持她开实体店,最近还报了一个瑜伽班,她感到生活越来越充实,生活状态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善。

作者简介:罗近月,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高级婚姻家庭咨询师。咨询格言:每个人都有机会,透过爱触摸到生命里的温暖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