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15 > 0914 > 1317

焦虑 人人都有的现代病

tuzi 发表于 2015-09-14  


 

核心提示:似乎人人都有焦虑症,你正在因为忘记带手机而坐立不安,你的母亲却喋喋不休地警告你电子产品可能让你患上各种疾病,气氛简直糟糕到了极点。我们似乎失去了平心静气的能力,对一切都充满了烦恼和担忧。
  焦虑症是一种现代流行疾病,这种负面情绪吸走了我们的精力和注意力,让我们难以得到宁静和幸福,生活和工作的效率变得低下。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在不断变化,我们对自己的认知以及所掌握的技能却有可能跟不上这种变化。于是我们会感到焦虑和恐惧。这种情况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我们走到哪里都在低头看智能手机,否则就会感到落后于这个世界;我们不得不像沙丁鱼一样挤在地铁中,可脑子却控制不住地想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我们担心因为一天没有戴3M口罩出门就患上肺癌;我们只有在家里才感到舒服和安全,拒绝一切陌生的环境。这些情况背后都是焦虑在作祟。你有以下种种焦虑症吗?

  手机分离焦虑症

  你已经走到了地下停车场,可是却发现自己忘记带手机,这时你宁愿迟到也要回家拿手机吗?很多人的回答是肯定的。没带手机让他们感到焦虑,甚至连上厕所或者出门买饮料也不能离开手机。除了手机,还需要随身携带便携式充电器,以免出现手机没电的悲剧。

  智能手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对它的过度依赖也成为一种新的问题。这不是夸大其词,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的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证明,手机分离焦虑症确实存在。心理学家把参与者分两组,并要求他们做拼图。第一组参与者做拼图的时候,他们的手机就放在眼前,只是调为静音。第二组参与者的手机以“会扰乱实验器材”为由被心理学家放在了房间的另一端,他们必须与手机分离的情况下作做拼图。结果显示,不能接手机会让参与者的心跳加速、血压上升,做拼图的表现也会不好。可冷静地想一想,你真的有不容错过的重要电话吗?别人真的无法通过其他方式联系到你吗?一本书或者杂志就不能代替手机陪你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吗?手机可能其实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重要。

  实际上,手机永远都出现则你的视线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在另一项试验中,从来没见过面的参与者被要求面对面一对一地交谈和讨论问题,其中一半的参与者中间放着一个手机,另一半参与者的中间放着一个与手机同样大小的笔记本。结果显示,中间放着手机的参与者在给自己谈话对象评分时,更倾向于认为对方是不易亲近和难以信任的人,并且感觉刚刚的谈话意义不大。我们时刻担心着错过了某个电话、某条信息,可实际上却会因此而错过目前正坐在你对面的人对你的信任,你可能因此失去一个工作机会、一个新的朋友。

  地铁焦虑症

  地铁原本意味着快速便捷的交通,可日益壮大的客流量让许多人对它产生了焦虑。新闻中似乎就会出现因为地铁过于拥挤而发生乘客受伤甚至丧命的事件;你也许听你的朋友说过他的朋友曾在地铁中丢过钱包或者手机;有时候你无法分辨身后的那只手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紧贴在你的腰部以下;流感季节到来时,地铁中随处可见的白口罩也让人感到紧张;在你被挤得动弹不得时难免会想象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自己该如何逃生……

  即使如此,地铁仍然是许多人唯一能够选择的交通工具。早晨,他们必须带着焦虑情绪踏入地铁开始新的一天,这简直就是折磨。可实际上,任何交通工具都有其问题。一个人死于车祸的几率,比死于飞机失事或者地铁故障的几率要高得多,可为什么大多数人任然不害怕开私家车呢?我们每年死于车祸的人超过20万,而2014年底,北京仍有229万人参与“摇号”,这可能是因为人们感觉自己掌握着方向盘更安全。可感觉有时候十分不可靠,例如大部分感觉德系车最为安全,可实际上根据统计,北京车祸死亡率,德系车第一。

  很多时候,我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可靠的依据,就如同我们信任的事情可能子虚乌有一样。不论是对乘坐地铁还是飞机的安全问题感到焦虑,都应该寻找实际的证据来说服自己。

  如果是因为拥挤的人潮而感到焦虑,提前半小时或者1小时上班,错开高峰,如果你做不到,那说明拥挤程度可能还在你的承受范围以内。

  健康焦虑症

  因为交通的便利,疾病越来越容易全球化传播,不论是非洲出现可怕病毒,还是欧洲某个小镇正爆发禽流感,我们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知晓,这些致命的疾病似乎很快就能够通过下一班飞机到达你所在的城市。再加上对于许多疾病一知半解的了解,我们很容易把其症状和自己的一些身体表现联系在一起,例如一咳嗽就认为自己可能因为PM2.5患上了肺癌或者因为乳房肿痛认为自己从祖母那儿遗传了乳腺癌。适当的焦虑能够提醒我们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注意疾病预防,但严重者可能因此患上疑病性神经症,这是一种躯体障碍,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

  例如,有人因为家族中有多位2型糖尿病患者而怀疑自己也会患上这种慢性疾病,于是特别注意观察自己会否出现糖尿病症状,阅读各种有关糖尿病的资料,频繁地到医院做检查。渐渐的,他可能发现自己真的开始出现皮肤瘙痒、体重下降等症状,甚至连视线也变得模糊,可医院的检查仍然显示他的血糖正常。精神上的焦虑和恐惧已经让他出现了躯体障碍,此时可能需要药物或者认知行为疗法来帮助他恢复正常。当然,大多数人对健康的焦虑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定期进行体检、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听从医生的意见,这是预防疾病的最好态度。另外,要相信现在大部分慢性病都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即使患上癌症,也有可能寿终正寝。对自己和家人有一些信心,要相信疾病并不会轻易打垮你。

  社交焦虑症

  “宅”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许多年轻人一下班就立即回家,然后沉迷于明星、漫画和游戏之中,他们也会在网上与同好进行交流,可是讨论话题仅限于虚拟世界,绝对不愿意涉及工作、家庭等“沉重”的现实话题。当然,他们也会对“现充”(现实生活充实的人)产生羡慕之情,但一分钟以后,他们就会立即退缩回自己的安全区域。他们并非因为拮据才宅,他们可以为一个“手办”(日本动漫模型)或者一张绝版唱片付出上千元,他们足不出户除了兴趣使然以外,多多少少也出于某种程度的社交焦虑症。

  这种对现实生活社交的焦虑大部分来源于对“尴尬”的恐惧。一想到可能在聚会上遇到陌生人,他们就会选择避开这种场合,严重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和恋爱。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学会去适应各种社交场合。假如你的工作伙伴邀请你参加他的生日派对,你将会在那里遇到很多陌生人,你对什么感到最焦虑?是跟很多陌生人待在一个房间中?和陌生人交谈?还是主动跟漂亮的异性打招呼?对这些情况下你可能出现的焦虑程度分别做一个评估。然后去参加这个聚会,你会发现实际情况比你想象得要好。焦虑的人总是低估自己的能力。你以为当你跟具有吸引力的异性交谈时你会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表现得像个傻瓜,可实际上,对方有可能对谈话很感兴趣并且也喜欢你。

 


 

  通过实践发现你所担忧的事情并未发生,能让你在未来应对相似的情况时不那么焦虑。当你发现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时,就不会对想象出的各种糟糕情况产生真实的恐惧和焦虑了。你还可以通过练习来克服社交焦虑,从焦虑程度最低的练习开始,先试着多参加聚会,然后慢慢开始主动和陌生人攀谈。一旦你发现自己善于做某件事情,就会慢慢开始喜欢参与其中。

 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