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性焦虑症的催眠治疗案例

qiqi 发表于 2015-02-06  

  姓名: 略 性别: 女 年龄: 20

  教育程度: 大二 社会经济地位: 家境可 婚姻状况: 未婚

  外在表现: 多愁善感,容易紧张,焦虑

  表现出的问题:

  天气不好时情绪容易低落,经常会为一些不存在的事情担忧,如担心父母的身体,担心家里会来什么坏消息,担心课堂上或半夜里会去上厕所。

  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景

  7岁时对外婆的去世一直记忆犹新,而父亲又患有高血压,常担心父亲的病。从小做事就非常认真,追求完美,不允许自己出差错。

  心理社会发展历史

  无

  既往健康状况与治疗史

  无疾病史

  专家分析、评估与治疗过程

  来访者对父亲和母亲的看法影响她对周围人的看法,由于父亲看似民主实则专制,而母亲粗暴、缺少爱心,使其自我同性丧失,对周围人产生不信任感,她的行为是对父母不当言行的反抗,是对爱的呼唤。

  治疗目标:

  发掘无意识的材料,促进整合与自我发展。

  治疗步骤:

  解除来访者的心理防御机制,使其达到自我认识和自我转变,回到父母身边。治疗手段:

  释梦、自由联想

  治疗过程:

  她是艺术系的大学生。最令她苦恼的是,天冷的时候,例如今天这样的天气,往往会成为她“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缘由。虽不是“凄神寒骨”那样的严重,但每见到天阴、天雨的时候,那一种惆怅、一种哀怨、一种莫名的自怜心绪便会席卷而来。逢到暖风轻送、阳光和煦的日子,她会和朋友们一起有说有笑,也喜欢一人独处时吟诗、作画、写小说,生活这才呈现出一抹浓淡总相宜的色调来。“我很希望自己能够每天都过得灿烂一些。”

  “我还喜欢想很多事情,有时候别人会说我是‘胡思乱想’。比如说,我会莫名其妙地担心爸爸、妈妈的身体,担心家里会突然打来电话报告什么坏消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水。

  “还有,还有,上课回答问题,一旦老师点名请我,即使答案我已准备好,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脑袋里早已不见了‘答案’的蛛丝马迹。所以往往是即兴式的发挥,每每不那么令我满意。”

  “最糟糕的是,如果我想着上午两节课中间去厕所的话,那么哪怕事实上不去也没有什么大碍,我也依然会去。夜里,如果我担心会起夜影响同屋住的姐姐的话,我就肯定会起夜(也许更确切的说那只是一个形式),哪怕我临睡前一点水都没有喝。”

  她还告诉我,她喜欢画画,每次都一定要尽善尽美,哪怕别人认为早已合格,她却执着地一改再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完美。

  有一种紧张、焦虑的情绪弥漫在她的身上,我估计与她的个性以及成长历程有关。Y-G人格测验发现,她属于亚典型的E型人格:从个性上看,她显然十分敏感;比较容易担心一些事情,哪怕是芝麻大的事儿;暗示性极强;内向显着。分析她的成长历程,压力并非来自于父母,而恰恰是来源于她对自己的严格约束。

心理咨询中,她对于自己的认识始终清晰、理性,我为她分析个性、成长历程,她都积极配合,一概承认。然而,她的理性无法主宰她的感受。她依旧紧张、焦虑。

  我决定首先通过催眠使她放松下来,再着手寻找一些她可能有的担忧的情结,追根溯源,这样或许会对治疗有所帮助。

 “我担忧什么?”

  我请她闭上眼睛。在舒缓、轻松的背景音乐的映衬之下,我开始运用语言指导她进入催眠状态。

  请想象一正在缓缓熔化的蜡烛,就在你的头顶,给你带来温暖、舒适的感觉,于是你的头部开始放松:她的头微微地垂着,眼睫毛有一点颤抖。我可以明显发觉,她正在努力地试图进入我所诉说的情景之中。

  接下来是脸部的放松以及颈部、肩部、胸部、背部、两手臂、下肢的放松……她配合得十分默契,很自然地依言将两手放在膝盖上,让自己舒服地靠在椅子背上。我告诉她:“现在你来到了海边,阳光下的海滩是金色的。风吹拂在你的面颊上,很滑爽、很清凉,也很惬意。所以虽然有风,但是一切都很安详……”她的脸上十分放松,带着一种陶醉的神色。这样一幅景色,不知她看到了什么,一派神往的样子。

  我希望她能够在对自我、对家庭方面的观念都有进步,多一份宽心,去一份过多的牵绊与纠缠。于是我宣布:“现在你从沙滩边回到了家。一直盼望着回家,终于我推开了家门……”我看到她沉浸在一种深深的情绪之中,一动也不动。“我回到了家,在家里来回转悠……现在我想回到海边。再去吹吹风、看看海鸟吧!”她的身体有些许的战栗,看上去整个人十分紧张,犹如是看到了电影最为激烈的高潮部分。

  “你在海边漫步,看到一种飞鸟在飞快在滑翔。”随着我的话语,她渐渐恢复了平静。在海边呆得久了,我打算请她想象回到了学校。“结束了一天的路程,你终于回到了美丽的校园。”过了不久,我请她睁开眼睛。

  她微微摇晃着头,睁开眼,“不行,我的头很昏,怎么办?”我知道她是极敏感的那一种,思绪还依旧回旋在纯粹联想的情境中,必须慢慢地走出来。她说自己还在想着海边的水鸟。

我让她闭上眼睛,“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从海边缓缓地走回来吧;之后,我们再来校园里看看风景……最后,回到心理咨询室,感觉很轻松。”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笑盈盈地睁开了眼睛。

  她说看到了海边的那种海鸥,还有一些银色的水鸟,很悠闲地梳理自己的羽毛。“我甚至‘看到’阳光播洒在海面上,缕缕金丝又洒上了水鸟的羽毛。大概因为我每次想到海边,就会想起这种情景吧。”

  回家了。“你看见了什么?”她黯然神伤,诉说这样的场景“我推开门,看见墙上挂满了白布。”

  白布是什么的象征呢?我很想知道。

  “满屋子都是白布,长长的垂到了地上。我在房间里走,心里充满了悲伤。所以当你叫我回到海边的时候,我仿佛在哭泣,我并没有马上就离开,而是在屋子里面兜了两圈,我舍不得走。”

  “哪一种白布?”

  “就是人家做丧事的那种。”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类似的情景?”

  “那是在我7岁的时候吧,外婆去世了,家里就有白布。我那时大约因为人小,于是觉得布很长很大。”

  “这一次家里的白布说明什么?你担心家里出事情?”

  “我肯定是担心家里人的身体,尤其是父亲的高血压病。当然,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大毛病,高血压也不太严重。”

  “这次催眠揭示出你最担忧的事情:对父亲身体的忧虑 一直困扰着你,这是生活中的一个结。你的紧张、莫名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此。”

  “我是谁?”

   她喜欢写小说。第二次来咨询的时候,我们一起讨论她写的言情小说。小说中的故事并不紧张,人物往往都有风趣的言谈,并有戏剧性的巧遇情节以及活泼又有个性的女主人翁。

  于是我一边饶有趣味地听她讲故事,一边不忘称赞她妙语如珠,情节构思精巧。

  她说自己很有作曲天赋,得到老师好评。

  我也紧跟着夸奖她的才华。

  她对于作画十分苛刻。哪怕是最最简单的素描画,她也要反复修改,每一处小细节,别人根本看不出差别,她会只为修改这一个细节而一切推倒重来。

  说到钢琴演奏考试,她就十分泄气。说是考试时往往并不理想。而且,近一年来,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改观。

而且看起来我的称赞对于她来说十分重要。她说和我很投缘。

  我们这一次又做了催眠。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更确切地说,她对自己是如何定位的,以及她希望自己成为怎样的人。

  她随着我的语音进入了松驰、轻松的催眠状态。我请她想象走进了原始森林。“你最先看见了什么动物?”

  “一只熊,灰色的,面无表情地望着我。”

  “你喜欢它吗?”

  “不喜欢。它很笨重,太慵懒了!我想看到另一种动物!”

  “我现在看见什么?”

  “一只飞鸟,很轻快。”

  “你喜欢?”

  “是的。虽说不是最漂亮,但是它飞得很矫健,充满活力。”

  “那只熊呢?不见了吗?熊抓住飞鸟了吗?”

  “熊转身向森林深处在走。它和飞鸟在一小段路上几乎是同步的。但是不久,飞鸟和熊走的就不是一个方向了。飞鸟向我接近;熊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丛林深处。”

  在荣格的“集体潜意识”基础上,有不少人提出用意象来进行心理分析和治疗。这里,我就运用了意象的方法。熊或者飞鸟,都是丛林中的动物,也可以揭示出人的内心深处的“自我意象”。

  当她睁开眼睛后,我告诉她这两种动物都是她自己。 她细细地想了一会儿,说:“熊是以前的我,而飞鸟是我喜欢并且希望成为的一种新形象。”

  “那么你现在处于何种位置上?”

  “现在大约就是熊与飞鸟擦肩而过的时期吧。我开始渐渐要求自己摆脱苯重与慵懒的特性,希望有更充沛的青春活力、更出色的能力。”她对“我现在是谁?我将来希望成为谁?”的问题做出了回答。

  催眠的过程,引导着她逐步深入分析自身性格与人生目标,探讨价值观的统一进程。青年人在成长中有自我同一性的问题,通过一番反省,方能成功达到自我统合的阶段。

  “我该怎么办?”

  我首先告诉她,其实她的性格上不存在缺陷。她正处于一个幻想的年龄,对周围环境中存在的竞争十分敏感,心理多变。这样的女孩,自恃又比较高,处处都希望争先,产生的焦虑情绪与“担忧的事情就会发生”的强迫倾向,都是成长中的烦恼与困惑,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还对她说,她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目标很高却缺少客观、详尽、透彻的人生定位。因此就得做一样功能?找准目标,整合价值观。

  我指出她很敏感,经常处于应激状态,就容易产生焦虑的情绪。所谓的症状大都是自己强加上去的:“我有问题……”

  “但是,我在渡船上,船头的风吹过来,我会打寒战,心跳得特别快!”

  “这也是正常的现象。我在船头吹风也会打寒战的嘞!”

  她释然,笑了。

  顺其自然,课堂上想睡,就打个盹儿;想去上厕所,随时可以向老师打个招呼,走出教室。

  她仿佛得到了支持,很开心地说要回去实行。

我在咨询过程中,始终采取“顺其自然”的指导思想,解决她的紧张、焦虑的问题。

  在这个案例中,我运有催眠的方法,首先在于全面放松,请她体验轻松与自在的感觉。对于感性的她而言,我更加注重让她自己去体验、去感悟,这样做果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通过催眠,我找寻她的潜在忧虑,挖出隐藏于她内心的恐怖,让她充分倾诉,并给予及时的支持。在这一阶段,我的重点依旧是引导她关注自己的内心。此时也可以采用另外一种做法,即在催眠指导语中,主动引入积极的心理意象,例如建议她走进家门后换上色彩明快的窗帘,取下白布等。 她对于自己的价值观、人生目标等方面存在困惑,我便在催眠时运用简洁、生动的意象展示法,引导她明确自身定位。 根据她的个性与现状,我并没有去强调她对于“寒冷、天阴”的强烈生理与心理感受。她本来已经很敏感,如果强化这些她自己贴上的“病态”标签,只会越来越糟。

   在对她的日常行为的指导上,我也贯彻“顺其自然”的思想,让她葆有一颗免受负荷、始终轻松的心。

  顺其自然的催眠,启发了她的领悟力、她的积极的关注与支持,激发了她的信心。以人为中心的态度,使我们在咨询中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关系,并且促进了她的发展与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