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分析的治疗方法

qiqi 发表于 2015-02-06  

心理分析的治疗是根据心理分析的理论进行的。其治疗更多的是对神经症的治疗。由于心理分析理论认为症状是神经症性冲突的结果,它是经过化装的,背后必有无意识的症结。因此心理分析治疗着重在寻找症状背后的无意识动机,使之与意识相见。即通过分析治疗使病人自己意识到其无意识中的症结所在,产生意识层次的领悟(insight),使无意识的心理过程转变为意识的,使病人真正了解症状的真实意义,便可使症状消失。具体治疗的方法如下。
1. 自由联想(free association)
自由联想法是弗洛伊德1895年创造的。他让病人很舒适地躺着或坐好,把自己想到的(进入头脑中的)一切都讲出来,不论其如何微不足道、荒涎不经、有伤大雅,都要如实报告出来。心理分析家的工作则在于对对方所报告的材料加以分析和解释,直到从中找出病人无意识之中的矛盾冲突,即病的起因为止。在弗洛伊德看来,浮现在脑海中的任何东西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一定因果关系,借此可发掘出无意识之中的症结所在。
2. 释梦
弗洛伊德1900年出版了《梦的释义》一书。他在给神经症病人治疗时发现梦的内容与被压抑的无意识幻想有着某种联系。他认为睡眠时自我的控制减弱,无意识中的个体户乘机向外表现。但因精神仍处于一定的自我防御状态,所以这些欲望必须通过化装变形才可进入意识成为梦象。因此梦是有意义的心理现象,梦是人愿望的迂回的满足。
在梦中所出现的几乎所有物体都具有象征性,成为性器官和性行为的象征。梦的工作通过凝缩、置换、视象化和再修饰才把原本杂乱无章的东西加工整合为梦境,这就是梦者能回忆起来的显梦。显梦的背后是隐梦,隐梦的思想,梦者是不知道的,要经过心理分析家的分析和解释才能了解。对梦的解释和分析就是要把显梦的重重化装层层揭开,由显相寻求其隐义。
为了得到梦的潜隐内容,治疗者仍需采用自由联想技术,要求病人对其梦中内容进行自由联想。通过联想,治疗者就可获得梦的真实意义。在分析过程中,由于阻抗的作用,病人可能会歪曲梦的内容。因此,治疗者还需突破病人清醒时的防御,才能达到理解梦的象征性的目的。
3. 阻抗(resistence)
这是指病人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回避某些敏感话题,有意无意地使治疗重心偏移。有意识的阻抗可能是病人怕治疗者对自己产生坏印象,或担心说错话,或对治疗者还不能信任,这种情况经治疗者说服即可消除阻抗。无意识的阻抗则表现为对治疗的抵抗,而病人自己则并不能意识也不会承认。病人往往口头上表示迫切希望早日完成治疗,但行动上对治疗却并不积极热心。病人也可能很难正视和讨论他的创伤性体验,或寻找其他话题。在自由联想过程中,病人还会表现出很难回忆起一些与症状相关的重要事件及线索。
病人对心理分析治疗的这种强列抵抗,自己无法意识到,也不会承认,他们可能还会为自己的这种无意识行为寻找理由,进行辩解。无论其表现形式如何,阻抗会一直贯穿于治疗的全过程之中。阻抗一方面是治疗神经症的障碍;另一方面它是治疗的中心任务之一。心理分析的治疗无法回避这种无意识的阻抗。治疗者需经过长的努力,通过对阻抗产生的原因的分析,帮助病人真正认清和承认阻抗,治疗便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4. 移情(transference)
由于做心理分析治疗所用的时间很长,病人会把对父母、亲人等的感情转移到治疗者身上,即把早期对别的感情转移到了治疗者身上,把他当成自己的父母、亲人等。像我们前面所讲的那样,这种移情有的是正性的、友爱的,有的是负性的、敌对的。但移情并非是对治疗者产后的爱慕,也不是有意识的恐吓,移情是病人无意识阻抗的一种特殊形式。移情表示病人的力比多离开原来的症状而向外投射给治疗者,此时移情成了治疗的障碍,亦变成了治疗的对象。治疗者通过移情可以了解到病人对其亲人或他人的情绪反应,引导他讲出痛苦的经历,揭示移情的意义,使移情成为治疗的推动力。由于心理分析治疗认为病人在分析过程中都会对治疗者产生移情,由于对移情的处理成为病人对症状领悟的重要来源,移情因此被认为是心理分析治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弗洛伊德曾这样写道"治疗的工作乃可分为两个方面:第一,迫使力比多离开症候,而集中于移情作用;第二,通过移情作用而恢复力比多的自由。我们要使这个新矛盾有一成功的结局,必须排除压抑作用,力比多才不再逃离自我而逃入无意识。而此事之所以可能,又是由于病人的自我因为分析家暗示的帮助而有了改变。解释的工作即将无意识的材料引入意识,于是自我乃因无意识的消逝而逐渐扩大其范围;又因教育而与力比多取得和解,于是自我也愿给力比多以某种限度的满足,自我能使少量力比多我为升华之用,于是对力比多的畏惧也渐渐减弱了。治疗的经过愈接近这一理想的叙述,则心理分析治疗的效果也愈增大"。
5. 解释
解释是心理分析中最常使用的技术。要揭示症状背后的无意识动机,消除阻抗和移情的干扰,使病人对其症状的真正含义达到领悟,解释都是必不可少的。解释的目的是让病人正视他所回避的东西或尚未意识到的东西,使无意识之中的内容变成意识的。
解释要在病人有接受的思想准备时进行,此外,单个的解释往往不可能明显奏效。较有效的方法是在一段时间内渐渐地接近问题,从对问题的澄清逐步过渡到解释。因此,解释是一个缓慢而又复杂的过程。通过解释,治疗者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不断向病人指出其行为、思想或情感背后潜藏着的本质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