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重男轻女”背后的代际传承

“重男轻女”背后的代际传承
个人原创 戴福顺 发表时间:2021-12-22 20:30:56 206 0 5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人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最轻的也可以变成是最重最致命的。这一段充满辩证的思考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而在中国文化下的轻与重,除了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与担负的责任,我还想到的是重男轻女——这一深入到每一寸土地中的概念。
 
       重男轻女的历史,在中国已有千年,我们去探讨它的来源,或许能得出个简单的结论,随着农耕文化的兴起,男性成了主要劳动力,也就占有了话语权。也可以分析得出,是因为所谓的面子,即别人家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经常能看到生男生女的背后,往往牵扯出与他人的比较,关于到家族的面子,这其实来源于中国群居性自恋的特点。
 
       但追根溯源并不足以让我们了解到这文化背后的运作机制及带给我们的创伤。
 
 
 

01

母亲的占据与吸附

 
      
      重男轻女的文化下,注定了母亲的身份认同与价值感,只能依附到生儿子这件事上。在很多的家庭上,都能看到这样一个转变,在生孩子之前,母亲在这个家中往往是抬不起头、轻言轻语的,而一旦生了儿子后,母亲立马说话有了底气,昂首挺胸似的,就好像是自己拥有了一根“阴茎”一样。生儿子这件事也证明了母亲能产出阴茎这个事实。
 
       如此往后,母亲的依附变成了强烈的占据,在长期的母婴关系甚至亲子关系中,自然会有很多带有“你是我的唯一的”的投射性认同互动。如果被排除在外的父亲,没能在紧密的母子关系之间起到支点的作用,促进他们的分离(更不用说在如今父亲功能被弱化的年代),那么儿子必将被母亲深深地笼罩,难以逃离,逃离必将面临着深深地愧疚。
 
       阴茎其实只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权力、规则。而在工业社会的高速发展下,男性的价值也不再单纯地依附在生理性别上,则会跑到例如成绩、职位、功名。而儿子努力学习、工作的背后,则容易成为讨好母亲的方式,而不是成为自己。
 

02

母亲的投射

 
       
       而如果生的是一个女儿,母亲容易对其投射自己心中的贬低,以此来收复权力感。女儿成了一个新的容器,去承接母亲内心的空洞与匮乏。自此女儿也就遗传了母亲的创伤,即为创伤的代际传递。同时,女儿也会被寄予一些期待,嫁个好人家。这是她再一次获得“阴茎”的方式,当然这也是象征层面的。而这样的方式也是如同吸附一般。
       
       而女儿感受到母亲的期待,或是内心对女性身份产生抗拒,则会向男性认同,让自己变成一个假小子,以此来讨好母亲。又或者是让自己变得十分的成功。有些人会对范冰冰,敬称一声范爷,恰恰是因为她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象征层面获得了“阴茎”,产让公众产生了爷的印象和称呼。
 
       俄狄浦斯情节或是说在性别身份认同上的度过跟两个方式有关,一个是吸纳、一个是认同。
 

男孩对父亲的正向认同,将成为一个男子汉。而如果是用吸纳的方式,来克服俄狄浦斯情节,则会看起来有些娘娘腔。

 

女孩如果认同父亲,则会变成女孩子。而如果采用吸纳的方式,则会形成较为稳定的女性气质。

 
       本身无论是认同还是吸纳的方式,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一种应对方式。但在重男轻女的背景下,原始的对女性身份的低价值感都会通过投射的方式传递下来。
 
       投射不仅发生在对女儿,也有的是对儿子。强势的母亲往往容易将儿子“阉割”,让其感觉到一无是处,毫无所用。这是将内心当中的无能为力投射到了儿子身上。似乎在说“你不是个男的” 来转移内心的压力、愤怒、嫉妒、怨恨。
 
       当然也有可能对丈夫这样,一个得不到妻子认可的男人,是最恼火的,因为你再有成就,回到家中也是一无是处。而这样的丈夫往往也容易逃到家庭外部,无论是酒场还是他人的怀抱。
 

03

讨好母亲

 
      
       女儿可能从小就承担着母亲的失望,还可能因为自己是个女的,让妈妈在家族中收到冷落,对自己没有阴茎而产生的羞愧,或许会是持续一辈子,直到拥有了一个阴经。而以后生了个儿子嫁个好老公,都是在争取一个“阴茎”,一个能讨好母亲的“阴茎”。
 
       在生孩子的时候,我们仔细点观察,会发现其实婆婆比公公更在意是生男生女,会盯着媳妇肚子一直看的就是婆婆,就是要看看是生男生女。生儿子不再是单纯地证明自己能产出“阴茎”,背后潜藏着的也是对母亲、对婆婆的一种讨好。
 
        那么儿子呢?其实也是一样。前面说到,在长期紧密的亲子关系中,儿子始终是被母亲紧紧吸附,就如同对抗大地母亲的地心引力一般,无法脱离。儿子也会努力证明自己,以此来讨好母亲。
 
       那么丈夫在关心生男生女的事上,或是一个男人在乎自己的事业,可能会有很多因素,但在长期的母婴关系下的互动产生的影响,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也往往会让我觉得讨好母亲的成分或许会更多。
 

04

暗藏的代际传承

 
       
       似乎无论用哪种方式,无论作何努力,都是在讨好母亲,母亲成了黑洞一般的存在,深深吸附着一切。父亲的存在若隐若现,似乎也只是成了讨好的工具,而不是在新一轮的亲子关系中,起到矫正的作用。猛然惊醒,那忙碌的背影,或许也只是在忙碌地讨好母亲,又还有其他什么精力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母子关系变成了一个家庭的主心骨。所以才产生了千古难题,“妻子和母亲掉进河里,救谁?”似乎妻子与母亲不能在一个水平线上,必须一较高低。
 
       这跟我们所了解的父系社会不太一样,例如男人掌握话语权、传男不传女等。这背后暗藏着一条主心骨,一条发展路径,或是一个创伤的代际传承。母亲心中的黑洞,传承给了女儿也传给了儿子,而在他们长大成人生孩之即,又将开始着新一轮的投射性认同。
 
       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孰强孰弱,又怎可知晓?
0人已踩 5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