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2015 > 0303 > 260

神经质症状的主观性

qiqi 发表于 2015-03-03  

神经质症患者往往不能冷静、客观地对待与自己有关的事情。特别对症状,患者被劣等感所支配,再加上不安的情绪,往往做出明显失误的判断。一般说来,患者都极力夸大与已不利的事情。 如对人恐怖患者在乘坐电车时,总认为大家都在注意自己,对面有人在谈论什么,也认为是在说自己的坏话,即使别人咳嗽一声,也认为是在讽刺自己。患者总把本来与己无关的事情硬拉到自己身上,并做出与自己不利的解释,这种现象可称为对人际关系过敏的“牵连观念”。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判断,但患者本人却执迷不悟,无论怎么样说明,总是拒不接受。

再如神经质症的失眠症,森田教授早在1928年出版的著作中明确指出:“神经质的失眠其大多数为失眠恐怖症,并非真正的失眠。”此后,向森田学习的堀田氏曾使用彻夜呼名次数的方法,对神经性失眠症患者的睡眠深度做过测定。慈惠医大神经科的远滕氏也使用脑电图机对大脑波形进行测定和记录,从而更进一步弄清了神经性失眠症患者的睡眠状态。结果表明,患者的真正睡眠时间一般远远多于患者自己诉说的时间。即由于患者受失眠恐怖的影响,他感到失眠的时间要比实际长得多,而睡眠时间又比实际短得多,这就使患者确信自己已有明显的睡眠障碍。

其他症状也是一样。如体臭恐怖患者对自己有体臭深信不疑,而且患者自认为从周围人的动作上,就可以看出别人对自己体臭的嫌恶,但患者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特别令人不快的体臭,所谓体臭纯粹是患者自己主观臆造的产物,与客观事实完全不符。又如主诉有疲劳亢进的患者也并非真的疲劳,只不过是患者的想当然而已。这类患者在住院后,完全可以胜任正常的劳动,由此也可以弄清事实真相。

性病恐怖患者认定自己患上了性病,虽几次验血,自己也看到结果为阴性,但他们受主观意识的支配,根本不能冷静地对待客观事实。心脏神经症患者也总担心自己会突然发生心动过速,而立即死去,并以症状确实存在为由,对其心脏进行了精密的检查,但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可见这也是与事实不符的,是患者主观臆想的产物。其他如患者主诉的记忆不良、注意力不集中、能力低下等症状,经我们做各种对症检查,均不能证明患者所诉说的障碍是客观存在的,所以这些症状均带有患者的主观色彩。

自我表情恐怖的患者也十分认真地诉说自己的眼神如何凶恶,使人感到不快;自己的笑脸如何呆板,象是哭丧脸;自己的嘴唇如何歪斜,令人奇怪等;但事实上别人却根本看不出患者所诉说的样子。许多患者被自己的主观意识所束缚,看不到症状的真相,不管怎样向他们说明,仍然听不进去。古人云:“迷于是非,是非全非”。被神经质症困扰的人,虽然当时也对自己的症状做出是与非的判断,但待患者治好症状后,即他们从迷惑中解脱出来时,才知道当时想的是与非的判断没有任何价值。

当然,患者因症状而苦恼这一事情本身确属事实,但这种苦恼是患者主观臆造出来的,与客观实际联系不大。这一点如果患者通过亲身体验能够真正认识到的话,也可以说其症状已经治好了。

还有一点必须加以注意,患者诉说常被误诊,医生没有给予正确的指导,却采取了错误的对策。如医生只是听了心脏神经症患者的病诉,便告之要保持长时间的安静,又如失眠症,医生没有做出准确的鉴别诊断就轻率地开出安眠药,许多情绪紧张患者也只是让服用安定剂,使其长期休养等。这样,就延误了神经质症的治疗,此类情况屡见不鲜,可以说这也是现代医学的一大缺陷。

当然,有时候一些器质性病变也会被误诊为神经症,对器质性病变患者,只使用心理疗法肯定不会有好的结果,例如容易与神经质症混淆的抑郁症,就必须采取药物疗法。毫无疑问,这一点必须要求专科医生做出准确的诊断。但是,长期的器质性疾病及抑郁病等,除给予药物治疗和让病人休养外,适当增加心理疗法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抑郁症,根据我的经验,适当增加心理疗法会对治疗带来极好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