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文章 >

原创:来自无意识的召唤

原创:来自无意识的召唤
个人原创 罗雯丽 发表时间:2016-01-30 18:01:09 518 0 0
 

我最近做了一个梦,梦的内容大约是我本来快乐的与家人吃饭,游玩,忽然一个侍女模样的,穿着古装的女子在我面前倒下,而且右眼流血,我被吓到,然后我忽然进入这个侍女的身体,感受到她眼睛的不正常,只不过我是左眼。它飞快的闪着明亮的黄色光芒,我就在这一闪一闪的光芒中醒来,醒来的时候,我的左眼仍然在闪。我吓慌了,使劲看呈现在我左眼的黄色光芒到底是什么。恍惚觉得,那好像是老电影开始之前那一段的胶片呈现出的混乱影像。还以为左眼出了什么问题,赶紧试图睁开。好一会才发觉我的双脚都在被子外面。原来冬日寒冷,我的潜意识正在提醒我要盖好被子。等我把被子盖好,光也完全褪去,我这才放心的明白,不是我的眼睛要瞎了,我只不过被我的无意识叫醒了,才又安然入睡。

无意识这一次动用的权力有点大。原本她只不过是在无意识层面和我共同生活,我们相安无事,互不干扰。大多数时候,她会出现在梦里,告诉我一些我不曾注意到的事情。而相当多的时候,我是根本意识不到她的存在的,因为她通常不会“显灵”,即用袭击我的视神经这样的方式来叫醒我,而且管我否盖被子这样的事,通常也不在无意识的范畴。

 这个梦将我的无意识比作一个侍女,倒是蛮有趣的。其实,她太谦虚了,她才是我的主宰,我只是为她的需求而出现的,我不过是被她驱使的木偶,哪怕现在清醒状态下打字,恐怕也是由她,假借我的手的杰作。

 

无意识与我们对话的方式当然不止这些。

前次上一个夫妻治疗的seminar的时候,我主动的扮演了一对问题男女朋友中的男孩。这段感情问题重重,任凭任何人都会难以掌控。事实也确实如此,女孩在享受自己被宠爱的特权时,全然不理会内心已然出离愤怒的男生。由于这一段“演出”,我内心完全被他的愤怒覆盖,以至于两次头疼。课程结束后分享的结束语时,我甚至带着愤怒语出惊人的说“我对这段感情感到非常愤怒,我觉得他们在玩弄感情”,许久才觉得自己状态不对劲。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又开始打嗝了——这也是我的无意识与我对话的另外一种方式,他的意思是,“你入戏太深了,需要清理自己了”而头疼的表意更直接,意思是,“我非常不喜欢这个东西,它让我不知所措。”

打嗝是我的无意识和我沟通呈现出来的第一个方式,那时候我的意识刚刚开始审视我自己,并且尝试去改变,然后打嗝的症状就出现了,之后每当与朋友的关系过度亲密,而且是以我不是很想要的方式进行的时候,它就会出现。虽然我的妈妈一直都把它当成脾胃不和吃了各种中药,但是仍然没有能够让它好一点点。(当然吃了寒凉食物也会)

有一段时间,我与某些人相处之后会睡不着,后来我发现是我内心对他们的某些言行非常讨厌,但是又由于是朋友,必须在一起。

无意识的信号在我这里还有许多,需要等我一一发现。你有吗?

0人已踩 0人已赞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