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心理学研究

文章目录[隐藏]

进化心理学领域(像许多人类研究领域一样)经常研究人类经验的阴暗面,也许人们对进化心理学领域最大的误解是,认为进化心理学家研究和记录的人类经验中令人不愉快–甚至简直令人厌恶–的特征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这些科学家的支持或鼓励。

事实并非如此。

在这一领域,我们将这种谬误思维称为 “自然主义谬误”(关于这一概念的精彩总结,请参见 Buss, 2017)。基本上,当一个人听到某种现象被描述为某种事物的特征时,他就会认为这种现象被概念化为事物 “本应如此”。我们可以把这看作是把 “描述”(事物是怎样的)和 “规定”(事物应该是怎样的)混为一谈。作为一个在这一领域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人,我可以告诉你,进化心理学领域时常遇到的困惑和阻力,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谬误造成的。

Source: Alexas_Fotos / Pixabay

我撰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就是希望能为这个问题正名。下面,我将描述进化心理学家所记录的 10 种现象。每种现象本身都是人类行为的丑陋特征。此外,每个例子都是有意选择的,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普遍认为它们是令人厌恶的。采用这种方法的目的是,针对进化心理学领域的工作,从自然主义谬误的角度清楚地解释 “是 “与 “应该 “之间的区别。

1. 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战争一直是人类经历的一个永恒特征。根据大卫-利文斯通-史密斯(David Livingstone Smith,2009 年)的研究,从来没有哪一个时期,全球的某个角落不存在战争。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将战争理解为个体联合起来为自己争取相对于他人的更多资源的结果。但毫无疑问,战争是更广泛的人类经历中令人厌恶的一部分。

2. 背叛深入到人类进化的经历中。如果人与人之间总是坦诚相待,总是可以信任,那不是很好吗?如果你足够老,能读到这篇文章,你就会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人类在特定条件下的背叛行为由来已久(见 De Jesus 等人,2021 年)。进化论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这种经常造成创伤的过程似乎是人类经历中的常态。

3. 人们经常会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来追求地位。虽然有时可能很微妙,但人们喜欢在各种情况下展示自己的地位,例如在与他人竞争潜在伴侣的注意力时(见 Buss, 2017)。这种炫耀可能会造成伤害,并引发各种冲突和不良情绪。它往往是人类经历中丑陋的一部分。进化论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4. 青壮年男性受伤和死亡的比例令人担忧。基于 “年轻男性综合征 “的概念,男性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受伤率和死亡率通常高于女性,他们倾向于冒险并从事各种可能不利于其长远利益的活动(例如,与其他男性发生肢体冲突等;见 Johnsen 等人,2017 年)。年轻男性综合症是一个问题严重的社会问题。进化论的视角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它。

5. 在城市环境中,精神病患者的比例过高。城市环境在很多方面都与我们祖先进化过程中经历的环境不匹配,这往往会助长心理变态行为(见 Figueredo et al.) 部分原因在于大城市中的匿名性。而这类行为,顾名思义,是对他人的伤害和危险。

6. 过度焦虑既常见又令人不快。情绪系统是复杂的,它的进化似乎是为了帮助我们趋向于有利于自身生存和繁殖成功的因素,而远离可能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因素(见 Geher & Wedberg, 2022; Guitar et al.) 无论好坏,焦虑等负面情绪状态的进化都是有原因的。

7. 我们和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人类经验的基础,也是令人讨厌的一部分。追溯到 Billig 和 Tajfel(1973 年)的开创性工作,行为科学家一直对 “内群/外群思维 “这一概念很感兴趣。”内群/外群思维 “基本上是指某人用过于积极的眼光看待 “自己 “群体的成员,而用过于消极的眼光看待 “其他 “群体的成员。如果说这种现象在整个人类经历中以不利的方式引发了社会冲突,那未免太轻描淡写了。

8. 情绪不稳定是普遍现象–具有适应性根源。情绪不稳定通常被称为 “神经质”,尽管它可能会让他人感到不快,但它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人类特质。研究这一现象的进化论学者发现,它似乎在对威胁保持警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相对神经质的人会格外注意避免危险刺激(见 Nettle, 2008)。

9. 抑郁既可怕又是进化的必然。从情绪的角度来看,很少有一种状态能与抑郁相媲美。尽管如此,进化心理学家凯勒和内塞(2006)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抑郁具有各种功能,包括为人们在经历失败后反思提供时间和空间,以便在未来做得更好。抑郁症顾名思义就是令人沮丧。但它也具有各种进化功能。

10. 大约三分之一的凶杀案源于对不忠的反应。对现代工业化国家样本中对不忠行为的反应进行的研究发现,大约三分之一的凶杀案源于对不忠行为的反应(见 Daly & Wilson, 1982)。显然,凶杀是社会憎恶和问题所在。减少此类暴力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戴利和威尔逊利用进化论框架,展示了此类行为虽然令人厌恶,但却是进化论推理的结果。因此,进化论方法可以揭示和理解这一大规模的社会问题。当然,如果你能更好地理解某件事情,就能帮助你解决它。

底线

虽然有些进化心理学研究关注人类经历中的不利因素(如杀人、战争和背叛–仅举几例),但如果认为进化心理学家–当然他们也是人–仅仅通过研究和记录这些现象就为这些现象鼓与呼,那就未免太愚蠢了。

就像任何一个通情达理的成年人一样,进化心理学家一般都希望帮助减少世界上的问题。我们希望减少凶杀。我们希望减少战争。我们希望人们身心健康。我们希望人们茁壮成长。我们希望我们的工作有助于实现这些更广泛的目标(见 Geher & Wedberg, 2022)。

研究某种事物并记录它的存在,与倡导这种现象应该存在几乎是两码事。进化心理学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战争存在的原因。但这并不等同于主张战争应该存在。

因此,下次当你听到进化心理学领域的一些研究成果时,一定要把 “是 “和 “应该 “区分开来。达尔文的观点有能力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一般来说,根据我的经验,几乎所有自称进化心理学家的学者都会同意这一点。

 

相关推荐: 化腐朽为神奇的两种技巧

无论是生病、受伤、失业、人际关系破裂,还是令人尴尬的社交失误,压力经历都会对幸福和健康产生持久的影响。因此,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一个人能否对过去的负面事件有更积极的感受,甚至认为它们是有益的? 可以,根据 VanEpps 和 Truncellito 最近发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