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萨波斯基和凯文-米切尔在自由意志问题上的分歧

罗伯特-萨波斯基(Robert Sapolsky,2023 年)和凯文-米切尔(Kevin Mitchell,2023 年)都是生物学家,他们写的书对自由意志的存在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萨波尔斯基的《决定》一书认为,我们最好的科学证据表明不存在自由意志,而米切尔的《自由人》一书则声称,我们最好的科学证据证明了自由意志的存在。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解释两位有能力的科学家在研究相同的证据时,如何对自由意志得出相反的结论,以及这种分歧如何可能取决于对自由意志的不同定义。

萨波尔斯基与米切尔的共识

萨波尔斯基和米切尔都遵循广为接受的关于大脑和神经系统进化的观点。他们都指出,最早生物的行为是反射性的,对环境中发生的事件自动做出既定的反应。随着进化时间的推移,大脑发展出了在对环境事件做出反应之前考虑行为选择的能力,从而增加了行为的灵活性。

萨波尔斯基和米切尔也同意,个体对冲动的控制能力是不同的。两人都指出,额叶皮层在很大程度上负责自我调节。额叶皮层直到 20 多岁才完全成熟,到老年时会出现衰退,这意味着年轻人和老年人在自我调节方面可能比 30 岁至 70 岁的人遇到更多问题。此外,压力、创伤、肿瘤、寄生虫、成瘾和其他疾病也会对额叶皮层的功能产生不利影响,降低人们自我调节和做出最佳选择的能力。因此,凯文-米切尔说,自由意志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而是一个程度问题。萨波尔斯基指出,人们无法选择额叶皮层对行为的调节能力,因此拒绝将自我调节能力的差异称为自由意志的差异。

萨波尔斯基和米切尔还一致认为,人们不可能摆脱过去和现在对行为的所有影响。对萨波尔斯基来说,不可能摆脱对行为的所有影响是他否认自由意志存在的理由。米切尔拒绝接受哲学中关于自由的传统定义,即 “绝对不受任何先前原因影响的行为能力”(第 278 页)。他继续说(第 279 页):”不受这种约束,就等于毫无理由地随意、无意义地、心血来潮地行动”。

米切尔关于自由意志的论证

米切尔认为,自由意志–有意识地、理性地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是每个生物体的两个特征的进化形式:能动性和自主性。

“你是那种[不同于岩石、原子或行星]可以采取行动、可以做出决定、可以成为世界因果力量的东西:你是一个代理人。人类在这方面并非独一无二。所有生物都具有某种程度的能动性。这是它们的决定性特征,也是它们有别于大多数没有生命、被动的宇宙的地方。生物是自主的实体,被赋予了目的性,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不受制于环境中的每一个原因,而是根据自身的权利行事”(Mitchell, 2023, 第 19 页)。

米切尔认为,所有生物都有自主性,即与周围环境的分离性。第一种生命形式的膜将氢离子和有机分子带入生物体,使其能够产生自身的能量,并创造出越来越复杂的有机分子。这赋予了它们一定程度的自主性或自给自足性。用米切尔的话说,”这种原生生物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即脱离环境的自由”(第 33 页)。

米切尔的进化步骤纲要(第 20 页,图 1.3)描绘了生物体在生存和繁衍方面不断增加的自由度。在进化的每一个阶段,代理、自主和自由的程度都在不断提高,到人类大脑时达到了顶峰,因为人类大脑具有相当大的独立性,不受眼前环境的影响。

作为一个人,你可以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从事不同的活动,估计活动产生不同后果的概率,权衡成本和收益,并决定采取何种行动。米切尔所说的 “自由意志 “指的是这种能力,即按下生活的暂停键,思考各种可能性,而不是像其他大多数动物一样,对眼前的每一种情况立即自动做出反应。

米切尔利用你对自由意志的亲身体验来证明它的存在。每次你按照米切尔描述的方式有意识地做出选择时,你都可以观察到自己在行使自由意志,这就是米切尔证明自由意志存在的初步证据。

萨波尔斯基反对自由意志的论证

萨波尔斯基(2023 年)认为,人们缺乏自由意志,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人们无法控制的事件共同决定了每一个有意识的选择。在《决定》一书的第 3 章中,萨波尔斯基同意米切尔的观点,即许多选择之前都有有意识的意图。但这种意图从何而来?从当前的荷尔蒙和血糖水平,到父母通过奖惩灌输的文化价值观,到母亲怀孕期间体内的药物、酒精和压力荷尔蒙,到遗传基因的影响,到塑造人类进化的生态特征,所有这些我们无法控制的事件都先于任何有意识的意图;因此,我们缺乏自由意志。

萨波尔斯基也同意米切尔的观点,即我们觉得自己的选择是自由的,我们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提供理由,但我们也可能对自己行为的真正原因产生误解和自欺欺人。迈克尔-加扎尼加(Michael Gazzaniga,1985 年)描述的研究表明,大脑右半球可以启动一些行为,而这些行为会被左半球的语言中枢错误地解释。制造合理但错误的解释被称为 “迷惑”。

同样,尼斯贝特和威尔逊(1977 年)进行了一系列研究,在这些研究中,他们操纵了明显影响参与者选择的因素,然后要求参与者在反省自己的选择过程后给出选择的理由。研究中的参与者无视操纵因素对其选择的影响,为自己的行为编造了理由。

虽然我们有时会意识到自己做某事的有意识原因,但我们无法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无意识原因,因此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这些未知原因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我们的自由。因为我们无法知道或控制无意识对我们行为的影响,所以萨波尔斯基说我们的意志从来都不是自由的。

语义和影响

萨波尔斯基和米切尔在自由意志的存在问题上的分歧可能是一个语义问题,即如何定义 “自由意志 “的问题。两人都认为,人们做出最佳选择和实现目标的能力各不相同。米切尔将此称为自由意志的程度,而萨波尔斯基可能更愿意谈论个体在能力和行为特征上的差异,这些能力和特征是取得成就的基础,如自我控制、目标明确、创造力、智力等。他会说,这些能力是无法用意志来实现的;相反,它们都是给定的,是由大量个人无法控制的先前事件决定的。

但是,关于自由意志的分歧可能归结为对自由意志的不同定义,这并不意味着争论只是语义上的。关于自由意志的不同立场会对道德和刑事责任、指责和赞扬他人以及不当行为的适当后果等实际问题产生不同而深刻的影响。我将在以后的博文中探讨这些影响。

相关推荐: 巩固夫妻关系的方法

如果你们正处于一段承诺的关系中,并希望这段关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那么就利用情人节这个机会来巩固你们的关系。最好的方法就是专注于成为更好的伴侣并养成培养长久爱情的习惯。 1.随身携带伴侣的照片。 无论您是将伴侣的趣味照片放在桌上,还是将最近的度假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