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是一个更好的家长吗?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有时”尊重孩子的感受”是件很困难的事。我是80年代”一走了之”的一代。我的父母并没有安慰我,告诉我生气或伤心都没关系。他们告诉我的是让我闭嘴,因为有些孩子的情况比我更糟。

我并不能自然而然地认同我3岁和6岁孩子的极端情绪。我的意思是,我想这样做,但有时”那里,那里”或”你看起来很生气”让我觉得很不自然。不自然到我甚至觉得我的孩子们根本不买我的账。

PhotobyJordanWhittonUnsplash

说孩子才会听

我的”那里,那里”并没有帮助缓解什么。因此,当我了解到AdeleFaber和ElaineMazlish的”愿望”技巧时,我大吃一惊。在《如何说孩子才会听,如何听孩子才会说》一书中,她们偷偷加入了一些新颖的技巧来验证孩子们的感受,这些新颖的想法将游戏性和倾听结合在一起,让作为人类、家长和曾经的80年代野孩子的我感觉更加真实。

 

他们的”愿望”技巧是用”我希望”来回应孩子不合理或一般不会实现的要求。比方说,你的孩子想在非iPad允许的时间看iPad。你可以用”我希望”来代替说教、拒绝或告诉孩子他们似乎不高兴(咄咄怪事):”我希望我们能整天看iPad,甚至像《可可梅隆》里的角色一样住在iPad里。(我希望我们能整天看iPad,甚至像《可可梅隆》里的角色一样住在iPad里。”(明确一点:我不希望这样,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对我最坏的敌人。)通过谈论你的愿望,你暗示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同时保持了游戏性,发掘了你和孩子的创造力,并且非常清楚地表明你确实在倾听孩子的心声。

就像我读过的很多育儿书籍一样,我觉得这在理论上似乎很可爱,但又很想知道在实际操作中会有怎样的结果。就在这时,一个”我希望”的机会出现了。

我快3岁的孩子开始大叫,说她早餐只想喝牛奶。最近,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她经常喝牛奶,却不怎么吃东西,这……并不理想。我知道我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我并不期待在开学前就来一场全面的笼子大战。法布尔和马兹里什的”愿望”妙计来了。

 

我告诉女儿,我希望我们可以只喝牛奶。然后我6岁的女儿补充说:”还有巧克力!”突然间,我们都开心起来。我3岁的女儿安静了下来。我可以看到她的思维在转动。然后她大喊:”我希望我是一只青蛙!”

就这样,发脾气的情况避免了。感觉有点像变魔术。但最棒的是,这比我以前说的话更真实:”好了,好了””你看起来很伤心”很轻松很有趣很好玩

最令人吃惊的是,满足女儿喝牛奶的愿望并没有让她加倍努力。而是让她完全放弃了要求。

如果你曾经希望自己是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父母,如果很多温和或有意识的养育方式对你来说像是一门外语,那么不妨试试”许愿”。

 

我正在慢慢研读法布尔和马兹里什的书,一章一章地将他们的观点付诸实践,因为我知道我应该肯定孩子的感受,但我内心的”闩锁孩子”需要一些超级实用、有趣的技巧来跨越代沟。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WishYouWereaBetterParent?
相关推荐:这里有份新冠疫情期间心理疏导指南,请查收!<>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针对不同人群,该如何缓解因疫情产生的各种负性情绪,专家提醒大家应该怎么做。患者及其家人(1)增加对自身状态的理解度,认识到每个人在经历重大负性事件后都会有一些焦虑、担心等负性情绪,接纳并允许自己有这些情绪,适度宣泄。(2)保持稳定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