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主义吸引人的心理学原因

我们所处的时代,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专制领导的吸引力都在不断增加。对于那些渴望民主和自由的人来说,要理解这种吸引力可能极具挑战性。究竟是什么让一个人希望拥有更少的自由、更少的选择,并向高于个性的一致性致敬?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复杂。

专制主义需要强调三个核心价值观,并将其作为唤起威胁感的解决方案(Norris和Inglehart,2019年)。具体来说,它重视

  1. 安全与不稳定的重要性(通常被视为外国人和移民的影响)。
  2. 遵从传统和理想化的过去(被认为是和平的时代)。
  3. 需要忠诚地服从会保护群体的强大领导者。它还依赖于拥有”正确”的领导群体所带来的安全感。
    1. 1950年出版的《专制人格》首次全面探讨了专制主义的起源以及推动专制主义的人格因素。(阿多诺,2019年)。然而,即便是这篇论文也强调,与威权主义相关的人格特征并不一定会导致威权主义的表现。相反,它们可能会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出现。

      Authoritariansimdefined

      123rfStockPhotoIcemanj

      情感与专制

      愤怒是专制主义的强大催化剂,尤其是来自真正的经济、社会或情感痛苦以及与之相关的受害者意识的愤怒。对于那些有”特质愤怒”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这种人格动力包含了一种强烈的敌意甚至攻击倾向。研究表明,具有这种愤怒情绪的人更容易倾向于独裁主义(Milburn、Niwa和Patterson,2013年)。

      从表面上看,愤怒的情绪,而不是与威胁相关的恐惧,是助长专制主义的主导情绪(Vasilopoulos,Marcus,Valentino,et.)在语气和内容上,专制领导人会强化受众的这些情绪,以唤起他们的支持。这种传播方式旨在加剧威胁感,而威胁感会激起愤怒,并源于潜在的无力感和受害感。专制者遵循市场营销的一个关键原则–指出问题,制造负面情绪,并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反过来,专制领导人通过认定某些群体–无论其政治、宗教、种族、性别、性取向、民族或国籍–对他们的痛苦负有责任,从而制造恐惧和愤怒。

      愤怒会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外部,从而限制了我们进行自我反思的开放性,而自我反思对于提高我们对自身感受和愿望的认识和理解至关重要。此外,较高程度的愤怒会使我们失去解决问题所必需的灵活思维。

      保持愤怒会支持一种受害者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只会进一步支持无力感和愤怒。这些感觉进一步激发了与被视为强势的领导者交往的欲望。

      思维扭曲

      某些思维扭曲与专制态度有关。例如,一项研究发现,右翼专制主义得分较高的人在获得新信息时,比得分较低的人更不可能修正自己的信念(Sinclair,Stanley,&Seli,2020)。

      二分法思维与专制主义有关,因为它导致思维僵化,没有考虑生活中”灰色”的余地。只有”黑白”思维会大大削弱批判性思维。此外,这种倾向支持对领导者的理想化,从而忽略了他身上那些似乎与理想化相悖的细节。在这种选择性关注的同时,还抑制了对这种差异的焦虑。

      这种思维模式也会把外来群体视为”另类”。它导致人们固守自己心目中的他人形象,而不是以开放的态度去探索他们的独特性和共同的人性。专制的领导者会通过概括性的声明来强化这种思维模式,削弱他们的人性–比如称他们为害虫,最重要的是,把追随者的痛苦归咎于这些群体。

      否认和流离失所

      很多时候,专制主义所吸引人的愤怒源于童年创伤所带来的伤害和痛苦,而这些伤害和痛苦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承认、悲伤或哀悼。我在与客户的合作中观察到了这一点。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被专制主义所吸引,但在那些追求专制主义的人身上,这种动力却非常明显。

      有些人将自己的童年描述为”正常”甚至”美好”,即使他们的故事表明他们的童年受到了忽视,甚至是身体或言语上的虐待。有些人则将自己经历的影响降到最低。”我又不是被人用2×4打的!””他用严厉的爱和嘲笑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以及其他诸如”但我知道他爱我”的评论,只是他们如何处理潜在情感痛苦的几个例子。

      这种压抑是对童年创伤或忽视引起的压抑情绪的一种解决。当孩子在父母手中遭受痛苦时,他们会感到悲伤、焦虑、无能为力、恐惧、贬低、伤害、孤立和愤怒。对自己赖以生存–衣食住行–的父母感到愤怒是非常可怕的。因此,他们会以内疚和羞愧的形式自责。此外,将父母理想化可能是一种与压抑有关的解决办法。

      然而,被压抑的情感并不会就此消失。它们可能会被触发,并在成年后以移情别恋的形式浮出水面,在与伴侣、朋友和孩子的关系中找到与最初的愤怒来源无关的其他目标。压抑也可能成为专制的燃料。

      消极的世界观

      威权主义的吸引力还源于这样一种信念,即社会世界本质上是一个危险、不稳定、不可预测和充满威胁的地方(Osborne,Costello,Duckitt,et.al.,2023)。这种观点助长了驱动力,通过强制维护传统社会秩序来确保集体安全与稳定。根据这些作者的观点,正是这种通过早期经验和社会化获得的危险世界观,进一步影响了个人的个性特征,使其倾向于顺从社会。

      对自由的恐惧

      1941年,精神分析学家埃里克-弗洛姆(EricFromm)写了一本经典著作《逃避自由》(EscapeFromFreedom)。该书强调,专制主义的魅力源于我们对孤独的恐惧–以及认识到我们的选择是孤独的并要对其负责的内在焦虑。然而,正如罗洛-梅(RolloMay)所说,焦虑并不是一种需要逃避的情绪(May,2019)。相反,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部分,有助于发展健康的人格。

      政治因素

      不能说目前的民主制度没有很多缺陷。因此,应该强调的是,专制主义的吸引力可能也是基于人们认为这些缺陷所带来的困难。

      错误信息

      我们既受益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影响,也深受其害。事实上,错误信息在这两个平台上泛滥,很容易造成混乱和不信任,最终导致威胁和愤怒,助长专制主义。这就把在这些平台上发布信息的责任推给了消费者。在评估这些信息的真实性时,需要暂停思考,包括批判性和灵活的思维。

      专制主义的吸引力源于各种复杂的情感、心理、社会和政治因素。花时间反思这些因素对于拥抱我们的人性至关重要–对于那些被专制主义所吸引的人以及那些试图理解其吸引力的人。

      文章来源于:ThePsychologyBehindWhatMakesAuthoritarianismAppealing
      相关推荐:浙江上线“学生心理服务工具包”<>

      如何在感染高峰之下应对各类考试?如何在“宅家网课”与“线下教学”的切换中缓解心理压力?近期,浙江发起“守护心灵绿码”专项行动,上线“宅家学生心理服务工具包”,邀请浙江省科学技术协会、浙江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等单位的权威专家,为学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