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天生就会欺负人吗?

不幸的是,欺凌似乎无处不在。在对其进行研究的每个现代国家都发现了这种现象。它存在于历史文化中,甚至存在于以促进和平与宽恕著称的狩猎采集群体中。最令人震惊的是,欺凌也出现在大自然中,大多数动物物种甚至许多植物物种都有欺凌行为。人类基因研究表明,欺凌行为的发生与遗传因素有关,而遗传因素的具体细节我们还不清楚。

 

在过去的25年里,欺凌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越来越多的家长、学校和政府认识到,欺凌会给儿童和青少年带来持久的心理健康和学习成绩问题。在成年人中,工作场所的欺凌行为也会影响心理健康和工作效率。因此,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要将欺凌与一般的侵犯行为区分开来可能很困难,但其关键要素是:a)它是蓄意的;b)它造成的伤害非同小可;c)它涉及权力失衡,使受害者难以反击。最后一个要素也许是欺凌最重要的特征,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会对受害者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Source:TatianaGavrishShutterstock

为什么欺凌现象如此普遍?

传统上,欺凌者往往缺乏社交技巧、自尊心不强或来自暴力频发的破碎家庭。这种刻板印象可能适用于一类被称为”欺凌受害者”的欺凌者–他们在欺凌他人的同时自己也受到欺凌。与其他受害者相比,这些人在许多方面的结果往往更糟糕。然而,这些”恶霸受害者”并不是大多数欺凌行为的始作俑者。大多数欺凌事件是由”纯粹”的欺凌者造成的–他们是欺凌者而不是受害者。这些欺凌者并不遵循上述典型的刻板印象。

相反,足球队队长或拉拉队长拥有正常或更高水平的自尊、社交技能,甚至可能具有同理心。他们本来是正常、健康的人,却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自私地欺凌他人。他们也确实从中受益。

我们对青少年欺凌者的研究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欺凌与受欢迎程度和支配地位的提高有关。这同样适用于儿童,甚至学龄前儿童!欺凌还与非社会资源的增加有关,比如获得操场上最好的位置或食堂里最好的餐桌。也许对青少年来说最重要的是,欺凌与约会和性机会的增加有关。事实上,我们的最新数据表明,高中时期的欺凌行为可能与成年后生育更多子女有关。这些迹象表明,欺凌行为在不同文化中无处不在,具有潜在的适应性。欺凌行为远非社会障碍者的拙劣行为和控制不力的行为,它似乎是一种有针对性的行为,能给那些使用它的人带来巨大的益处。

事实上,欺凌者在选择目标时似乎很有策略。欺凌者似乎将受害者作为一种信号,向等级制度中的其他个体表明他们使用攻击的意愿和能力。因此,他们会选择那些攻击成本不高,但也不会太弱以发出良好信号的人。一个10年级的学生试图欺负一个12年级的学生,很可能会受伤;而一个10年级的学生欺负一个10岁的孩子,并不会向同伴发出任何威胁信号。事实上,他们可能看起来很可怜。相反,欺凌者会有策略地挑选一个信号风险比合适的受害者,然后轮流欺负不同的受害者,以尽可能多地发出信号。这不是冲动、被动的行为。它是有计划的,是经过权衡的,而且是有效的。

那为什么大家都不欺负人?

实施欺凌似乎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受害者的报复、成年人或上司的惩罚是显而易见的潜在代价。但是,由于欺凌者选择的受害者很难进行反击,而且他们善于隐藏自己的行为以逃避惩罚,因此这些代价通常不会高到足以阻止欺凌行为的发生。

我们确实知道的一个主要代价是,欺凌者在赢得人气的同时,也失去了讨人喜欢的机会。人们可能会承认恶霸的力量,但一般不会喜欢他们,也不会信任他们。毕竟,如果恶霸愿意利用受害者,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利用你呢?因此,恃强凌弱似乎是对如何使用权力的一种选择–为了一己私利而强制使用权力(即恃强凌弱),还是为了大家的利益而合作使用权力(即亲社会领导力)。这是我们如何阻止欺凌行为的重要线索。

预防欺凌

实施欺凌似乎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受害者的报复、成年人或上司的惩罚是显而易见的潜在代价。但是,由于欺凌者选择的受害者很难进行反击,而且他们善于隐藏自己的行为以逃避惩罚,因此这些代价通常不会高到足以阻止欺凌行为的发生。

我们确实知道的一个主要代价是,欺凌者在赢得人气的同时,也失去了讨人喜欢的机会。人们可能会承认恶霸的力量,但一般不会喜欢他们,也不会信任他们。毕竟,如果恶霸愿意利用受害者,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利用你呢?因此,恃强凌弱似乎是对如何使用权力的一种选择–为了一己私利而强制使用权力(即恃强凌弱),还是为了大家的利益而合作使用权力(即亲社会领导力)。这是我们如何阻止欺凌行为的重要线索。

令人沮丧的是,大多数干预措施并不能很好地制止欺凌行为,有些甚至会使情况变得更糟。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改变成本和收益(例如,让同伴站出来反对他们)可以减少欺凌行为。那么,如果干预措施能够认识到欺凌者目标的重要性(例如,青少年希望受欢迎和有约会),并为欺凌者提供实现这些目标的亲社会合作途径,是否会取得更好的效果呢?这样,干预措施就能认识到并与适应性目标一起改变环境,从而减少欺凌行为的益处,而不是盲目否认这些目标的重要性以及个人为实现这些目标所付出的努力的零容忍方法。

 

我们将欺凌理解为一种进化适应,但这并不限制我们的应对措施。相反,它指出了我们利用这些知识来设计更好的干预措施和环境是多么重要,这不仅能帮助施暴者变得更加合作,还能减少欺凌对受害者造成的可怕伤害。这种双赢的结果正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也是进化方法可能帮助我们接近的目标。

文章来源于:AreSomeBorntoBully?
相关推荐:不吃早餐或影响儿童心理健康<>

《营养前沿》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家吃健康早餐的儿童心理健康状况更好。虽然之前的研究报告了营养早餐的重要作用,但这是第一项关于儿童与早餐相关影响的研究。这些结果为父母及其子女提供了宝贵的见解和建议。研究结果表明,吃早餐不仅很重要,而且儿童吃早餐的地方和他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