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天前在线
2021-04-25 21:54:09
抱抱TA 回复
女,14岁,我老是控制不住的笑,不管什么时候有的时候看到别人倒霉的时候我就想笑,看到一个人骂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想笑,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有的时候睡着睡着我也笑
6个拥抱 22条评论 271次阅读
就感觉我是疯了一样
咨询师罗怡萱
你好
2021-04-25 21:57:33
倾听者龙凤
你好
2021-04-25 21:57:41
说啊
倾听者
你以后会很有魅力
2021-04-25 21:59:26
倾听者
爱笑的人心地善良
2021-04-25 21:59:33
倾听者
人缘也好的
2021-04-25 21:59:37
不不不
倾听者欧阳
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了?可以私聊我
2021-04-25 21:59:57
我人缘不好
特别不好
很久了
三四年吧
倾听者芊芊心理聆听
你好
2021-04-25 22:01:03
说说说
咨询师王 宇
你好
2021-04-25 22:02:07
咨询师王金霞
您好
2021-04-25 22:17:58
倾听者临在
你好
2021-04-25 22:24:15
网友余谨诺
我和你一样
2021-04-25 23:21:40
网友约炮联系
0 失望到了一定程度可能会这样这是毛病养成的坏习惯需要克制
2021-04-26 06:37:28
倾听者余味【情感导师】
你好,我是国家心理咨询师,情感婚恋专家
2021-04-26 12:44:21
心理论坛
最新 热门 悬赏 相关问题 我的
女,41岁,《心理咨询效果与能量输出比例的关系》 这是我和一位咨询师互动后有的灵感,也符合了我之前对咨询技巧的设想。 我觉得当别人求助时,可以先感知和分析下ta最需要补充的是什么能量,然后有针对性的把5个类别的能量比例调整,再输出能量。 直观的想象一下,我觉得如果一个咨询师既理性客观,又温和坚定,还有温度,那必定是个优秀的咨询师。如果能量等级都达到了4级以上,那应该是个比较厉害的治疗师了。 我觉得人的能量可以分为五种: 1.探索,分析,是意识能量(理性的,有知识有阅历)。 2.认同,赞同,是心脑能量(客观的,有基本共情能力) 3.关心,安慰,鼓励,赞美,是心能量(有温度的,有良好共情能力)(准确的说,心能量是指234项。) 4.尊重,理解,包容,是身心能量(温和的,有良好共情能力)。 5.肯定,支持,是腹能量(坚定的,有能力有魄力)。 -以上是我总结的能量类别之分,还有能量等级之分,我暂把它分为正负各五级吧。 比如说,那位咨询师向我输出的能量有:1(正4星)2(正3星)3(正1星)4(正3星)5(正1星),但因为我的意识能量也不低,所以让我最先得到补充的是身心能量。身心能量补充后,我感觉内心稳定度增加了,多了点从容、淡定的感觉。但好像因为他的意识能量太高了,导致我相形见拙,心生卑怯。 当然,心理咨询师也不全是正能量的,不太合格的咨询师会释放一些负能量,他们对来访者的作用比普通网友都不如,甚至还具有侵害性。
8个拥抱 9条评论 305次阅读 58天前
女,50岁,《心理问题最终要追溯到“我是谁”的哲学问题》 1.科学的源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心理学是科学的分支,所以心理问题最终要追溯到哲学。哲学是对现象的思考,对灵魂的追问,关于“我是谁”的哲学问题的答案要到神学里去找。 2.《九型人格的智慧》告诉我,人可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样的,从破碎自我到完整自我,再到个人性本体,最后到真我的路程是什么,感受是什么。 3.《阿玛斯钻石途径系列》告诉我,人格是什么样子,人格和本体共存是什么感觉,如何识别本体、彰显本体、成为本体。 4.结合给力心理平台蜂涌般的“自杀和自残”帖,我似乎明白了他们的困惑和痛苦。他们是九型人格四号,他们是真善美的化身,他们冥冥中好像知道自己是谁,但又不确定自己是谁,他们特别想知道自己是谁,所以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那个“我”。 在与外界的不断碰撞下,他们知道了“我不是谁”,所以不服,所以反抗,反抗别人对他们的定义,但又没有能力证明自己不是别人眼中那个“我”,所以挣扎困苦,愤怒绝望。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出口,所以想用自残(或自杀)的方式缓解(或终结)让他们极其不安的情绪。 所以对他们的描述是:我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我不是谁。他们可能从婴儿起就知道自己不是谁,不想做被别人定义的那个“谁”,他们一直在寻找在反抗,所以容易在青春期爆发。 5.一个月前,我因为“不得不面对父母”之事而悲伤而恼怒,我不想与父母和解,迫于现实,我想尝试和解,但每当想起面对与和解的情境,我就血往上涌,情绪激动难平。 借着情绪,我努力的剖析自己,我发现我不愿和解的重要原因是害怕,害怕那样会背叛“自我”,置“自我”的利益安危于不顾,让“自我”惶恐不安。那种感觉是让“自我”感到陌生和恐惧的,感觉就要从世界边缘掉下去一样。 那个“自我”就是我人格的身份意识,是通过父母塑造的,我害怕失去身份感,我害怕如果和解了就没了身份,没了“自我”。我不敢想象没了“自我”,我该如何继续。 6.当我明白我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我是谁”的问题上时,我就能跳出人格的框架,重新看待人事物了。这虽然很不容易,但也已经在路上了。
12个拥抱 17条评论 304次阅读 1 元 58天前

服务与支持

给力心理APP


给力心理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