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省能力不足可能导致强迫症

强迫症(OCD)的特征是存在强迫和/或强迫观念。强迫症是指反复出现的、侵入性的、令人痛苦的、持续性的想法、图像、冲动或冲动,这些想法、图像、冲动或冲动会加剧患者的焦虑。强迫症是指患者为了减轻焦虑或获得 “完整感 “而做出的重复、僵化的行为或心理行为。强迫症的终生患病率为 2-3%,其发病率之高令人吃惊(女性更常见)。强迫症往往出现较早(30 岁以前),具有长期、慢性的轨迹,其症状在不同文化和社会经济阶层中都很相似。它常常与其他疾病同时出现,包括焦虑、情绪、药物滥用、抽搐和冲动控制障碍。

强迫症往往与强迫症同时出现:对污染的担忧往往会导致强迫性的清洗或清洁行为;对安全或伤害的担忧会与检查行为同时出现;攻击性或性的想法会与心理礼仪同时出现;对称性强迫症会与排序或计数行为同时出现。与其他疾病一样,强迫症通常会导致回避行为,试图减少接触诱发因素的机会。大多数强迫症患者都意识到他们的强迫行为是无效和过度的,并希望控制这些行为,但他们发现自己一再无法做到这一点。

强迫症的认知行为模式将强迫症概念化为有害刺激,这些刺激被误解为危险,从而产生焦虑,并通过强迫仪式来减轻焦虑。然而,对强迫症的依赖使患者无法习惯于强迫症带来的不适,也无法认识到强迫症的惰性。因此,治疗强调在认知上消除信念,在行为上暴露恐惧,使其养成习惯,并消除与强迫症有关的恐惧联想。

研究发现,强迫症患者在记忆、注意力和决策等多个认知领域的功能都发生了改变。然而,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解释这些缺陷如何转化为强迫症的特殊症状。

最近(2023 年),以色列研究人员尼拉-利伯曼和她的同事提出了一个新模型,试图填补这一空白。作者指出,”强迫症患者的怀疑通常围绕着内部状态,如一个人的道德、动机、情绪或理解水平,而不是诸如新闻报道或事故统计数据的有效性”。作者认为,强迫症患者很难进入自己的内心状态(感觉、情绪、偏好和动机)。为了规避这种内省缺陷,他们以僵化仪式的形式激活 “代理”。根据这一模型,经历强迫性怀疑的个体会陷入代理搜索和重新验证的循环过程中。

例如,一个人可能会质疑自己对恋爱伴侣的感觉。在反省自己的内心状态时,他们找不到明确的答案,于是就会寻找一个替代品,比如计算过去一个月自己给伴侣发短信的数量。如果代理失败,他们就会继续循环寻找代理,以寻求清晰的答案。这种模式中的强迫症是对自己进行的不成功的询问(”我的手够干净吗? 我不知道”)。强迫症则是试图通过其他方式(”洗十次手就能洗得足够干净”)来寻求清晰。

为了支持他们的假设,作者引用了研究结果,这些研究结果表明强迫症患者在衡量自己的情绪体验时不够准确,并且在评估饥饿、人际关系亲密程度、喜好和理解力等日常内部状态时存在困难。作者还引用生物反馈研究表明,强迫症患者在没有生物反馈的情况下很难判断自己的放松程度和肌肉紧张程度,即使获得了伪造的生物反馈数据,他们也倾向于依赖生物反馈代理来衡量自己的内部状态。

作者描述了内省能力不足可能扰乱认知过程、导致强迫症症状的几种途径。

行动控制: 通常情况下,我们依靠内部线索来决定何时应该终止一项已经做得足够多的行动(例如,在对一个地方进行消毒以预防疾病时)。但对于强迫症患者来说,这种内省不起作用;因此,”他们会借助规则、程序、行为和环境刺激等替代物来指示自己何时停止。例如,由于无法获得手部清洁的满足感,他们可能会诉诸’洗完一整块肥皂为止’或’每个手指洗10次’等规则”。

元认知: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有周期性的侵入性或消极想法。然而,大多数人都能通过反思自己的情绪和动机来消除这些想法。如果你能轻易地进入自己爱孩子、关心孩子的内在情绪以及保护孩子的动机,那么偶尔出现的伤害孩子的想法就更容易被当作心理噪音而被排除,从而不太可能引起高度焦虑。强迫症患者缺乏这种自省过程,因此会对这种想法产生极度的不适和恐惧,并急切地试图通过强迫性仪式来消除这种想法。

决策: 我们都需要做出决定。为此,我们往往需要在某个时刻终止寻找更好的选择。一旦找到满意的解决方案,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做。然而,如果无法获得满意的感觉,我们可能会永远继续寻找,从而陷入强迫症特有的自我怀疑和猜疑。

自省: 我们每个人都会定期询问自己的情绪、感受、动机和偏好。(我爱我的伴侣吗?我想退休吗?我听得懂指令吗?)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能合理地澄清这些问题。然而,强迫症患者却很难自省,因此他们会求助于代理人来间接确认自己的内心状态。

所提出的模型与之前的研究相吻合。它对现有模型进行了扩展,因为其机制并不局限于特定的、典型的强迫症相关强迫内容或强迫行为,而是泛化到不同的表现形式中(甚至超越这些表现形式)。此外,与之前的研究不同,该模型认为强迫症不是消解学习系统失灵的副产品,而是用来补偿模糊、难以接近的内部状态的功能代理。

如果未来的研究能够进一步支持这一模型,那么它将对心理治疗产生若干影响。首先,它可以用来向强迫症患者解释,他们的病情与对内部状态的接触减少有关。认识到强迫症患者之所以反复出现强迫想法,是因为他们无法判断自己真实的内心状态,这可能有助于减轻患者的担忧,即他们的坏想法意味着他们是坏人。其次,认识到他们的强迫症是为了获得内心状态的清晰度而激活的替代品,这可能有助于求助者寻找并激活同样清晰但不那么极端和令人头疼的内心状态。最后,如果所提出的内省缺陷是强迫症的罪魁祸首,那么未来对这种缺陷原因的研究可能会为强迫症带来新的干预措施。

 

相关推荐: 寄生关系: 我们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吗?

与 “Swiftie “和 “rizz “一起入围 2023 牛津年度词汇决赛的八个词之一是 “parasocial”–媒体消费者与他们在屏幕上看到的人物之间的关系,尽管这种关系是单方面的。这些体验可能从人们享受娱乐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古罗马的一则讽刺作品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