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众羞辱的后果

16 世纪诗人托马斯-怀亚特曾写道:”人以耻辱为惩罚。这是世上最严重的惩罚,是啊!比死亡更严重”。作为一名法医心理学家和工作场所调查员,我亲眼目睹了当众羞辱对个人心理健康和幸福的深远而持久的影响。这是一种令人深感痛苦的情绪,它冲击着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和自我价值感的核心。它远远超出了单纯的尴尬或羞耻,因为它涉及到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或理想身份的公开拒绝或失效。

Source: used with permission from iclipart

剖析羞辱

2010 年,精神病学家沃尔特-托雷斯(Walter Torres)和雷蒙德-伯格纳(Raymond Bergner)确定了构成独特的毁灭性羞辱体验的四个关键要素:

  1. 对某种社会地位的信念或分配: 我们都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或身份持有某种信念。例如,你可能认为自己是一名称职且受人尊敬的员工,是一位慈爱的父母,或是学生们信赖的导师。
  2. 这种身份主张被公开拒绝或失效:当这种身份主张在他人面前被公开拒绝或失效时,就会产生羞辱感。你的老板在同事面前贬低你。你终于鼓起勇气举报性骚扰,却遭到愤怒或怀疑。一位上司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解雇了一名员工,而保安则当着他的团队的面 “遛狗”,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
  3. 拒绝身份申诉者的权威或可信度: 要使拒绝具有真正的羞辱性,拒绝必须来自具有权威或可信度的人。随便一个陌生人的辱骂可能会造成伤害,但它们缺乏真正羞辱的分量。那些重要人物–同行、上级或受人尊敬的人物–的评判和对待才具有贬低和羞辱的力量。
  4. 拒绝个人要求获得理想地位的权利: 羞辱的最后一击不仅仅是一个人没有达到自我形象的要求,而且是个人被剥夺了拥有这一地位或身份的权利。蒙羞的教师被打上了从根本上不适合从事儿童工作的烙印,而受辱的员工则会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冒牌货,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当这四种元素结合在一起时,就会产生一种有毒的炼金术,会让人感觉自己被彻底抹杀,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渴求复仇。

羞辱的破坏性后果

羞辱的经历可能会对心理健康造成严重而持久的影响,尤其是对于那些原本就有心理弱点的人来说。虽然并不是每个遭受羞辱的人都会出现可诊断的心理健康问题,但某些心理状况或人格特质会使人更容易受到羞辱的破坏性影响。

抑郁症就是其中一种。易患抑郁症的人往往自尊心较差,容易将不利事件归咎于自己。他们可能会把挫折归咎于个人缺陷,认为这些缺陷是永久性的、普遍存在的,这种认知方式使他们没有能力对抗羞辱所带来的有辱人格的信息。面对公众的羞辱,他们更有可能将这种经历内化为对自己所认为的无价值的确认,从而陷入绝望和无助。

社交焦虑症和回避型人格障碍也会造成对羞辱的高度敏感。这些人总是害怕被揭露和批评,他们会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寻找任何可能被认为不够格或不可接受的迹象。即使是轻微或无意的轻视,他们也会将其理解为毁灭性的拒绝。对于一个已经在这种痛苦的自我意识中挣扎的人来说,严重的公开羞辱会让他们异常痛苦,验证他们对自己最可怕的恐惧。

自恋者也特别容易受到羞辱的影响。虽然他们可能会表现出自大和有权利的形象,但有证据表明,对许多人来说,这种形象掩盖了根深蒂固的自卑感和羞耻感。他们膨胀的自我表现是一种绝望的尝试,以抵御这些痛苦的情绪,赢得他们渴望的钦佩。当这一假面被批评或失败戳穿时,自恋者往往会做出强烈的羞耻和愤怒反应。他们可能会对自己认为的攻击者大打出手,或者陷入痛苦的反思之中。

这些情况的共同点是根本缺乏健康的自尊。没有稳定的、内化的价值感,个人在面对羞辱信息时几乎没有心理缓冲。他们会认为自己被贬低是理所应当的,并努力为自己的尊严和价值进行有效的辩护。

工作场所中的羞辱: 危险的催化剂

联邦调查局行为分析部门(BAU)的最新研究揭示了公众羞辱在激发主动枪手,尤其是那些以其当前或以前的工作场所为目标的主动枪手方面可能扮演的令人不安的角色。研究发现,主动枪杀者经历过公开羞辱事件的可能性是其他相关人员的四倍,这些事件往往发生在他们发动袭击前的两年内。这些羞辱事件经常涉及与工作有关的压力,如纪律处分、绩效考核不佳或解雇。

对于那些自我价值感与其职业地位紧密相连的人来说,这些事件可能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打破他们的身份认同,让他们感觉自己暴露在外,毫无价值。在工作中经历过公开羞辱的员工可能会对任何进一步的批评变得过度敏感,认为即使是温和的反馈也是对其价值的严厉指责。他们可能会变得孤僻、怨恨,或公开怀有敌意,对那些指责他们堕落的人怀有越来越大的怨气。

在社交媒体时代,羞辱性事件有可能传播到工作场所以外的地方,这只会加大风险。一瞬间的尴尬会迅速成为病毒式传播,使个人在全球范围内遭受嘲讽和羞辱。对于一个已经在为自己的不足和愤怒而苦苦挣扎的人来说,这种程度的曝光对他们的自我意识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打击。

为了降低这些风险,雇主必须积极营造一种优先考虑公平、尊重和情感安全的工作场所文化。纪律谈话应私下进行,注重建设性反馈,而不是公开羞辱。主管和人力资源专业人员应接受缓和技巧和积极倾听方面的培训,让员工即使在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也能感受到倾听和认可。当解雇或其他高风险事件不可避免时,应优先考虑尽可能维护个人尊严。绝不能让员工对解雇感到意外,也就是说,解雇员工应该是透明、清晰沟通过程中的最后一步。

即,解雇某人应是一个透明、清晰的沟通过程中的最后一步。虽然没有什么能消除深受委屈的个人的暴力风险,但通过了解羞辱在暴力途径中的作用,这些团队可以制定有针对性的策略来解决不满情绪,并为陷入困境的员工提供支持。

底线

羞辱是一种毁灭性的经历,会给人的心灵留下深刻而持久的伤痕。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努力应对有意和无意羞辱的破坏力。通过了解羞辱的机制和造成的伤害,我们可以努力防止它所带来的自我瓦解。

工作场所是这场战斗的关键前线,我们的身份和自我价值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通过培养有尊严和受尊重的文化,以同情和关爱的态度应对危机,我们可以开始拆除那些尚未解决的羞辱问题的定时炸弹。

相关推荐: Connecting Dots That Don’t Connect: Aberrant Salience

Psychosis is among the most fascinating experiences I have come across. Seeking to understand the complex perceptual changes in 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