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疗法可能为听到声音的人带来希望

一个女人在火车上自言自语。她大喊大叫、讨价还价,与一个谁也看不见的人交谈。有些人盯着她看,有些人则避开她的目光。其他人则表示理解,也许他们也有过同样的经历。这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罕见。

听到声音的人经常会回话。几十年来,临床医生被教导将与声音对话视为一种 “症状”,并警告不要与人谈论他们的声音,因为这会让患者进一步陷入精神病。这可能会让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当有人在经历中明显感到痛苦、大喊大叫或捂住耳朵的时候。旁观者很自然会希望消除这种体验。

 

对许多人来说,听到声音会让他们感到痛苦。声音会以一种非常个人化的方式嘲弄一个人。声音可以是响亮的、命令式的。有时很难从声音中分辨出一个人的想法。这就难怪人们有时会顶嘴了。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人报告说他们的声音是有意义的。虽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与精神疾病有关,但有几种精神疾病与幻听有关,包括精神分裂症和躁郁症。此外,并不是每个听到声音的人都觉得这种经历是负面的。例如,有些人听到已故亲人的声音会感到欣慰。

 

然而,许多有幻听经历的人都认为,与幻听顶嘴是一种释放,是解决事情的一种方式,也是一种接地气的方式(Clements et al.) 在一个名为 “听见声音网络 “的自助团体中,听见声音的人聚集在一起谈论他们的经历,这种经历可能是极其孤立的。几十年来,听声者们分享了与自己的声音对话的价值。虽然数量有限,但定性研究显示,许多参加听声团体的人认为这些团体具有治疗作用(Longden 等人,2018 年)。即使知道自己并不孤单,也会意味着很多。

治疗中的语音对话

语音对话是一种策略,已被用于多种针对幻听者的心理疗法中。化身疗法就是其中之一。在化身疗法中,数字化身与治疗师共同创建,象征着一个人的声音。然后让患者面对声音,治疗师则控制化身做出反应。虽然化身疗法尚未被认为是一种循证治疗方法,但初步证据表明其前景看好。一项研究调查了化身疗法对被诊断出患有幻听的难治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影响,结果发现患者的自尊心得到了改善,精神症状有所减轻,情绪也有所改善(Beaudoin 等人,2023 年)。

 

同情疗法也利用语音对话来帮助听到声音的患者。与阿凡达疗法不同的是,以同情为中心的疗法最初侧重于通过特定的练习来提高自我同情,从而建立一个富有同情心的核心自我。然后,患者可以通过椅子练习和写信等活动与自己的声音进行对话。在椅子练习中,患者可能会想象声音坐在另一把椅子上,并从自己的椅子上来回移动到另一把椅子上,这象征着在整个对话过程中自我与声音之间的切换。治疗师可以通过提问和调解来协助这一过程。当无法与声音对话时,也可以通过这些练习来解决批判性思维。

 

在解决幻听体验的同时,以同情为中心的疗法可以帮助患者识别自己的防御,加深与自己和他人的积极关系。这种方法已被用于应对从饮食失调到心理创伤等一系列挑战。

 

以同情为重点的疗法作为声音干预措施的证据基础仍在形成中。尽管如此,迄今为止的研究结果仍然是积极的:14 项研究探讨了以同情为中心的疗法对声音的影响,结果表明,通过这一过程,许多人发现自己与声音之间有了更大的平和感(Leach 等人,2014 年)。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心理疗法并不是要取代药物或其他精神干预措施来治疗精神分裂症等疾病。

最后

虽然在治疗中与声音对话仍存在一些争议,但一些研究表明,涉及声音对话的心理疗法可以提供一些缓解。这些都是新兴的治疗方法,其证据基础正在不断扩大。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成熟的循证心理疗法,如精神病认知行为疗法(CBTp)和精神干预。

 

相关推荐: How the Eclipse Could Inspire Awe and Connectedness

Today’s solar eclipse offers millions of people a once-in-a-lifetime opportunity to witness a cosmic marvel. This event repres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