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辩论中最有力的神经科学论据

在这个关于自由意志辩论的两部分系列的第一部分中,我们对比了以生物学家罗伯特-萨波尔斯基(RobertSapolsky)1为代表的硬决定论立场和以神经遗传学家凯文-米切尔(KevinMitchell)2为代表的自由意志辩护立场。

 

萨波尔斯基和米切尔一致认为,我们是由遗传倾向形成的,而这些倾向又是由经验和学习进一步形成的。他们的分歧在于,我们的倾向性是完全决定了我们的行为,还是仅仅影响了我们的行为。

在第2部分中,我们将问:我们能否影响我们的倾向性的形成?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基因,但我们能否自由选择我们的经历,以塑造和培养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还是说,这些选择本身就是由我们的先天条件和我们无法控制的环境所决定的?

VectorMineAdobeStock

自动化与深思熟虑

许多行为是由无意识的条件反射、与生俱来的行为和习惯自动驱动的。5米切尔认为,我们在新情况下做出高层次的复杂决定时,会行使自由意志。5米切尔认为,我们在新情况下做出高层次、复杂的决定时,会行使自由意志。我们会有意识地掌握方向盘,并做出慎重的选择。

做事要有理由

米切尔认为,所有生物,即使是那些缺乏任何形式意识的生物,都有行为能力,都有做事的理由,都是出于某种行为的生存价值。6随着生物进化出具有形成内部表征能力的神经系统(见第1部分),更复杂的价值和意义形式可以体现在这些表征中,不同选择的相对价值可以得到权衡。

 

人类做事的原因非常复杂,因为我们有额外的认知和元认知层级,能够实现非常先进的深思熟虑能力7。

认知状态,包括信念和欲望,是真实的,具有因果力量

正如第一部分所解释的那样,米切尔认为系统中存在着足够多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神经元的决定并不仅仅是预先确定的物理结果;而是整个生物体出于生物体层面的重要原因而做出的决定。认知是系统中更高层次模式和组织的产物,米切尔强调,是这些模式的意义驱动了系统。他强调,作为认知状态的信念和欲望是真实的,它们在系统中具有因果力量。

但是,我们是如何成为会做出特定选择的人的呢?

米切尔和萨波尔斯基关于自由意志的观点的根本区别在于选择行为是如何发生的。8萨波尔斯基指出,当我们选择时,我们在表达我们的价值观。8萨波尔斯基指出,当我们做出选择时,我们是在表达自己的价值观。我们是如何成为这样一个人的?为什么我们会更重视这些价值观和理由?萨波尔斯基认为,这是由一路走来的所有遗传和环境因素–我们的倾向性–决定的。

受影响但未确定

米切尔认为,我们并没有完全被自己的倾向所控制。他同意我们的先天条件确实会影响、塑造和左右我们的选择,但他并不认为先天条件决定了我们的选择。我们仍然可以做出选择,但有相对的自由度。他并不认为先验影响会把选择范围缩小到只有一种选择。萨波尔斯基的确认为先验影响决定了我们的选择。但他认为,即使如米切尔所假设的那样,先验历史没有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的先验历史仍然会对我们的选择施加价值、意义等方面的过滤,因此我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

成为我们自己

米切尔认为,我们并没有完全被自己的倾向所控制。他同意我们的先天条件确实会影响、塑造和左右我们的选择,但他并不认为先天条件决定了我们的选择。我们仍然可以做出选择,但有相对的自由度。他并不认为先验影响会把选择范围缩小到只有一种选择。萨波尔斯基的确认为先验影响决定了我们的选择。但他认为,即使如米切尔所假设的那样,先验历史没有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的先验历史仍然会对我们的选择施加价值、意义等方面的过滤,因此我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

复杂的多因素解释

萨波尔斯基指出,在一些明显的异常行为案例中,很容易找出决定性的原因,例如药物的作用或特定的脑损伤。但对于大多数异常和正常行为来说,决定因素是多重的、复杂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具有决定性。我们只是很难理解复杂的多因素解释。

我们知道自己做事的真正原因吗?

米切尔认为,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例子,我们可以很好地解释我们的深思熟虑的决定,因为我们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的理由。

萨波尔斯基则用受控实验中的例子来反驳,在这些实验中,人们陈述了他们认为是自己行为的真正原因,但事实上,实验者操纵了情境,他们知道这些原因是混淆或错误归因的。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我经常遇到很多人明显错误归因其行为和情绪的情况。

 

米切尔承认,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做出决定的真正因素或动机肯定是在我们的意识之外。但他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原因或控制自己的选择。

自我控制

米切尔也认为,人与人之间的自我控制能力差别很大。对他来说,这一事实加强而不是削弱了自由意志是真实存在的这一论点,而且自由意志表现为因人而异的自由程度。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哲学家保罗和帕特里夏-丘奇兰(PaulandPatriciaChurchland)所指出的,自我控制与自由意志并不是一回事。10事实上,与自由意志相比,自我控制11是一个更相关、更现实的神经科学概念–尤其是如果自由意志指的是做出无约束、无因选择的能力的话。自我控制现象更符合大脑作为因果机器产生意图、做出决定、抑制竞争冲动和延迟满足的方式。

我们对决策科学的了解还不够深入

萨波尔斯基实际上表示愿意承认,按照米切尔的理论,我们有某种程度的自由意志是可以想象的。12但他指出,随着神经科学的发展,它已经逐步揭示了行为的因果决定因素,而这些行为以前被认为是选择或道德品质的结果。神经科学很可能会继续提高其对复杂的多因素解释的能力,揭示即使是最高级别的深思熟虑的决定是如何由特定的前因后果决定的。

同情与谦逊

就目前而言,鉴于我们目前对大脑决策过程的复杂性还没有完全了解,也无法预测人类在大多数情况下的行为,我们不妨将自己视为拥有自由意志–或者说是一定程度的自由。

 

我们确实知道,我们的大脑拥有高度进化的自我控制系统–即使我们中的某些人在这方面比其他人更加挣扎,即使我们无法完全了解我们做出选择的最终原因。如果抱着宿命论和被动的态度,完全不试图控制自己的行为和选择,那就太愚蠢了。

 

不过,我们最好还是清醒地认识到,无论我们拥有多大的自由度,都要比我们意识到的受到更多的限制。正如萨波尔斯基不厌其烦地强调的那样,当我们无法做到预期的自我控制时,这种意识应该让我们对他人和自己产生同情心。(我给病人的建议,也是我自己努力坚持的建议,就是不断地在鞭策自己和原谅自己之间交替)。当我们成功时,这种意识也会让我们少一点自我陶醉。
相关推荐:重庆将大力实施学生心理健康促进计划<>

2月22日,记者从2022年全市教育工作会上获悉,今年,重庆市将大力实施学生心理健康促进计划,加强学生励志教育、感恩教育、生命教育、抗挫折教育,做好科学识别、实时预警、专业咨询和妥善应对,全面培养学生积极健康心理品质。近年来,重庆市围绕促进大、中、小学生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