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年轻过,但我已经熬过来了

我在杂货店里找奶酪时,没注意方向,撞到了摆在过道边上的礼品袋。几个袋子掉了下来,一位女士急忙跑过来帮我把它们放回原位。我很惊讶她反应如此之快,连忙向她道谢。然后我注意到她拿着一根拐杖。

 

“哦,但你自己也需要一些帮助,”我说。

“是的,”她回答,”但我比你年轻。”

站在她身后的丈夫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她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侮辱了我,于是开始道歉。

“真对不起,”她虚张声势。”我不该那么说。”

“没关系,”我笑着说。

 

“但我还是不该暗示你老了。”

我笑了笑,继续往前走,比起她原来无伤大雅的评论,她的道歉更让我尴尬。我明显比她老,这不是她的错,也不是我的错。那为什么还要道歉呢?老–或者说”更老”–并不是一种侮辱。至少不应该是。

衰老带来的惊喜

衰老常常给我带来惊喜,但我并不太在意。我只是庆幸自己继承了良好的基因,并在数十年的岁月中悉心照料自己。我很高兴我可以与配偶、兄弟姐妹和比我年长或更年长的朋友们一起分享旅行、阅读、写作和欢笑的丰富生活。我感到自豪的是,在自然和养育的双重作用下,我活了将近八十年,而且是一个完全投入社会的人。

 

所以,并不是店里的那位女士暗示我老了。问题在于,她认为这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礼貌的人是不会谈论这个话题的。让我们谈谈吧,朋友们。如果你幸运的话,这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感谢她帮我收拾残局。我并不一定需要它,但我们都可以从彼此身上学到更多这种精神。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没有错。我也没做错什么。我真希望我当时只说声谢谢,不提她的拐杖,然后继续前行。事实上,如果说这里有什么可耻之处的话,那就是我指出了她使用拐杖。我这样做礼貌吗?但我觉得我没必要道歉。她看起来完全能够胜任。一个人使用拐杖是可以克服的,但变老充其量是永久性的。

衰老是一个复杂的心理过程。我想优雅地度过这个过程,就像人生的各个阶段一样,这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我仍在学习。有时,我需要帮助。有时候,我们都需要。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保持我的自主性是保持身心健康的关键。我只要求店里的陌生人不要因为我头发花白、皮肤黝黑,就认为我能力不足。我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

 

下次,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会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三天后的答复。我会微笑着回答

“没关系。我曾经年轻过,但我熬过来了”。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IUsedtoBeYoung,butIGotOverIt
相关推荐: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精卫鸟”志愿者开展心理科普助力学生“双减”<>

9月21日,江北区2022年全国科普日活动在江北嘴实验学校正式启动。重庆市心理卫生科普教育基地、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精卫鸟”志愿者,以丰富有趣的游戏形式,帮助小学生积极融入到心理活动中,让他们在游戏中获得心理健康科学知识,提升心理健康意识,掌握心理健康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