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试用人工智能同学录

最近,费里斯州立大学因一对2024年春季入学的学生而成为头条新闻:安和弗莱。通常情况下,新生入学几乎不会引起媒体的关注和审视。

是什么让这两个人与众不同呢?他们并不是生物意义上的人类,而是大学创造的参加混合课程的虚拟学生,”在混合课程中,他们将与同学互动并完成作业”。根据新闻稿,该项目是费里斯州立大学在人工智能(AI)领域广泛投资的一部分。

 

然而,对于媒体心理学家来说,这个项目提出了一些令人好奇的问题,并再次表明了电子游戏学术研究的相关性。

虚拟代理丰富视频游戏

对于角色扮演游戏来说,玩家可能会对NPC产生深厚的感情。对于笔者来说,《梦幻之星4》(PhantasyStar4)中阿丽斯-布兰文(AlysBrangwin)之死是一段难以磨灭的童年记忆。

Source:CourtesyofNickBowman

在混合课程中招收虚拟学生让我想起了非玩家角色(NPC)在电子游戏中扮演的角色。对于许多视频游戏来说,它们的吸引力之一在于为玩家提供了社会现实:丰富的数字世界有着精心设计的、充满情感的叙事,游戏中的人物有着自己的背景故事和奋斗历程。

 

当玩家反思有意义的游戏体验时,他们往往会关注叙事以及他们与这些NPC之间的社会关系。有些人把这称为一种注重个人反思和情感投入的优美娱乐体验。许多人认为,当代电子游戏已经从单一的(尽管非常令人兴奋的)享乐享受发展到为玩家呈现情感上更加复杂的叙事。

 

这些NPC对游戏体验如此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为玩家提供了一种社会存在感。这一概念最初是由Short等人(1976年)提出的,指的是在通过技术媒介进行交流时有一种与他人在一起的感觉。后来,这一概念被细化为数字世界,如视频游戏和虚拟现实技术提供的数字世界(LombardandDitton,1997)。

研究表明,当NPC更具自主性时(例如,他们似乎可以自己做出决定),玩家就会感受到更高的社会存在感(Brandst盲特尔及其同事,2021年)。在某些情况下,玩家可能真的能够通过NPC的眼睛看到数字世界,这会增加与这些社会他人的心理亲近感和共鸣(Ho和Ng,2022年)。Schumann及其同事(2016年)等人发现,与NPC互动相关的临场感被认为对体验的展开至关重要鈥攕类似于《底特律:成为人类》(Detroit:成为人类》(BecomeHuman)等游戏类似,在这些游戏中,玩家与NPC的对话产生了分支叙事、社会和情感后果(Holl和Melzer,2021年)。

探究社区中的虚拟学生

探究社区模式由Garrison等人(1999年)提出,旨在突出在线课堂的主要特点。
资料来源:NickBowman提供NickBowman提供

回到安和弗莱身上,我们可以用一种类似于电子游戏中的NPC的方式来理解他们在费里斯州立大学的入学情况。据媒体报道,这些学生被赋予了”由教师根据真实学生经历创作的背景故事”。这与上文提到的促进社会存在的NPC要素并无太大区别。

 

事实上,混合教育方面的平行研究表明,当学生与他们的同学和教师有一种社会存在感时,在线课程会使他们受益匪浅,这项研究源自Garrison及其同事(1999年)的探究社区模型。

从表面上看,我认为在网络课堂中加入虚拟学生会有助于提升整体体验。如果这些学生能为其他人提供一种社会存在感,就能鼓励学习内容所需的支持性对话,同时帮助为讲授内容的教师设定一种社会和接受的基调。特别是对于实时课程来说,这些都有助于消除Zoom疲劳带来的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在课程中加入虚拟学生可能会产生一些同样真实(而且相当负面)的副作用。例如,我想知道,如果学生敏锐地意识到他们的虚拟同事,或者如果他们在整个学期中与学生建立联系后感觉自己被”钓”了,他们的社交存在感会发生什么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电子游戏中,玩家意识到NPC并不是有生命的社会人,但我们仍然与这些角色建立了联系。也就是说,在网络课程中,人们对人际互动的期望可能与游戏和数字世界中对NPC的期望大相径庭。

从学术角度来看,根据这些虚拟学生的控制方式,学生的参与质量也值得关注。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ationalPublicRadio)报道,尽管人们对ChatGPT等人工智能生成程序充满恐惧并大肆宣传,但经验告诉我们,人工智能程序生成的作业答案虽然听起来令人愉悦,但却平平无奇(往往是错误的)。

在最好的情况下,安和弗莱可能会对课堂讨论做出一些名义上的贡献,但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也可能会复制和传播已知的种族主义和厌恶女性的内容。这并不是说人类学生不会有同样的行为,而是说如果机构本身引入了这些行为,问题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我们还可能想知道,当虚拟学生目睹学生学术不诚实等不当行为时,他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和行为。也许这是一种极端的情况,但我们可以想一想,当那些监督虚拟学生的教职员工遇到更隐蔽的行为证据时,如学术欺凌、欺侮,甚至性暴力或家庭暴力,应该使用什么样的道德准则。在大多数情况下,教职员工是此类行为的强制报告人。

 

最后,人们可能会担心,学校正在利用虚拟学生从事监控活动,以各种方式监控教师、学生和内容,从而达到各种目的。对于在那些对高等教育抱有敌意的州任教的教师来说,这种担忧越来越突出,比如通过立法限制对批判性种族理论(广义)的讨论。

玩得开心,但要谨慎

上述情况可以被视为一种道德恐慌。不过,在改善大学校园学生体验的过程中,无论是混合式还是其他方式,都有值得注意的警示。也许还有更多的故事,我很想看到关于师生体验的相关学术研究。尽管如此,我还是对游戏化的极端情况表示质疑:创建NPC来填充课堂,以增加社交体验。

 

对于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学生和GeorgeP.Burdell的同学来说,虚拟学生的概念并不陌生。我甚至还记得,由于用户错误(例如,我填错了申请表),导致尼古拉斯-大卫-鲍曼(NicholasDavidBowman)和大卫-尼古拉斯-鲍曼(DavidNicholasBowman)同时被大学录取。同样,《哈佛深红报》也提供了丰富的假学生进入这所著名学府的历史。这些努力继续为人们提供着令人捧腹的轶事和校园传奇。

 

我很想知道安和弗莱是如何被他们的同学接受的。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CollegesExperimentWithAIClassmates
相关推荐:同学,宅家半年你和爸妈的关系还好吗<>

马源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他已经宅家5个多月了。目前,有5门功课“挂科”,为了可以顺利毕业,他要在家里复习好这5门功课通过补考。然而在家的学习并不顺利,父母经常去马源房间检查他的学习情况,如果他白天睡觉或者早晨起得比较晚,就会被唠叨:“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