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室里的梦想

当我赤脚踩在石板路上时,溪水漫过我的膝盖。溪水清澈见底,天空完美无瑕。一只海豚向我走来,唱着歌。它就像一只友好的狗一样从我身边掠过。我抚摸着海豚,看到周围有更多的海豚。我来到一扇窗前,向外望去。海豚的声音变成了某种不祥的、熟悉的声音,我醒了过来。

 

梦对我来说一直都具有个人意义。我经常在梦中发现一些生动的隐喻和表达,而这些隐喻和表达是我从未意识到的。即使是痛苦或噩梦般的梦境,我也会倍加珍惜。

我并不孤单;也许自古以来,人们就发现了梦的价值。卡尔-荣格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大师认为梦意义重大,将梦解释为无意识恐惧、愿望和心理困扰的征兆。卡尔-荣格特别指出,梦境还可能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影响,他认为当全世界的人们相遇并创造意义时,即使我们从未谋面,也会以一种近乎形而上学的方式得出一些相似的象征。

如今,心理治疗中的释梦已经很少见了。即使在心理动力学传统中,个人赋予梦境的意义(如果有的话)也比治疗师从梦境中读出的任何东西更重要。

然而,强烈的梦境在处理过程中很常见。悲伤的梦境,尤其是在失去我们深爱的人之后,几乎是家常便饭(Blacketal.)此外,虽然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噩梦可能具有破坏性和恐怖性,但这些噩梦往往与尚未完全处理的创伤有关。眼动脱敏和再处理疗法(EMDR)是一种将传统的快速眼动形式的双侧刺激与治疗处理相结合的疗法,在这种疗法中,创伤后应激障碍噩梦中的场景有时会被用作目标。有趣的是,有人认为模仿快速眼动睡眠(与做梦最相关的睡眠阶段)的某些活动是其改变机制的一部分(Stickgold,2008年)。

 

然而,在大多数疗法中,梦并不经常被探讨。梦境缺乏认知行为疗法(CBT)所追求的具体、可测量的质量。此外,由于缺乏实证研究,一些人认为在治疗中探索梦境不太科学。这让人望而生畏,治疗师表现出谨慎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不要将自己的意义投射到他人的经历中。

然而,并不是人们找到意义的所有生活片段都能轻易通过研究获得。虽然我不会解梦,但客户经常会主动说他们做过的梦对他们在治疗中正在解决的问题很重要。许多治疗师(包括我自己)都相信,梦境可以成为人们认识世界的一部分。也许假以时日,梦境探索会在治疗室中变得更加普遍。

 

文章来源于:DreamsintheTherapyRoom
相关推荐:总是很矫情是得了抑郁症?警惕平时这几种表现<>

日常生活中您是不是常听到有人这样说“我最近心情不好,得抑郁症了吧?”“得抑郁症的人就是矫情,心太小,遇事想不开。”或者“抑郁症不用治疗,找朋友好好倾诉一下就行了……”,其实上述这些都是抑郁症认识上的误区,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抑郁症。什么是抑郁症?有一些人,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