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医护抗疫心理关爱热线开通后,已接到医护人员百余个来电咨询—— 为“大白”的心理防护撑“伞”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医护人员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然而严密封闭的防护服、高强度的工作可能让他们遭受身体和情感上的双重压力,他们内心的话也渴望被倾听。本轮疫情出现后,上海市开通医护抗疫心理关爱热线,为前线“大白”和方舱患者提供咨询服务。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明天一早我们组要去社区做核酸采样,我有哮喘和糖尿病,万一犯病,到时候拖累大家怎么办……但我决不能做逃兵……”深夜,电话里传来范女士疲惫又焦虑的声音,数次哽咽。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负责接电的心理咨询师刘芷伊,耐心安抚着范女士的情绪,并建议其先就身体状况与同事充分沟通,确保团队工作顺利进行。经过近一小时的深入交流,范女士不仅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长期的紧张焦虑情绪也得到缓解,随后安心入睡。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上海本轮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上海市医务工会发起上海医护抗疫心理关爱热线(400-820-8261),截至4月10日,热线已接到来自医护人员的百余个来电。据了解,这条为当地医护人员开设的心理热线,将持续服务至上海抗疫获得阶段性胜利。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我们是‘大白’的‘大白’”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医护人员白衣执甲,逆行出征。在严密封闭的防护服里,汗流浃背的他们,有的是家中妻子的暖男,丈夫眼里的公主,父母跟前的乖囡,但忙完一天的工作,身体疲惫和情感压力双重来袭,他们也有一些内心的话渴望被倾听。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我在方舱工作,不能回家。但我特别想孩子,她还很小,我特别担心她……”对女儿的牵挂和思念让雅莉无法入睡,陷入失眠和焦虑。刘芷伊在电话中听出了雅莉声音里的低落,以及想要哭泣但不敢哭泣的克制。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她在强力压抑着自己的精神状态”。刘芷伊说,这是热线开通后她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当时她的心都揪了起来。心疼之余,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工作能让这些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大白”找到情绪出口。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上次和孩子视频通话是什么时候?”刘芷伊轻声问。雅莉说,“基本每天都跟孩子视频。每次看到她笑盈盈地张着两只小手,要抱我,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随后,汹涌的情绪倾泻而出。电话那头的刘芷伊,温言宽慰着,也耐心等待雅莉平复情绪。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几分钟后,听到雅莉的声音逐渐平静,刘芷伊开始跟她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线头”,并建议雅莉每天在相对固定的时间与孩子视频聊天,增加家人间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同时建议她准备一个眼罩,休息时给自己营造一个黑暗的环境。“哪怕只是入睡十分钟,也能让身体得到休息,情绪得到舒缓。”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听完刘芷伊的建议,雅莉直言心里已经踏实了许多。此时接到任务的她又紧急赶赴下一个核酸检测现场。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还记得动画里的那个‘大白’吗,臂膀坚实又温柔体贴,我常说我们就是‘大白’的‘大白’,为他们在心里支起一把遮风挡雨的保护伞。”刘芷伊说。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确诊“大白”希望尽快重返一线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能不能给我爱人打个电话,她已经确诊阳性,我担心她接受不了。我们都是医护人员,我正忙着防疫,拜托了!”一通特殊的电话打到了心理热线客服华文杰的手机上。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华文杰了解原委后才知道,来电求助者的妻子李女士确诊后身体反应较大,丈夫与其几次沟通仍然,李女士仍感到无助,后来甚至拒绝接听家人电话。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医务人员长期奋战在一线,长期应激下容易产生疲劳、焦虑等情绪问题,一些医务人员还因为确诊后被迫休息或被封控隔离在家,而产生强烈的内疚与自责,这需要专业人员予以疏导。”华文杰说。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咨询师秦海接到这个案例后,执行了回拨任务。与李女士沟通后,秦海发现其情绪已经逐渐稳定,而且还正与其他医护人员一起照顾100多号病患。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还有什么可以帮您吗?”面对秦海的提问,李女士只提了一个要求,即希望感染的医护人员能有一个独立病区,因为她想尽快恢复,以继续投入工作。李女士的要求经由上海市医务工会很快转到具体的方舱医院,相关帮助也将落实到位。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每通电话背后都是一个故事,很心疼‘大白’们,很多时候都想抱抱他们。”秦海说。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倾听方舱里的心声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心理医疗队还将热线海报带进了各方舱医院,帮助患者缓解情绪和心理压力。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医生,我明天就可以出方舱了,但现在返回小区的申请还没通过,我也担心自己的确诊经历可能给邻居带来麻烦……害怕大家不接纳我,现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该怎么办?”夜深人静时,张女士把不敢和亲人朋友诉说的心里话,在热线里悄悄吐露。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电话那头,咨询师意珏一边温言抚慰,一边帮她联系解决问题。很快第二个电话回拨过来。张女士知道有人为她的事在奔波,情绪安稳了很多,意珏又教她如何通过呼吸、冥想等方法进入睡眠。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帮助咨询者解决问题,同时缓解他们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慌和焦虑,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意珏说。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近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强调,各区将组建工作专班,与医疗机构做好信息接洽和转运,同时指导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出院人员,以及解除隔离医学观察人员居住地居(村)委会、物业单位做好对相关居民的解释疏导工作,确保不阻拦、不拒绝。张女士担心的问题得到解决。

<"text-indent:2em;margin-bottom:15px;">意珏表示,也有市民在崩溃边缘打来电话,咨询师会在情感上给予支持,让他们安全地宣泄情绪。在此过程中,咨询师也会和市民具体分析情绪来源,并用心理学方法帮助他们减轻焦虑。(裴龙翔)

<"dis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