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知识的危机

“了解他,就是爱他”。-泰迪熊

大多数知识危机都源于信息匮乏,而当前的浪漫知识危机则源于信息太多。浪漫信息的丰富使得浪漫领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矛盾、多样和灵活。丰富的恋爱选择方便了人们轻松找到恋爱(和性)伴侣,但却成为维持持久、深厚的恋爱关系的障碍。

丰富的浪漫知识

“你为什么要离开你离开我的那个人。” -水晶盖尔

知识(或信息)是一个混合体。一些流行歌曲,如 “了解他就是爱他”,表明了知识与浪漫爱情之间的密切联系。另一种观点则强调缺乏知识的好处,即神秘感在浪漫爱情中的作用。正如泰戈尔所说:”爱情是一个无尽的谜,因为它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解释”。积极幻想的价值在浪漫关系中也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幻想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这些对立的传统表达了知识与爱情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浪漫的知识通常是有价值的,但积极的幻想、无知和有限的好奇心也可能是有益的。

当今社会拥有丰富的浪漫选择,信息的价值远比过去的社会复杂得多。线下和线上都有大量愿意交往的伴侣,这不仅仅是一个量的因素,因为它对恋爱关系,尤其是对恋爱排他性问题有着深远的质的影响。由于没有明确的恋爱界限,同时又有大量可获得的、愿意交往的恋爱对象,爱情变得多变,因此,恋爱关系往往比过去更加脆弱(鲍曼,2003 年)。

恋人们会不断地怀疑该走哪条路,也会不断地为没有走过的路而后悔。丰富的浪漫机会和永远可能得到 “更好 “的东西,都会削弱承诺。因此,一项研究发现,一个人对另一种浪漫选择的吸引力越大,其主要关系的质量就越低(Belu & O’Sullivan, 2024)。当下与可能之间的差距永远无法弥合,尽管这样做似乎很容易。如此一来,丰富的浪漫机会就成了一种暴虐的力量,让我们无法享受当下。用老鹰的话说 “我们都是自己的囚徒”

应对这一危机的两种主要方式是 (a) 将直觉与思考相结合,(b) 在确定信息的优先顺序时建立重要的秩序。

浪漫丰富的直觉与慎思

“专家就是不需要思考就知道的人”。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认知的两个基本方面是思考和直觉。有意识的思考需要一段时间,涉及缓慢而有意识的过程,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自愿的。直觉是一种激活过去信息的处置机制,涉及自发、自动的反应,取决于进化和个人发展过程中设定的现成模板。我们在这里说的是 “习得的自发性”。

大量浪漫的选择降低了深思熟虑的效率,因此需要捷径;直觉提供了这种宝贵的捷径。因此,一项针对新婚夫妇的纵向研究表明,配偶的直觉自动态度,而不是他们有意识的深思熟虑,更能预测婚姻的满意度和幸福感(McNulty 等人,2013 年)。然而,过于依赖直觉是有风险的。虽然有些模板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共通的,但也有一些模板因人而异,从而产生误解。因此,需要将直觉和思考结合起来。

其中一种结合就是培养一种直觉的怀疑能力,以减少错误的直觉判断(Sunday,2023 年)。然而,这种怀疑能力与寻找错误和谎言有关,对于发展以信任和真诚为核心的恋爱关系来说并不是最佳选择。直觉和深思熟虑的更好结合包括两个阶段:直觉乐观主义和反思现实主义(Sjåstad & Baumeister,2023 年)。一见钟情就体现了这种结合。虽然在恋爱关系中,我们应该优先考虑心灵,但我们并不是情感直觉方面的专家,这往往需要通过深思熟虑来引导。

直觉之心往往更看重表面特质,如外貌吸引力,而不是深层特质,如善良和智慧。与葡萄酒专家主要分析固定状态不同,爱情专家应该分析未来性格和环境的持续变化。我们需要一种持续的、动态的直觉推理,这种推理随着时间的推移具有学习功能;机器学习已经具备了这种能力(Joel 等人,2020 年)。

在恋爱关系中优先考虑信息

“第二次结婚的新娘不会戴面纱,她想看看自己得到了什么”。海伦-罗兰

对伴侣有更多的了解可以增进亲密感和深刻性。然而,幸福与详细的信息并不一定相关:相反,常识性的智慧表明,过度的好奇心与不幸福相关。因此,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就是因为他们渴望获得更多的知识。同样,如果一个人的伴侣并不聪明,那么进一步的信息表明他的智力处于最低的十分之一,也不会让他们感到幸福(Ben-Ze’ev,2024b)。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逐渐了解伴侣的本性,主要是通过持续的共同活动。鉴于当前浪漫的丰富性,考察所有潜在伴侣是不明智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效仿专家的做法:利用经验法则,把重点放在潜在伴侣中对你最重要的几个 “交易破坏者 “和 “交易制造者 “上。因此,我们应该对想要关注或忽略的信息进行高度选择性。

如今,恋人们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屏蔽负面信息。尤其是在对方不忠的情况下,不闻不问是最好的选择。有些人认为 “如果我不知道,它就不存在”。其他人则更愿意知道伴侣的外遇,但可能仍然不希望知道所有的具体细节。玛丽亚姆-侯赛因(Maryam Hussain)及其同事发现,参与者报告说他们最想避免了解与伴侣过去和现在的性行为(包括不忠)有关的信息,以及伴侣的偏见。人们可能会回避了解那些可能会在他们的关系中引起冲突的信息,例如,了解他们的伴侣是否幻想过与其他人发生性关系。老年人比年轻人表现出更大的回避心理(Hussain 等人,2021;Ben-Ze’ev,2024c)。不过,也有一些男性在听到妻子的性过去时会感到兴奋,而不是嫉妒(此处)。

在浪漫的丰富性中,人们应该关注一些重要的正面和负面品质。重要的积极特质,如善良、智慧和敏感,可能是 “交易制造者”,能促进持久的浪漫繁荣。而主要的负面特质,如吝啬、愚蠢、自我主义和懒惰,则可能是 “交易破坏者”,表示非常不合适。考虑到大多数人似乎都遵循 “不超过四个交易破坏者 “的规则,而不是 “一个交易破坏者就完事”(Joel & Charlot,2022 年),这就增加了复杂性。这种情况需要直觉和深思熟虑的共同参与。

总之,丰富的恋爱选择让我们不禁要问,我们是否需要充分了解任何潜在的伴侣。一方面,恋人们希望了解现任伴侣的 “一切”;另一方面,这些信息可能对恋爱关系有害。浪漫的知识并不总是幸福的–无知往往更有益。两者的最佳结合是恋爱关系蓬勃发展的一种美德。

 

这篇文章基于我最近发表的文章《浪漫知识的危机》(Ben-Ze’ev,2024 年)。

 

相关推荐: 心理治疗现在很酷吗?

20 年前,我看着桌子上的学校接待员,母亲解释我迟到的原因: “她去看医生了” “实际上,我去做心理咨询了!” 我插了一句。 “我们管这叫’医生预约’,亲爱的。” 没过多久,我就明白了,治疗可能不是一件可以大声谈论的事情。我周一晚上的集体治疗课程是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