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天生的合作者

你是一个善于合作的人吗?人类的合作水平令人印象深刻。从聚在一起猎杀比我们大得多的动物,到建造庞大的基础设施,成功合作的例子比比皆是。人类进步的历史就是合作的历史!

合作与公益

还是这样?让我们来做个测试。想象一下,你和其他四个人每人得到 10 美元,你们从未见过,也不会再见面。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决定把多少钱存入一个共同基金。你可以把整整 10 美元都放进去,也可以什么都不放(保留你所有的 10 美元),或者你可以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其他人也可以这样做。你们可以私下做出决定,无需与其他人商量。

在每个人都做出决定后,共同基金中的钱将翻倍。每一块钱将变成两块钱。然后,问题来了,无论里面有多少钱,都将由你和其他四个人平分(无论你投入的钱比别人多还是少)。

如果每个人都投入整整 10 美元,那么 50 美元就会翻倍变成 100 美元。因此,你(和其他人)将得到 20 美元的回报。你的投资翻了一番!这就是合作的意义。

但是,等等。如果其他人都投入 10 美元,你为什么还要投资呢?如果你留着自己的 10 美元,而其他人每人投资 10 美元,那么基金里就会有 40 美元。加倍到 80 美元,再除以 5,意味着你将得到 16 美元,再加上你保留的 10 美元,总共是 26 美元!这就是所谓的 “搭便车”,因为你从别人那里获利,却不出钱。

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对理性(但利己)行为的分析被称为博弈论,但它通常相当严肃。在这种情况下,博弈论预测没有人会做出任何贡献。你每投入 1 美元,只能得到 40 美分的回报,所以你会损失 60 美分。但其他人每投入 1 美元,你就能免费赚到 40 美分。因此,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贡献一切,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贡献。为了纪念诺贝尔奖得主约翰-纳什(John Nash),人们把这一预测称为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即没有人会出钱,每个人加倍出钱的机会就会白白浪费掉。

这个例子被称为公共物品博弈,全世界数以百计的行为实验室都在研究它。它抓住了一个问题的本质,即为一个群体所享有的物品做出贡献,无论是为你的旧公寓楼安装新电梯提供资金,还是为道路、医院和安全街道缴纳税款。

在这些实验中,许多人都自愿捐款,至少是部分捐款,这与理性(利己主义)行为相矛盾。然而,很少有人会贡献一切,而且如果同一个人多次重复这个游戏,合作往往会在最后破裂,因为在这个时候,搭便车是不会有任何后果的。

合作与直觉

为什么有些人在不理智的情况下仍然会做出贡献?一些心理学研究表明,合作可能是人类的直觉。也就是说,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合作,这是根深蒂固的,只有当我们再三考虑时,才会被 “搭便车 “的好处所诱惑。

这是一种积极的、温暖人心的人类行为观点,让我们想起卢梭的 “野蛮人”(bon sauvage)。这方面的证据是,在一系列公益游戏实验中(兰德、格林和诺瓦克,2012 年),合作决策比保留金钱的决策更快。由于直觉决策往往更快,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合作决策应该主要是直觉决策。此外,通过给参与者设定时间限制,给他们施加时间压力本应增加直觉行为,却导致了更大的贡献(请参阅这篇文章,了解为什么以及如何在生活中避免时间压力)。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它太乐观了,不可能是真的。首先,其他研究人员指出,即使直觉决策往往很快,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快速决策都是直觉决策(Myrseth 和 Wollbrant,2017 年)。事实上,一个决策之所以快,还有其他原因,例如,你对一个或另一个选项的偏好很明确(这些在心理学中被称为心理测量效应)。此外,比较不同人的决策速度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快。而且,由于这两个原因,有些人即使有时间限制,也可能没有真正的时间压力。

其次,心理学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人类行为是嘈杂的。有时,你会在实验中走运(或不走运),得到一些以后无法再现的结果。这就是这里发生的情况:大规模、多实验室的再现工作(Bouwmeester 等人,2017 年)未能证实最初的效果。

合作是否直观?这要看情况。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通常情况下,”合作是直觉 “这样简单的答案朗朗上口,但事实却更为复杂。在几年前发表的一项研究(Alós-Ferrer 和 Garagnani,2020 年)中,我们测量了人们的亲社会性。广义上讲,这意味着与自己的福利相比,你有多关心他人的福利。我们还让同样的人在时间压力下玩公益游戏,但使用的方法是确保速度快的人也会有压力。结果发现,对于亲社会性较强的人来说,合作更为直观,而对于亲社会性较弱的人来说,搭便车更为直观。

这说明,有些人凭直觉就会合作,而有些人则不会。特别是在群体合作中,可能有很多人是后者。例如,其他研究表明,许多人可能对他人慷慨,但对群体自私。

这也意味着,合作并不是根深蒂固的。我们可能天生就不具备合作或不合作的态度。对于人类来说,直觉不仅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根深蒂固的行为。我们一生都在训练自己的直觉(因此驾驶汽车可以变得相当直观),而什么会成为直觉取决于你所处的社会环境、你的文化和你的个人经历(关于直觉的更多信息,请点击此处)。

不(如此)合作的好处

如果我们都非常合作(就像公共利益游戏中那样),我们都会过得更好。但这是不可能的。总会有一些搭便车的人:诱惑力太大了。而且,如果你是一个天生的合作者,他们就会利用你。

我们不应该指望群体中的合作会自发地发生,也不应该在合作没有发生时感到愤怒。毕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税法而不是自愿捐款,为什么我们的政客们会为这些税应该有多高而争论不休。也许,合作并不总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但这并不那么糟糕。市场合作的一个例子是,当企业同意提高价格以共同增加利润,而不是相互竞争时。这就是所谓的合谋,在大多数国家都是非法的,因为它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同样,罪犯之间的合作(”别和警察说话!”)也会伤害守法公民。

那么,你是合作者吗?如果你的答案是 “是”,你就会被人利用,如果你与错误的人合作,你可能会伤害他人。如果你的答案是 “否”,那么你可能会占别人的便宜,阻碍团体从合作机会中获利。你的答案也许应该是 “视情况而定”。幸运的是,现实生活没有公益游戏那么极端,它为你提供了大量机会与他人建立信任,决定何时合作,何时保持警惕并保护自己。

 

相关推荐: 敌意和善意的性别歧视:一枚硬币的两面

你是否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男人:他和蔼可亲、耐心细致、彬彬有礼,但离开时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他其实并不那么喜欢你?就像在所有魅力的背后,也许隐藏着你无法用手指触摸到的轻蔑或不屑? 你可能经历过一种叫做 “仁慈的性别歧视 “的东西。 什么是仁慈的性别歧视? 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