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之前,要有好奇心并多问问题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总是根据自己对生活中的人和情况的假设来做出决定和采取行动。我们确信自己知道同事最近丢三落四的真正原因(他很懒,认为我会挑起大梁)。我们制定了一个我们认为会赢的战略计划(我们知道客户会想要什么)。我们忽略了亲近的人正在退缩的迹象(这只是一个阶段,他们想一个人静一静)。

当我们根据假设和部分信息做出决策时,我们实质上是在下注。无论是招聘新员工还是推出新产品,我们都是在赌自己对形势的判断(他非常适合我的团队,或者这个产品比市场上的任何其他产品都好)是正确的。做出有根据的猜测本身并没有错–在存在未知因素和多种可能结果的情况下,这往往是唯一的选择。

但是,当我们对自己的结论如此肯定时,我们就不会考虑如果我们错了会有什么后果。我们不考虑还有什么可能是真的,或者我们遗漏了什么信息。我们不会寻求其他的解释或不同的观点。俗话说,当你假设的时候,你就做出了……好了,剩下的你都知道了。

泰德-拉索(Ted Lasso)的一则我最喜欢的插曲,说明了固步自封、忘记好奇心的危害。

Ted and Rupert
Source: Image from Apple TV+ Fair Use

在一个场景中,泰德在当地酒馆挑战鲁珀特,鲁珀特是泰德老板的前夫,也是里士满球队的少数股东。赌注很大。如果鲁珀特赢了,他就可以挑选里士满队最后两场比赛的首发阵容,这个决定对教练组影响巨大。如果泰德赢了,鲁伯特就必须在本赛季余下的时间里远离老板包厢,也就是远离他的前妻。鲁伯特同意了这场比赛,他显然认为这个可笑、友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国人几乎不懂足球规则,不会对他构成任何威胁。

飞镖比赛开始后,嘈杂的酒馆里传出了嘀咕声。双方实力相当,但五轮过后,鲁珀特已经领先,并在大声幸灾乐祸。泰德需要两个三点二十和一个靶心才能获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组合。鲁珀特嗤之以鼻,抿了一口香槟,但泰德似乎毫不气馁。

准备最后一轮时,泰德告诉鲁伯特,他曾在堪萨斯城的一面墙上看到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的一句名言: 要有好奇心,不要妄加评论。”我喜欢这句话,”泰德一边说,一边投出了第一镖,完美命中三倍20。

他继续说:”我回到车里,开车去上班,突然间我想到:那些曾经轻视我的人,没有一个是好奇的。你知道,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懂,所以他们评判一切,评判每个人。我意识到,他们低估我,与我的为人无关”。

泰德又瞄准了目标。”因为如果他们好奇,就会问问题。比如’你玩过很多飞镖吗,泰德?

飞镖落在了第一镖的旁边。

酒馆里鸦雀无声。

泰德笑着说:”我会回答:’是的,先生。从我 10 岁开始,每个星期天下午我都和父亲一起在体育酒吧玩飞镖,直到我 16 岁父亲去世。

飞镖击中了双靶心。完美一击,赢得赌注。

别误会,我和其他泰德-拉索(Ted Lasso)的粉丝一样喜欢看鲁珀特落败的场面,但作为一个问题狂人,我不禁在想,从这场对决中能学到什么教训。了解泰德的飞镖本领能让鲁伯特免于失败吗?也许不能,但如果鲁伯特能坦然面对特德比他想象中更厉害的可能性,他就会对自己的赌注多一些思考。当他夸夸其谈之后输掉比赛时,也不会显得那么愚蠢。

试试这个 下次当你做决定时,停顿片刻,把这个选择当作一个赌注。你在做什么假设?你可能遗漏了哪些信息?你可以向谁打听这些信息?这样做可以确保你不会让确定性影响你的判断,而是让你的好奇心在你行动之前做尽职调查。

 

相关推荐: 在没有道德欺凌的情况下为健康辩护

近几个月来,为支持一系列政策目标而进行道德论证的概念在公众对话中非常明显。这让我对 “进行道德论证 “这一概念进行了更仔细的思考,并促使我考虑一些关键问题: 我们所说的 “进行道德论证 “是什么意思?如何建设性地进行道德论证?怎样才能让不同意我们观点的人接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