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的普遍特征

在对自恋进行概念化和衡量的众多尝试中,出现了一个双重实体的共同主题: 自恋中的自大成分代表着自我膨胀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特质,而脆弱成分则代表着软弱和自我保护的需要。努力争取认可的自恋者能够也确实能够登上顶峰。然而,在前进的道路上,他们的敌意会让他们变得不讨人喜欢,一旦有人阻挠他们取得他们认为当之无愧的成功,他们甚至会适得其反。

尽管这种双重性已被广泛接受,但在 “纵向 “或个人主义文化之外,这种双重性仍相对缺乏检验。在以谦虚、自我牺牲和助人为乐为准则的社会中,对抗情绪又该何去何从?

自恋的普遍特征可能并不那么普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Danushika Sivanathan及其同事(2024年)认为,自恋 “核心 “的对抗性可能是个人主义文化所特有的。用他们的话说,”在集体主义文化中,对立的所有方面可能都不会起到那么有用的作用,因为在集体主义文化中,群体和谐优先于个人主义追求所固有的对立”。

作为从文化角度更广泛地理解自恋的第一步,Sivanathan 等人在几种现有工具的基础上开发了统一自恋量表(UNS),所有这些工具都是在西方文化中开发的。统一自恋量表最初由 29 个项目组成,用于测量自大和脆弱程度,但并不涉及权利和 “自恋型领导”(即通过主持节目来增强自己的自尊心)。该研究最初是在西方样本中进行测试的,因此也缺乏一个更广泛的跨文化数据库。

为了纠正这些局限性,澳大利亚研究小组首先对美国参与者(平均年龄 41 岁)进行了 UNS 测试,然后对中国(平均年龄 26 岁)和斯里兰卡(平均年龄 28 岁)样本进行了测试。他们的最终工具包含 35 个项目,通过检查其内部结构及其与自尊、外向性、神经质、合意性和权利的关系,对其测量属性进行了测试。所有量表都根据每个样本的具体情况进行了翻译。

在讨论研究结果之前,您可能会发现对 UNS-R(修订版)最终版本中出现的项目进行自我测试是非常有用的。尽管您过去可能尝试过一些在线自恋清单,但 UNS-R 提供了一套略有不同的项目,这些项目本身就具有耐人寻味的特质。您可以使用这些样本项目给自己打分,或者给您认为是自恋者的人打分,这些项目是根据中国和斯里兰卡样本的最终量表划分的。

每个项目的评分标准从完全不像我(1 分)到非常像我(6 分)不等:

条件性自尊(只有当别人钦佩你时,你才会感觉良好)

  1. 除非我知道别人喜欢我,否则我很难对自己有好感。
  2. 当别人不注意我时,我就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3. 当别人不注意我时,我会感到失望。

领导能力

  1. 我是天生的领导者。
  2. 如果我成为一名领导者,我将是最棒的。
  3. 我会比任何领导者都做得更好。

宏伟的幻想

  1. 我经常幻想自己受人敬仰和尊重。
  2. 在我的幻想中,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
  3. 我幻想成为世界上的重要人物。

虚荣心

  1. 我喜欢给自己拍照,因为我看起来非常漂亮。
  2. 我为自己的美貌感到自豪。
  3. 我很好看。

隐藏自己的需求

  1. 如果有人看到我的所有部分,我会感到非常羞愧。
  2. 我永远无法在别人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因为我太羞愧了。
  3. 如果人们知道我内心深处的真实面目,他们就会躲着我。

美国、中国和斯里兰卡样本的每个项目的平均分都处于中间位置,平均分上下相差 2 分。这应该能让您对自己的比较情况有所了解。

更重要的是,数据分析计划包括测试 UNS-R 在三个样本中的内部结构,其中领导力和虚荣心构成宏大因子,其他三个量表加载在脆弱因子上。

在确定 UNS-R 在不同文化中确实具有 “普遍性 “之后,作者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是,对抗性是否会在所有三个样本中发挥核心作用。尽管他们认为目前的研究结果只是初步的(需要进一步验证),但只有在中国样本中,宜人性才与自大自恋呈正相关。正如作者所总结的那样(再次提出注意事项): “这些研究结果表明,在更垂直的集体主义文化中,所使用的测量方法所捕捉到的合群性的各个方面,即同情和对他人的兴趣,似乎与自恋无关。

对立,重温

这项跨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复制了自恋中强烈的权利核心,同时复制了自大与脆弱的区别。

除了证明有必要在个人主义文化之外采取自恋措施之外,Sivanathan 等人的研究结果还说明了自恋者能够适应观众。如果对立情绪在他们试图获得钦佩的特定人群或文化中不起作用,那么寻求关注的自恋者可能会通过伪装成好人来达到目的。

在你自己的特定文化或群体中,不管你的国家流行什么风气,可能也是这样一种文化:在那些寻求进步的人身上,和善比下流更受重视。你可能不止一次被利用这种横向结构的人愚弄过。也许你曾与一个看起来只为集体利益着想的人共事或担任志愿委员会成员,但当你似乎获得了大部分的欢迎或钦佩时,他们却对你大打折扣。自恋者会使用他们嗅到的任何能够让他们出人头地的手段。

总之,这种对待自恋的新方法表明,将目光从个人转向更大的群体价值观非常重要。也许你并不总能保护自己,但至少你会更明智地认识到某人不怀好意的做法。

 

相关推荐: 男性忽视自我保健如何影响其伴侣

我们经常考虑自我保健对个人的益处,却忽略了照顾好自己(或不照顾好自己!)会给我们的伴侣带来怎样深远的影响。想象一下,一个名叫迈克尔的男人,五十出头,多年来一直忽视自己的健康。他工作努力,养家糊口,但他却绕过了例行体检,将日益增长的疲劳感视为衰老的副作用,对日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