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力在实现目标中的力量

目标的设定和追求都与心理健康和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都涉及到面向未来的思维能力。使用这种能力的另一种方法是进行心理模拟,想象未来的事件或状态,以及达到目标的方法。这两者并不相互排斥,可以协同工作。如果我们在头脑中模拟(想象)如何达到目标,以及达到目标会有多棒,我们可能更有能力实现目标。

心理模拟–一种人类特有的在时间中前进(或后退)的能力–也被实验证明与人们的情绪、生活意义感,甚至锻炼行为有关。然而,许多模拟研究要求参与者想象非个人的未来事件,而不是让他们关注与个人相关的目标。因此,我们对个人重要目标的心理模拟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知之甚少。

澳大利亚心理学家博-甘布尔及其同事最近(2021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试图填补这一空白。作者招募了 153 名澳大利亚成年人(98 名女性)进行了一系列访谈,收集了关于参与者的人口统计学、幸福感、情绪和认知能力的数据。此外,他们还要求参与者在三个时间段(短期、中期、长期)内思考他们想要实现的人生目标,然后要求参与者选择其中两个最重要的目标。(对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重复这一过程)。

随后,由一名训练有素的研究助理对参与者所选的六个目标逐一进行提问,并根据另外六个变量(目标的具体性、生活领域、目标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目标和动机是接近的还是回避的,动机是自主的还是受控的)对目标进行评分,该研究助理对研究假设和参与者的身份保密。

 

Source: RosZie for Pixabay

在模拟阶段,”参与者按随机顺序看到自己的六个重要目标,并在三分钟内想象和口头描述与该目标相关的一个或多个具体的未来生活场景”。每次模拟之后,参与者都要回答有关模拟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价值(积极性/消极性)、生动性、细节、清晰度、片段化和视角(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随后,我们对模拟的过程和结果进行了评估。

首次访谈结束两个月后,参与者完成了一份简短的后续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他们的幸福感和情绪水平,以及他们在六个选定目标中的每一个目标上所取得的进展。这样,研究人员就可以评估参与者在研究期间(T1)和跟踪调查期间(T2)的幸福感变化。

主要研究结果表明,目标的可实现性和控制感与幸福感之间以及目标对参与者身份的核心程度与幸福感之间存在很强的正相关关系。目标可实现性和控制感与抑郁症状呈负相关。(自我报告的目标清晰度、细节、生动性和积极性与幸福感呈正相关,与抑郁症状呈负相关。那些在目标清晰度上得分较高的人 “往往报告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目标取得了更大的进展”。

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一般来说,在 T1 阶段,目标的可实现性和重要性越高,模拟的清晰度越高,消极性越低,与 T2 阶段的幸福感越高、抑郁症状越低和目标进展越大密切相关”。

具体来说,”即使在控制了 T1 阶段的幸福感之后,目标模拟的较低消极性(和较高积极性)仍能预测 T2 阶段的幸福感,这些变量加在一起占 T2 阶段幸福感差异的 73%”。

总体结果表明,正如预期的那样,目标设定和追求的某些方面与幸福感之间存在密切联系。”与心理健康联系最紧密的是较高的感知可实现性、控制感以及较低的实现目标的预期难度”。感知到的目标可实现性是预测目标进展的最有力因素。

 

关于目标导向模拟,”模拟的情绪价值在预测长期心理健康方面似乎也特别重要。正如预测的那样,更高的幸福感和更低的抑郁症状与更高的清晰度、生动性和细节相关”。

总之,这项研究将更容易实现、更容易控制、情感上更积极的目标与更高的幸福感和更低的抑郁症状联系起来。此外,更清晰、更详细、更积极和更消极的目标导向模拟也预示着更高的幸福感和更低的抑郁症状。最后,积极的目标导向模拟强烈预测了两个月随访时的幸福感。作者总结道 “这些发现强调了目标导向想象与幸福感和抑郁症状的相关性,并突出了基于目标和想象的干预措施的潜在目标,以改善心理健康。

 

我们需要从更大规模、更多样化的样本中获得更多数据,而且这项研究的相关性设计使我们无法得出因果关系的结论。然而,这项研究提供了暗示性的证据,表明我们的心理健康可能会受益于定期花时间以清晰生动的细节想象追求和实现重要、可实现和积极的未来目标的做法。

 

相关推荐: 专家认识到他们的未知吗?

中国哲学家孔子说过这样一句话:”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就是知识”。然而,我们是否实现了这一理想,尤其是关于承认无知的部分?在这方面,专家与非专家有何不同?韩玉燕和戴维-邓宁在《行为决策杂志》(Journal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