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安德特人有宗教信仰吗?

查尔斯-达尔文并不是那个时代唯一倡导进化论的人。自18世纪最后十年以来,关于物种变迁的进化论思想已在西欧的知识界站稳了脚跟。

因此,早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于1859年问世之前,诋毁者就已经对进化论提出了一系列反对意见。其中包括对化石记录的抱怨。在化石中找不到任何进化论所要求的过渡形态。

 

达尔文和他的盟友们对这种批评有多种回应,有的强调产生化石的必要条件很少得到满足,有的告诫批评者只需耐心等待。一年后的1860年,过渡物种始祖鸟化石在德国被发现,这是一种同时具有爬行动物和鸟类特征的恐龙。

宗教信仰与逝者安葬

进入21世纪以来,考古发现层出不穷,从化石中提取可分析DNA的手段也不断发展。这些发现共同揭示了智人属中的三个新物种,并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祖先与其中一个物种,即丹尼索瓦智人(Homodenisova)以及尼安德特人(Homoneanderthalensis)杂交。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祖先与这些物种关系如此密切,而且至少就尼安德特人而言,他们还埋葬了一些死者,那么是否可以认为这些物种具有原生宗教的倾向呢?

这个问题让人联想到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宗教和宗教性首先应该如何定性。例如,埋葬死者是否足以证明两者之一?什么样的心灵会以这种方式对待死去的同类?正如丽贝卡-赛克斯(RebeccaSykes)所指出的,”尼安德特人既不忽视尸体,也不把它们当作垃圾”。

 

尽管如此,一些学者还是对尼安德特人的葬礼持保留意见。毕竟,尼安德特人只埋葬了一小部分死者,而且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尼安德特人的墓葬中没有任何墓葬物品(大概是来世使用的物品)。

针对这些对尼安德特人墓葬的保留意见,对尼安德特人的活动和我们五万年前祖先的活动进行一些比较观察似乎是恰当的。首先,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最早的无争议墓葬是尼安德特人的墓葬。其次,同时代的智人似乎也没有埋葬很多死者。与三万年前相比,他们此时的墓葬中也没有大量或种类繁多的墓葬物品。

 

墓葬物品问题再次表明,19世纪达尔文主义者的告诫是谨慎的。35年前,考古学家还没有找到任何令人信服的尼安德特人墓葬物品的证据。

但在此后的几年里,考古学家在尼安德特人的墓葬中发现了许多具有文化意义的物品。这些物品包括山羊角、马蹄、豹爪、鹰爪、羽毛,最重要的可能是在少数情况下发现了石器,即石器工具。

象征与仪式

最新的考古发现提供了各种形式的证据,证明尼安德特人的象征性生活比早期研究人员想象的更为丰富。例如,考古学家不再质疑尼安德特人是否使用身体装饰。他们使用颜料、羽毛、鸟爪和贝壳。十年前,一篇关于直布罗陀尼安德特人洞穴艺术的详细报道显示,这些雕刻比法国南部著名的洞穴壁画还要早数千年,而且是在现代智人居住在伊比利亚半岛的这一地区之前完成的。

 

由于宗教通常与集体仪式有关,在法国西南部布鲁尼克尔洞穴发现的尼安德特人遗址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原生宗教信仰的最有力证据。在距离洞穴入口约300米的一个洞穴中,有一个遗址,遗址由400多根石笋中的大部分石笋的中间直段建造而成,这些石笋被折断,在洞穴地面的两个圆圈周围排列成低矮的障碍物。少数石笋被用于大圆圈内的小型建筑,研究人员在这些建筑上发现了被焚烧过的骨头痕迹。圆圈周围的近100根石笋也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这些排列方式与我们今天熟悉的祭祀场所何其相似,令人震惊。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布鲁尼克尔遗址的建造和火的燃烧大约发生在17.5万年前,比智人进入欧洲还要早10多万年!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WereNeanderthalsReligious?
相关推荐:焦虑紧张咋调节三个方法请收好<>

为帮助市民做好心理防疫,哈尔滨日报社联合哈尔滨市卫健委开启防疫微课堂心理科普专栏,帮助市民正确面对心理健康问题。本期,栏目邀请了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三疗科主治医高泰嵩给出建议。正确认知积极面对不良情绪高泰嵩表示,人类在面对突发事件时,产生紧张、焦虑情绪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