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回忆的多样性

Source:KellyBulkeley

人们对梦的记忆频率差别很大。根据迈克尔-施雷德尔(MichaelSchredl)、我本人以及其他人的研究,当代西方社会的平均记梦频率似乎略低于每周一次。然而,同样的研究表明,有相当多的人几乎每天早上都能记起他们的梦,而其他人则很少或从不记起他们的梦。年龄似乎有很大的影响:年轻人往往比老年人记得更多的梦。性别也可能有影响,因为女性似乎比男性更常回忆起梦境。文化信仰也会影响梦的回忆。例如,毫不奇怪,对做梦持积极态度的人对梦的回忆率相对较高。而持消极态度的人则不尽然。因此,你对做梦的看法会影响你对梦的记忆频率。

你在这个范围内处于什么位置?无论你的年龄、性别或其他因素如何,在正常生活中,你多久会记得自己做过的梦?这是很有价值的自知之明。事实上,梦没有对错之分,也没有好坏之分。记忆力高的人并不比记忆力低的人心理素质高。与其从比较的角度思考问题,你可以简单地试着了解自己作为一个梦境回忆者的身份。这对你从所记得的梦中学习到什么有着重要的影响。对于不同记忆能力的做梦者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

丰富

经常做梦、梦境生动、细节丰富的人,其梦境想象力的渠道非常宽广。然而,由于梦境数量庞大,要想理解如此多的象征性信息也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对于这类回忆者来说,分析大量梦境的新数字技术终于为他们解了燃眉之急。这些技术可以在所有梦境中找出有意义的模式,并使这些结果易于掌握。

珍稀礼品

对于那些只是偶尔记得梦境,而且从来没有任何可预见性的人来说,这些技术就没有那么有用了。这类回忆者可能不会做大量的梦,但他们所记得的少量梦境往往包含非常丰富和有意义的主题和见解。只需对这些梦境进行长时间的认真思考,或许再加上素描、诗歌或歌曲等艺术形式的渲染,就能学到很多东西。对于这种类型的梦境回忆者来说,数字分析方法会让人分心,就像沉思艺术方法对于那些有大量冗长梦境需要考虑的人来说是不切实际的一样。

适度流动

许多人对梦的回忆介于这两种情况之间。对他们来说,梦境回忆的频率足以让他们感到正常和不足为奇,但又不至于频繁到每天都要做的地步。对于这类回忆者来说,一项简单而又刺激的活动就是探索做梦的深层潜能,不仅为自己,也为他人。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作品,都有许多有趣的故事可以供我们选择,这些故事彰显了潜藏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惊人的梦幻力量。黑客帝国》、《盗梦空间》和《OA》;乌苏拉-勒古恩的《天堂的车床》和尼尔-盖曼的《睡魔》;芭芭拉-特德洛克的人类学和哈里-亨特的认知心理学:这些只是梦境记忆能力中等的人可能会发现有趣和启发的部分资料。数字工具和艺术实践总能提供帮助,但这类回忆者已经做好准备,去扩展他们的意识,了解他们作为梦想家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他们的梦想能为社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