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的喜悦

Source:FamVeldShutterstockstandardlicense

许多人在12月31日告别了旧的一年。对于那些庆祝农历新年的人来说,那个充满反思、决心、美好愿望和烟花的时刻即将到来。不幸的是,我们对结束的态度–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事业–都不那么乐观。我们都希望有一个电影式的”大团圆结局”,即结婚或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然而,生活不会在这些高音之后滚动字幕,当事业或家庭不能持久时,我们也不会拿出香槟和派对帽。相反,我们认为这些结局都是悲剧性的失败。我们常常觉得自己也是悲剧性的失败者,随之而来的痛苦和折磨让我们失去了迎接新挑战的勇气,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改变对人生转折的看法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将结束视为生活的自然组成部分。高中毕业、搬离儿时的家以及大学毕业,都意味着我们要离开舒适的环境,去迎接未知的挑战。尽管如此,我们仍将其视为积极的变化。

然而,在童年和成年之间,我们对变化价值的信念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我们在亲密关系、婚姻、家庭和事业中给自己强加了一个终生稳定的标准。我们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有时甚至是耗尽心力,以确保连续性。

但是,任何父母、佛教徒或生物学家都会告诉你,生命就是不断的变化。除了死亡和税收,变化是我们都能指望的一件事。我们在一生中不断发展和变化,到达不同的阶段,形成不同的观点,在身体、智力和情感上变得与众不同。

对变化的恐惧无意中也是对进步的拒绝。如果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它就不可能–我们也不可能–变得更好。我们倾向于把持续性作为首要关注点,这就意味着我们忽略了时间、精力、自制力和脑力等认真投资所带来的红利,而这些都是我们在人际关系和事业上长期投入的。希望我们能像升学的孩子一样,学到足够的知识,为我们人生的下一阶段做好准备,成为朋友、恋人、父母和员工。当事业或亲密关系结束时,与其认为我们是失败者或被拒绝者,或许我们应该考虑我们正在毕业。每一次挑战都会带来损失和收获,其中最重要的是自由带来的快乐(往往不为人知)。

关注成长而非损失

与其对把我们(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推向世界的老板或恋人大发雷霆,或许我们应该把他们当作解放者或我们感激的导师来拥抱。毕竟,他们把我们教导得很好,即使我们学到的东西包括,我们热爱并希望能够长久的工作或恋情不再适合我们。

有时,我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改变就是摆脱糟糕的处境,比如一份糟糕的工作、一段受虐待或受压迫的关系,或者一段单向的友谊。即使是这些,也能给我们带来重要的教训,让我们知道今后应该避免什么,以及我们自己摆脱困境、自立自强的勇气。我们不应该因为”抛弃”了糟糕的伴侣或老板而感到内疚,而是应该意识到,我们正在为他们提供宝贵的一课,让他们了解糟糕对待他人的后果,并希望这也能为他们的成长和进步奠定基础。

我们谁也不欠谁,谁也不能永远为谁提供稳定的生活。我们不断变化的事实排除了这种可能性。正如赫伯特-斯宾塞早就指出的那样:”一个活的东西与一个死的东西的区别在于它随时发生的变化的多样性”。即使我们在一份特定的工作或关系中待上几十年,其内在的真实情况也与几十年前完全不同。也许我们欠彼此的是丹-萨维奇(DanSavage)的”露营规则”:努力让你的工作场所、孩子、朋友或爱人的状态比你发现他们时更好。

面对不可避免的情况–甚至为之庆祝

虽然结束可能会让人非常痛苦,也不应该轻易放弃一段长期的感情或工作,但事实上,无论我们愿不愿意,许多结束都可能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可以接受生命中不可避免的变化,也可以对它感到绝望。我们可以将自己视为生命学校的毕业生,也可以将自己视为创伤、抑郁和绝望的受害者。我们知道,失败的饮食会让孩子远离学习,但作为成年人,我们却没有把这种智慧运用到自己身上。

与其因为任何人生阶段的过去而感到泄气和失败,我们不如把精力集中到我们面临的挑战上。就像每一个新的一年一样,每一次重大的人生转变都应该是我们思考收获和庆祝进步的时刻。随着2024年的到来,我们应该下定决心拥抱生命中的终点,即使不是带着喜悦,至少也要带着优雅、幽默,最重要的是带着感恩。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TheJoyofEndings
相关推荐:生活没有意义<>

Sisyphus(1548–49)byTitianSource:ImageBankoftheMuseodelPradoPublicDomain在《西西弗斯的神话》中,阿尔贝-加缪谈到了人的欲望与世界所提供的东西之间的鸿沟。他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