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艰难的过去:4 个关键优势

童年遭受虐待往往会导致晚年生活不顺–但有些人却能获得积极的幸福。他们有哪些个人优势可以让他们战胜困难?这是南加州大学教授珍妮特-施奈德曼领导的一项研究的核心问题。

 

为了探讨这个问题,施奈德曼和她的合作者采访了21位成年人,了解他们在童年时期遭受虐待的经历。这些参与者在孩童时期曾与洛杉矶县儿童和家庭服务部有过接触,其中一些人还曾被寄养。研究人员主要询问了参与者的个人特征、家庭动态以及支持或阻碍他们成功的因素。在此基础上,他们对参与者的叙述进行了主题分析。

结果令人震惊。出现了四个首要主题,每个主题又细分为若干次主题。研究结果概述如下。

主题1:正确看待自己。参与者的叙述包括对个人和职业成功的反思。这一主题分为两个次主题:

  • 自我价值。学员们从学业、工作和整体生活的成功角度来看待自我价值。一些学员分享说,他们必须克服困难的环境和感受,并努力实现自我接纳。一位学员分享道”我必须重新爱自己,真正看清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因为在某些时候,我迷失了自己”。
  • 帮助者角色。对这些人来说,帮助者意味着分享他们的经验、提供经济支持、从事帮助性工作以及帮助儿童及其家庭。一些受访者从自己的奋斗经历中获得了帮助他人的灵感。一位受访者表示”所以,只要能够激励其他人,给他们鼓励,或者告诉他们你能行”。
    • 主题2:向前迈进。与会者还深入探讨了他们如何在生活中不断前进,以获得更大的幸福感。这一主题也有两个次主题。

      • 放下过去。与会者表示需要改变自己的”旧思维方式”,原谅过去给他们造成伤害的人。一位学员讲述道”我从一个受害者,总是讲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变成了一个幸存者,讲述我是如何克服困难,如何走到今天的”。
      • 面向未来。受访者对未来的规划包括教育、工作职业、生活和财务状况、家庭和旅行。
        • 主题3:应对生活。正如以下三个次主题所反映的那样,参与者依靠不同的应对策略来应对他们所面临的挑战性环境。

          • 界限。参与者表示,他们需要脱离有毒、可怕或阻碍成长的人或环境–通常涉及家人或朋友。在设定界限时,他们希望进行自我保护,并选择将哪些人带入自己的生活。一位学员说”我挑选,我选择……就是这样。我选择我的家人。我选择我的朋友”。
          • 常规。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的例行公事或日程安排,都提供了亟需的结构。参与者还表达了对可预测性和确定性的渴望,尤其是对他人期望的渴望。
          • 自给自足。这一分主题涉及不依赖他人、坚持不懈地实现目标以及崇尚独立。请看一位受访者的反思
            • 我不得不依靠自己,依靠我自己,就像好吧,我没有我的父母在这里。你知道,我没有人可以让我去仰望,就像,嘿,我妈妈会来救你的,或者我爸爸会来救你的,因为我爸爸总是在街上,他经常打我妈妈,所以那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
              主题4:创造意义。这一主题反映了参与者如何理解自己的生活,并将其细分为三个次主题。

              • 虐待。与会者反思了受虐待如何影响他们与家人和他人的关系,以及他们如何面对自己的创伤历史。一位与会者说”所以你看到比我更惨的人或另一种情况,而他们还在呼吸,这让你觉得,好吧,我会没事的”。
              • 寄养。参与者在寄养机构的经历好坏参半。许多人反思了失去家庭的困难,其他人则认为寄养很有价值(即使是在事后)。许多受访者从这段经历中获得了重要的意义,并对那些在他们的人生旅途中努力帮助
              • 他们的人表示感谢。一位受访者表示”我觉得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我遇到了那位女士。她肯定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个人感悟。通过自我反思,学员们认识到要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高兴和感激,要通过不断适应来提高自己,要明白人和世界是可以改变的,也确实在改变。

                • “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尽力去做,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当时想,嘿,你有一次机会,只要开心就好。从字面上看,就像,吸收负能量并将其转化为正能量。”
                  文章来源于:OvercomingaDifficultPast:4KeyStreng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