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了丈夫上级后遭遇的麻烦

秋季的一个深夜,我正在值勤,突然接到出警指令:辖区内有一住户女主人紧急呼救,称其本人正在遭受暴力伤害。那个女主人可不是个一般的家庭主妇,而是本地享有声望的企业老总,经常在报纸、电视上抛头露面。可同样是她,一年多来,我就已处理过她两次报警了。加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按照警务规定,我带上几名同事火速赶到了事发地――一套豪华住宅前。我走过去轻轻地一推门,门就开了。

“那个人呢?”我问。

“出去了。”她答。

我挨着她坐下,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她洁白的睡衣下摆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我慢慢地将它掀起,只见她的腿上伤痕累累,而大腿上方的抓痕更是触目惊心……她突然伏在我的肩头剧烈地抽泣起来。

那是一个无需隐瞒、也无需遮掩的晚上。在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屋子里,只有我和她两个女人。她彻底撩起了老总的面纱,终于向我敞开心扉。

我成了他百依百顺的“另一半”

我和施歌咏是自由恋爱。当初,施歌咏是我们大学校园里颇有名气的“音乐家”,而我,则是一个埋头画画的美术专业的学生。那时候,学校主要学俄语,施歌咏用富有磁性的嗓音演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不知道倾倒了多少怀春的女孩子。而我,只是施歌咏其中的一个崇拜者而已。没想到,一次校园活动时,施歌咏竟然主动同我打起了招呼,并且很熟悉地说出了我的姓名及班级。我顿时心跳如鹿撞!就这样,在我毫不设防的情况下,施歌咏一下子就闯进了我的心里。这样的爱情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在后来的大学生活中,施歌咏成了我的主宰,我呢,则心甘情愿地做起了施歌咏百依百顺的“另一半”。这,可能也是造成我以后婚姻不幸的一个原因吧。

大学毕业时,由于施歌咏在上海没有关系,迟迟未找到接收单位,我便请求父母帮忙给施歌咏联系了一家,可谁知道我的做法却伤害了施歌咏的自尊,施歌咏以“报效家乡”为由坚决地回到了老家。那时,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什么事情都由着施歌咏,便不顾父母的反对,紧追着施歌咏就过来了。

我们俩被一同分进了当地的一家国营企业,由于领导知道了我们的爱情经历,我们这对比翼鸟便被分在了一个部门。谁料,领导善意的安排反倒在以后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我成了丈夫的“顶头上司”

我们所在的那家国营企业的产品是外向型的,但管理上却十分落后,人浮于事。不久,施歌咏便受不了了,成天不是牢骚满腹就是大发脾气,与领导、同事的关系闹得挺别扭。我劝他埋头做事,他却声色俱厉地数落我:“只有像你这样的机器人才可以对这里的一切无动于衷!”我反问他:“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的话,那么企业里的事情又让谁来做呢?!”他狂妄地回敬说:“我是个天生的管理者,不是工人!”其实,对于企业管理上的混乱,我也深有感触,但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一场大的变革正要到来。

果不其然,两年之后,主管部门对我们企业的领导层进行了一次大换血,新的领导上任后又马不停蹄地着手建立中层干部队伍。那段时间,施歌咏在工作中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

一天晚上,我下班时却发现施歌咏不见了。平时我们俩大多一块回家,可这段时间他总是比我晚一点儿,因此,我没有太在意。晚上,他兴冲冲地回来了,一进门就得意洋洋地对我说:“你知道我干嘛回来这么晚吗?”还没有等我回答,他就神气地说:“领导找我谈话了,看得出他对我很欣赏,我的出头之日就要到了!”说实话,我看不惯他的这种表现,但他毕竟是我的丈夫,有了这消息,我自然也高兴。

可是,等到宣布中层干部名单时,我没有听到施歌咏的名字,却出人意料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我以为听错了,直到我所在部门的同事一个劲地向我鼓掌,我才明白过来。我看见,只有施歌咏面无表情地低着头坐在一旁的角落里。

我知道他的失落,因此,回到家里,我绝口不提工作上的事情。吃饭的时候,他突然举杯向我表示庆贺,我颇受感动,便借机安慰他:“其实,你的能力比我强,只要以后好好干,金子总会发光的!”没想到这句话却惹怒了他,他把筷子一甩,气呼呼地说:“别以为自己了不起,刚当上领导就教训起人来了!”说罢转身就到了书房。

当丈夫的顶头上司可真不容易。工作上的事情安排他做吧,又恐难以服众。加上他以前的性格比较张扬,同事们都喜欢拿我开他的玩笑,他便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就这样,我上任两个月不到,他就向主管人事的部长打了辞职报告。这在当时简直是一种“创举”。等我知道时,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在施歌咏“下海”的头五年里,正赶上私营企业刚刚兴起,他成天跟一个私人老板后面风风火火地跑业务。据他说,他的那个老板有着数千万的固定资产,业务范围广泛,将来极有前途。我听了很高兴,便鼓励他:“国家的政策会越来越开放,说不定将来你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公司、企业呢!”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激动地对我说:“是呀,你看我是个久居人下的人吗?跟在这个老板后面,我主要想长点见识,为自己的将来做准备!如果梦想成真,你也辞职,咱们一块干!”那段时间,我们虽然相聚的时间极少,但却充满了夫妻温情。也就是那五年时间,我因为工作出色而先后被提升为人事部长、副总经理。

丈夫用“手段”阻止我升迁

与我的步步高升相比,施歌咏的事业非但没有多少起色,反而遭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他的老板因为非法经营罪而被捕,企业被查封,而他也受到牵连,被拘留了。后来,还是我出面为他请了全市最好的律师,最终为他洗脱了罪名。但他却失去了份高报酬的工作,更主要的是,这对他的梦想无疑是当头一击。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愿意外出,也不愿社交,整天呆在家里,一言不发。看着我一天到晚风风火火的样子,他的心态开始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一天晚上,我刚回到家里,他就怒气冲冲地迎上来骂了我一句,然后把一张报纸扔在我面前。我莫名其妙,连忙捡起报纸一看,只见上面一篇采访我的文章,居然“吹嘘”我和文化不高、身为下岗工人的老公长期“相濡以沫”。我看到之后也颇为生气,当场就给宣传部长打了个电话――原来,这个宣传部长对我的家庭情况知之不多,未经证实就对记者说了这番话。我当着施歌咏的面把宣传部长狠狠地训了一顿,我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然而,我想错了。

总经理因为年事已高,即将退居二线,作为副总经理,我是当然的总经理人选。并且,总经理也向组织极力推荐了我。我一高兴就把这件事对施歌咏说了。没想到,麻烦接踵而至。

不久,主管部门就收到了几封匿名信,上面除了大肆捏造我的“经济问题”外,还诽谤我与总经理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主管部门经过一番调查后证明这些信件纯属无中生有,便建议申请公安机关介入,以法律手段严惩诽谤者。我在气愤之余,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施歌咏,谁知,当听到公安机关即将介入时,曾在拘留所里呆过的他“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向我坦白了一切,并请求我帮忙了结此事。

从施歌咏的口中,我才知道,我的每一次升迁都让他感到难堪。这次,为了阻止我升任总经理,他居然采取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我无法料到,自己曾经苦苦追求的恋人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看到他声泪俱下的样子,我欲哭无泪。

当我流着泪将实情告诉总经理,并请求他原谅时,这位可以做我父亲的老领导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语重心长地说:“与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你要慎重啊!”

这场风波过去之后,施歌咏也感到有失颜面,便主动向我提出离婚。他说,他已经认识到了我们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这样的不平等婚姻对双方都是不公平的。他的言辞十分恳切,态度非常真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那个风度翩翩的施歌咏。他的话也引起了我深深的自责:虽然施歌咏做得有点过头,但想一想他目前的处境,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千不该万不该我胜过了他!我哭着对他说:“荣华富贵,我与君共;艰难困窘,我与君同!”这句话是他当初对我许下的诺言,如今却传达出了我的心声!

丈夫开始变着法施暴

然而,事与愿违。那件事情结束之后,施歌咏虽然平静了一段时间,但不久,他就开始变着法折磨我。

施歌咏第一次对我施以拳脚,是在我出国考察回来后不久。由于需要将考察的情况及时向主管部门汇报,我一连好几天都加班加点。那天夜里,我三点多钟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打开门,意外地发现,卧室里的灯竟然还亮着。进去一看,原来施歌咏正躺在床上看书。见我回来了,他显得很兴奋。从他的眼光里我读到了一种久违的柔情。可是,我太累了,躺在床上就不想动弹。没想到这惹恼了他,他二话未说就用枕头砸我,接着狠狠地朝我的身上踹了一脚!猝不及防中,我的手打到了鼻子上,顿时鲜血直流……

那一瞬间,我的心沉到了万丈深渊。我与施歌咏牵手十多年来,他这是第一次对我动粗。我忍无可忍了,双眼直视着他。他并不示弱,喘着粗气冲我吼道:“你自己想一想,这么多年来你是怎么待我的?作为妻子,家里的事情你管过吗,夫妻生活你投入过吗?连女人最基本的能力你都没有,将来我到哪里去享受天伦之乐?……你是风光无限的总经理,可是,我不需要你的风光,我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妻子!”

施歌咏说的都是事实。由于工作的需要,我长年在外奔波,与他聚少离多,同样因为事业上的原因,我与他单独相处时也少了应有的情调;至于生育问题,那是我的难言之隐……听了施歌咏的话,我不得不羞愧地低下了头。

从那以后,施歌咏在我面前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不再沉默,也不再讲究风度,对我动辄拳脚相加。打过之后,他还振振有词:“打打闹闹是夫妻!你那么有成就,打了你,我也就有了成就感!”

这哪里是那个曾口口声声要保护我、给我幸福的施歌咏呀!我觉得他简直是得了精神病。为此,我特意到市精神病医院去了一趟。医生听了我的诉说后也表示怀疑,便想当面见见他。可是,当我抽出时间,准备陪他看病时,他却死活也不愿意。我又不敢说出实情,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说实在话,我也不止一次地想过和他离婚,可是,思来想去,却总下不了决心:我是总经理,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如果与他离婚,那么,我头上的光环就会顿然失色,更何况,我和他经历过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啊!十几年来,他任劳任怨地操持家务;从没有过令我难堪的绯闻;而且,他还守着当初的海誓山盟,答应陪我一辈子……现在,他还有可能是个不幸的病人!

一切都是我的错。于是,在他向我施暴的时候,我就流着泪哀求他:要打就朝不显眼的地方打吧,毕竟家丑不可外扬……结果,他的心越来越狠,手也下得越来越重,我不敢做声,害怕被邻居们听到,只得一次次地报警求助……

为了婚姻,她隐退“下去”

她一边说,一边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多么可怜的人啊!平时看见她在电视里讲起话来滔滔不绝、精明干练的样子,我怎么也难以把她同眼前这个没有主见的弱女子划上等号。我还没有从她的故事中回过味来,她忽然喃喃自语地说道:“我想做个好女人,好妻子。我如果辞职回家,还可以与他重归于好吗?”

抚摸着她的伤口,我本来想劝她勇敢地站出来对她的暴虐丈夫说“不”,可是,听了她的这句话后,我了……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过有关她的新闻报道。我难以想通的是,一个在社会上有着极高地位的总经理,为何却成了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责任编辑:zxwq)

文章来源于相关推荐:男人出轨后的四句真心话<>

婚外来的发生如今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问题,但是婚外恋的发生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依旧是毁灭性的打击,让很多原本幸福的家庭破裂,尤其是男人的出轨,对于女人的心理健康有很大的伤害。而男人出轨,以下四句话最真心。“我爱上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不一定就是婚姻不幸福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