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一等势利女人

我的一个无望的追求者,男,二十有九,博士在读,在时下的世道里,大概也算得上栋梁之材了。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因他坚持不懈的缘故,也就维持着君子之交。

元旦在即,他的激情被节日烘暖,脑子里开始幻想红袖添香夜读书的美妙。他在QQ上邀请我说:3号晚上你来,到宿舍陪我读书。态度奇突,仿佛以他经天纬地之才,这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衡量一下,回:那么你管接管送吧。他毫不犹豫回过来:才不呢,你那里那么远。

我冷笑冷笑冷笑。

打回去:零度夜里,自掏腰包,服侍过你,自来自去,恐怕找小姐都没有这样便宜。

他闷了一会,回:朋友是无价的。你怎么这么现实。好像他十分纯情。

老天保佑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记得当年亦舒在书中写道:有一种男人,约了女子外出,深夜让她独自过海回家。他看她没有事,下次再来约–深以为诧。倪女士被香港男人宠坏,不知道大陆男子中不做这种事的目下才算凤毛麟角。

如我这般勇做小人的,就马上高帽多多,现实,精明,势利,或者嗤之以鼻:你们还说要独立呢。似乎独立意味全情投入,危险自付,盈亏自理,一切与他无干。那么我为什么要一怀风雪,钱袋清空,赶了三千里路云和月跑去装饰并温暖他的夜晚,然后踽踽独回?我又不爱他,见到他并不使我快乐,难道仅因为他是男人?为了一件明明只能娱乐他的事我要付出那么多,他还以为理所当然呢。当然我要现实,要势利。因为这时代做女人已经必须如此。

在一群如此贪婪地吞噬着女性们的温情付出而不自知的男人们面前,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变得越势利越好。

在嚷嚷着男女平等而事实绝不平等的今天,一个男人上不能报效祖国,下无心保护妇孺的情形,已经司空见惯,不再是一件可耻的事了。那么我们自己保护自己总可以吧。物质世界,什么不要计算成本,男人请的每一顿饭都有现实意义,从拉手到接吻最后上床,在他们可能意味着精确的餐饮费,车马钱,旅馆发票。数目控制严格是一种投资项目,鲜少有负利润。更有精明到底的,几杯茶就收买一个女子的灵魂,为他生为他死,为他倾家荡产在所不辞。每隔一段社会新闻就出类似版面,天下纯情女子何其太多。可值得?什么不做个势利的女子?出门约会时先掂一下对方的斤两,在没确定他会有一颗真心之前,节省使用你的SK2,雅诗兰黛还有KENZO,护好你的口袋,爱惜你的付出。除非他把铂金戒指套到你的手上,永远别急着和他同甘共苦。你的钱也是一分分苦赚来的,并不因为你渴望爱情它们就该贬值。那个值得你付出的人必定会懂得心疼你的付出,在你那样辛苦之前,他已经会用温暖的怀抱化解。

会不会一生都碰不到这样的人?我不知道。

但是惟其如此,那些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那些需索无穷又毫无廉耻的,我们才更要在冷笑闪避的同时,说:去死!

(责任编辑:zxwq)

文章来源于相关推荐:离婚的我错过了爱我的人<>

思绮是一位单身妈妈,今年3岁,在一家房产公司担任销售经理。她是别人眼里的女强人,所以,当她红肿着眼睛来找我的时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这几天我太痛苦了,如果不把话说出来我会憋死的。”思绮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着急切的神情。我妈妈是一位上海知青,当年响应国家号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