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在影响力投资中能发挥什么作用?

Samuel Wilson 和 Diane Sivasubramaniam 合著

正如Deborah Burand和Anne Tucker(2019年)所概述的,尽管通过做生意来做好事的雄心并不新鲜,但在社会企业投资中实现这一雄心的蓬勃发展却令人耳目一新。

影响力投资被定义为一种旨在为个人投资组合和整个社会带来积极回报的投资策略,它是一个巨大且不断发展的领域。目前,社会企业投资者管理着价值超过万亿美元的 “社会企业 “资产。

律师在制定支持社会企业投资的协议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帮助客户构建和记录新的法律形式、投资工具和产品。社会心理学在社会企业投资以及在以社会企业为导向的法律实践中促进有效流程方面能发挥什么作用?

在最近由社会企业投资法律工作组和格鲁宁中心(Grunin Center)在纽约举办的 “社会企业精神和社会企业投资中的法律问题–在美国及其他地区 “会议上,我们有机会探讨了这些问题。

尽管有几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列出的影响力投资的四个核心特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框架,帮助我们思考在影响力投资的背景下,心理学如何为律师的工作提供参考。

1. 意向性

第一个特点是有意性。影响力投资的特点是有意为可衡量的社会或环境效益做出贡献。换句话说,影响力投资的目的是造福大众。

然而,尽管改善公益的努力值得称赞,但 “公益 “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在一个多利益相关方、权力共享的世界里,每当我们寻求为公共利益采取行动时,我们需要考虑哪些含义?

尽管 “公共利益 “或 “共同利益 “等术语的含义似乎不言自明,但事实并非如此。从哲学到心理学,专家们对公共利益的论述不胜枚举,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并不存在单一的、确定的公共利益。

最近对民间公益概念的研究表明,非专业人士对公益的信念包括三个相互交织的概念:构成公益的 “物品”(结果)、实现公益的过程(过程)以及公益的受益人(受益人)。正如哲学家汉斯-斯鲁加(Hans Sluga)所指出的,关于公益的规范性命题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各不相同。

2. 在投资设计中使用证据和影响数据

第二个特点是在投资设计中使用证据和影响数据。这意味着影响力投资的设计不能凭直觉,而是需要证据和数据(如果有的话)来推动明智的投资设计,从而为公共利益做出贡献。

但我们如何使用证据和数据呢?我们不是算法,不能客观地权衡和综合数据来决定决策。作为对证据和数据进行决策的人类,我们会受到偏见和盲点的困扰。

例如,考虑一下 “事后诸葛亮 “会如何影响我们对公司业绩的评估。如果我们知道一家公司已经达到(或没有达到)其财务业绩目标,那么我们对该公司任何其他数据的评估都会受到影响。这种认知会让我们对导致这一结果的公司流程或决策的优点视而不见。

一系列其他偏见可能会影响我们对风险的决策、对成败的责任归属、对道德应得性的判断,甚至影响我们选择考虑哪些证据和数据。社会心理学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是,虽然我们应该渴望在社会企业投资中依赖数据,但我们不应假定自己有能力客观地权衡这些证据。

3. 管理影响力绩效

第三个特点与管理社会企业绩效的要求有关,即必须以创造可衡量的社会或环境效益为目标来管理投资。除其他事项外,这包括建立反馈回路和沟通绩效信息,以支持投资链中的其他方进行影响力管理。

在这里,社会企业投资需要动态的信息交流,让利益相关者有机会提供意见(也称为 “声音”),帮助这些投资产生更好的结果。

数十年的心理学研究表明了发言权的重要性: 当人们觉得自己在决策过程中拥有发言权时,他们会认为决策过程及其结果更加公平,并对决策人做出更有利的评价。

在社会企业投资中,话语权通常是通过社区咨询来实现的,即那些将受到投资影响的人有机会就投资进行咨询。但话语权并非没有陷阱。一些学者对 “虚假意识 “提出了警告,即话语权被当作一种工具,用来愚弄人们,让他们对实际上并不公平的结果感到满意。

如果社会企业投资依赖于社区咨询和其他形式的发言权,那么心理学家就可以为这些咨询过程的循证设计做出贡献,从而使利益相关者能够以有效且符合道德规范的方式参与决策过程。

4. 促进行业发展

第四个特点是要求社会企业投资者为社会企业投资行业的发展做出贡献。这就要求社会企业投资者通过分享他们的经验,使其他人也能从他们的经验中学习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和环境效益,从而为行业的更大利益做出贡献。

在法律实践中,既要致力于传统的利润目标,又要实现额外的社会效益目标,这意味着什么?或者在使用现有法律的同时创造新的法律形式,这就要求将经过考验的良好或最佳实践与创新的 “下一个 “实践相结合。

所有这些都表明,社会企业投资在实践层面上的成功,以及对行业发展的更多无私贡献,需要矛盾和元矛盾的领导力(例如,在公益矛盾的背景下理解和领导)、创新的双面领导力(例如,维持对现有法律的利用)、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例如,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例如,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例如,对社会企业投资的双面领导力)、 创新领导力(例如,持续利用现有法律和创造新的投资工具)和综合领导力(例如,促进改善公益所需的跨组织、跨部门和/或跨管辖区的伙伴关系)。

因此,尽管不是显而易见,但心理学可以通过无数种方式帮助促进社会企业投资的有效进程。心理学可以揭示出许多偏好、偏见和盲点,这些偏好、偏见和盲点会影响我们对风险的决策以及对道德价值的判断。总之,心理学在社会企业投资中的应用数不胜数,对这一新兴领域的方方面面都有影响。

注。本文章的一个版本曾在社会企业家精神和社会企业投资的法律问题–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由社会企业投资法律工作组和格鲁宁中心主办的会议上发表。

相关推荐: 孩子犯罪,父母有责任吗?

父母是否应为子女的犯罪行为承担法律责任?我们的法律和心理责任是什么?如果我们的孩子在心理健康方面遇到困难,如果我们不主动干预,我们是否要承担责任?此外,当他们看似内向的孩子拿着自己提供的枪支变成校园枪手时,父母是否应该承担责任? 现在,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