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出轨气疯了前妻

在汉打工的陈惠认识了一个四处漂泊的男人巫刚,巫刚虽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但他温柔善谈,对陈惠体贴入微,很快,陈惠就成了他爱情的俘虏。当巫刚向她求婚时,她毫不犹豫地抛弃一切,带着两个儿子来到巫刚身边。可这时,巫刚却要和一个年轻、有钱的女人结婚了……

虽然34岁了,但从小在水边长大的陈惠皮肤依旧如少女般柔滑,如果不是目光呆滞,她应该是漂亮的。3个月前,她与巫刚发生争执时,从4楼掉下来,丧失了基本劳动能力,而那个声称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却像人间蒸发般,再也没出现过。

爱上一个到处飘的人

认识巫刚时,我在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每次来酒店吃饭,巫刚都会点名让我服务。我问他是做什么的,他总说:“我是到处飘的,四海为家。”虽然他花钱很大方,但身上的衣服却总是皱皱巴巴的,不是线缝裂了,就是扣子掉了。有一次,他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背心来吃饭。当他夹菜时,我发现他的背心右侧有个很大的破洞,我忍不住笑出声,问:“这样的衣服怎么还穿出来。你老婆也不管你啊?”没想到他双眼红红地说:“我没老婆,我老婆死了。”见勾起他的伤心事,我不敢说话了。可能是想调节气氛,他说了句:“你做我老婆好不好?”我的脸一热,没有回答,心却怦怦直跳。

回到宿舍,我整晚都睡不着,回味着他对我说的话。我知道作为一个已婚女人,我不应该这样,可是,他给我的感觉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我21岁出嫁,老公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有了孩子后,矛盾更多。如果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我根本不会来武汉打工。以前在老家,我并不觉得这样的婚姻有什么问题。可出来后,见的多了,我渐渐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我很失败。而巫刚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

第二天,巫刚约我吃夜宵。当晚,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可能你会觉得我很随便,但我们彼此都被对方深深吸引。那晚,我知道他是做建筑的。一个月后,他要去南京的工地工作。我马上辞去工作,跟着他一起去了。

和他在一起,我才体会到做女人的好处。虽然他长得不怎么样,但他很温柔,很会照顾人,只要见过他的女人都说他很有魅力。在一起时间久了,我渐渐了解到他以前的事,也知道了他妻子的死因。

他刚上班时,年纪小,嘴巴又甜,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并且跟几个女人关系暧昧。他妻子想不开,气疯了。疯病一发就是十多年,最后一病不起。他说他那时太年轻,只知道玩,等到妻子犯病后,后悔已经晚了。他说他妻子犯了十多年的疯病,他也受了十多年的煎熬。知道这件事后,我很心寒,可看他一脸的痛苦,我也不忍心说什么了,更重要的是,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为他离婚,他却要娶别的女人

和巫刚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越爱他,他带给我的快乐是我无法从我老公那里得到的。可我又不忍心离婚,只想拖一天是一天。可巫刚不满足这种日子,他强烈要求和我结婚。他说他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像一些时髦的年轻人玩同居不太好,一定要有名分。看我犹豫不决,他知道我是舍不得两个儿子。他说他一定会对我的儿子比亲生的还好,我离婚后只要带着两个儿子跟着他就行了。

他的话犹如给我吃了颗定心丸。去年9月,我回家提出离婚。我和前夫感情本来就不好,他一听说我什么都不要,还肯抚养两个儿子,立马就和我办了离婚手续。拿到离婚证的当天,我带着两个儿子和几件换洗衣服来到武汉。孩子要读书,巫刚便给我在武汉租了套房子,给孩子找好读书的学校后,就急急忙忙赶去了广州的工地。

虽然我们不能天天在一起,可我过得很开心,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了。而且他对我越来越好,每个月都会回武汉看我,一住就是好几天舍不得走,有时还要我赶他,他才万般无奈地回到广州。

他不在的日子,我天天在日历上画圈,数着他回来的日子,也算着我们结婚的日子。因为他说,等广州的工程一做完,就和我结婚。在我脑子里,这辈子就是跟他了,从未想过会发生什么变故。他对我的好也没因为时间和距离有所改变,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像刚认识一样,哄着我,疼着我,想方设法讨我欢心。

今年6月,广州的工程终于完工了,他兴高采烈地回到武汉,还给我带回一大堆礼物。从他回来那一刻起,我每分每秒都等着他向我求婚,可等来的却是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婚讯。

他回家的第二天,非常慎重地说有事商量,希望我有思想准备。我还以为他要求婚,笑着说:“有什么好准备的,要说什么,你说吧。”万万没想到,他告诉我他要和梅丽结婚!他说完第一句,我就如五雷轰顶般,被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傻呆呆地坐在那里继续听他说。他说梅丽是他家人给他介绍的,在广州做服装生意,28岁,离过一次婚,很有钱。他还说他并不喜欢像她这种事业型的女人,和她在一起没有家的感觉,只是迫于家人的压力才要娶她的。他由始至终对我的心都没变过,我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和我在一起他才有做丈夫的感觉……

等他说完,我问他:“你结婚了,我怎么办?”他说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爱我,还会照顾我,照顾我的儿子,他向我保证,和我在一起的时间绝对比和梅丽在一起多。

听完这些话,我闷在胸口的痛苦终于爆发出来。我冲着他大喊:“你滚,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说完拿起身边能抓在手里的东西扔向他。他说了句“等你冷静下来,我再找你”,就打开门快步跑了。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我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我身心俱损,他却消失不见

晚上,我强忍着痛苦,哄着两个孩子上床睡觉。孩子睡着后,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想着这几年发生的一切,越想越不相信白天的一切真正发生过。我拿起他平时爱喝的白酒,昂起头就往嘴里灌。不一会,我就觉得头晕晕沉沉了。

我摇摇晃晃地打开门,走啊走,走了很久,来到他父母家的楼下。看见他家的灯还亮着,我就爬上4楼敲门,我要问他,白天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敲了很久,他终于将门打开了。他家除了他父母,还有一个穿睡衣的年轻女人,我想她一定就是梅丽。虽然我的头很晕,但我记得很清楚,他说过他爱的是我,虽然他和那个女人都在广州,但他从未碰过她,连亲一下都没有。可现在,那个女人却穿着睡衣在他家,原来我一直都是个傻子,他们俩好了很久,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什么父母介绍的,什么父母逼他结婚,全是骗我的。我气得和他吵了起来,还动了手。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完全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醒来时,已是8天后了。我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喊他的名字,可他并没有出现,我的病床前只有我的父母和我的儿子。

父母告诉我,我从他家阳台上跳了下来,手脚全摔断了,大脑也严重受伤。而他将我送进医院,放下2万元医药费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我不相信父母说的话,不相信他会这么无情无义。我想一定是我的父母恨他害了我,不让他来看我。我也恨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再想他。可我还是相信他对我是有感情的,还是盼着他会出现在我面前。可我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什么都没盼到。

当我能下床走动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瞒着父母,悄悄地叫了辆的士,来到我和他生活过的“家”,直到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我才相信父母的话,他再也不会来看我了。那个曾经给过我许多欢乐的屋子失去了他所有的印记,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全都不见了,连一张照片也没给我留下,就连我的电话本上,所有和他有关的电话号码全被撕掉。这场我以为会带来幸福的所有痕迹全消失了,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不,也不能完全消失,他还是留给了我一些东西,就是你现在可以看到的:我丧失了劳动能力的,反应迟钝的大脑,还有以后不知该如何生存下去的光阴。

(责任编辑:zxwq)

文章来源于相关推荐:三个故事带你走出迷茫<>

如果早上醒来,你发现自己还能自由呼吸,你就比在这一周离开人世的1万人更有福气。如果你从未经历过战争的危险、被囚禁的孤寂、受折磨的痛苦和忍饥挨饿的难受……你已经好过世界上5亿人。如果你的冰箱里有食物,身上有足够的衣服,有屋栖身,你已经比世界上7%的人更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