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追到手后为何不在乎

我的嗓音条件比较好,初中毕业后,我直接去读了一所广播电视学校,毕业后我从事过许多不同的职业。我虽然文凭不高,但始终很自信,毕竟很早就步入社会,比别的同龄人要成熟一些。

现在,我一边在一所大学自修本科课程,一边在声讯台做话务员,是专门给市民咨询各种政策和帮助查询考试结果的。提到声讯台,很多人会有不好的联想。我每天的确也会接到许多不三不四的骚扰电话,因为我们每月是有话务量指标的,所以有的同事偶尔也会为完成指标和那些人聊一会儿。我是一个特别讲原则的人,不愿和那些人多说,常常完不成工作任务。但我从不后悔。

今年“十一”期间,我上连班。因为是假期,咨询的人特少。正当我百无聊赖地打盹时,电话响了,当时已是深夜,这个客户询问了一个电话号码,我告诉了他。他好奇地问我怎么节假日这么晚还在工作,我出于礼貌回答了。接着,他又问了我几个问题,也许是太郁闷了,再加上他也不是那种讨厌的人,我们聊了起来。他叫杨树,是做小灵通售后服务的,他问我的名字时,我编了一名字,说我叫李玉。

那晚之后,杨树天天给我挂电话。他的小灵通是拨打包月的,他主动提出天天挂在我的电话线上,从不挂机,直到我下班。我欣然接受了,话务量一个劲地往上蹿。

因为他每天给我挂电话,所以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他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吃午餐,说了些什么,我全一清二楚,感觉自己有点像偷窥他的生活。但是,他并不在意,而且很乐意。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他家和我家住得很近,只隔几栋楼,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当他也知道我们两家住得很近时,就经常到我们那里打听我,很快他就找到了蛛丝马迹。

有一次我拿我爸的小灵通给他打电话,正好我爸说了一句:兰兰,我上班去了啊!他马上警觉地问我,你是不是不叫李玉?还问电话是不是我爸的。我还是咬牙不承认。我真是低估了他的能力,不到半小时,他就根据小灵通的号码查出我爸的姓名和我家的地址,打过电话来,第一句话就说,你爸不姓李啊!我又随口瞎编,说我跟我妈姓。

杨树真是太自我了,有时像个任性的孩子,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也不管别人的感受。从那天查姓名、地址之后,他每天下午4点堵在我家楼下。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挺阳光的,一身休闲装,手上带个Nike护腕,看上去像是刚打完球。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一路上他挺能说的,总能把我逗得很开心,他还在大路上对着我唱《征服》,弄得我脸直发烫。他说,不想让我们像《向左走,向右走》里一样,始终没有交点。

后来我们就总见面了,其实大多是他刻意在等我,有时是在我家门口的车站,有时是在楼下的网吧。有一次,我坐在网吧里,收到他一条短信:“你回头看看!”,我一回头,他就在我身后,吓了我一跳!原来,他的小灵通绑定了移动QQ,只要我一上线,他就知道。

后来,我开始回避他,因为他看起来太玩世不恭了,像个花花公子。可他却总把我当女朋友看待,每次见面,我对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你回去吧”,他总是顽皮地说:别老是让我走,我不想再和你玩“龟兔赛跑”了,我也笑了笑说,明明是你自己每天“守株待兔”嘛。

得知杨树的家境后,我妈不同意我和他交往。其实,我们也不算在交往,只是杨树“剃头挑子一头热”。我知道我妈一直都挺喜欢我以前那个男朋友的,他家境好,学历也高,只是去了广州,我们才分了手,但他一直和我保持联系,还在等着我。

自从知道我家人不同意后,杨树好像知趣地在疏远我,以前是每天打十几个电话、天天在我家楼下等我,这时电话也不打了,人也没了踪影。当时我心里还真有点失落,也许是习惯了他天天那样猛追,习惯了他的霸道吧?可转念想想,他虽然追得猛,其实并没有以前的男友对我好,他们完全不是一种类型。

可是我想了好久,还是跳不出他的圈子,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呆呆地想了一个晚上后,我发现自己真的是爱上他了。爱上他,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性格,可是爱上一个人需要这么多复杂的理由吗?不需要!

第二天,我给杨树写了一封长信,告诉了他我爱他。他看完信后,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下楼,然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牵起了我的手。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恋爱还没有等到热恋期就有了危机。

杨树家境不好,所以他比别人都努力地挣钱,把金钱看得很重。和他在一起时,我一般都比较节俭,经常是我主动付钱买单。日子久了,他也就习惯了,觉得这都是应该的,也许,提起钱真的有点俗,但是我多少会觉得他有点不舍得在我身上花钱,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人觉得不被在乎。

也许真是得到就不懂得珍惜。杨树追我时跟追到手后的表现大不一样。他很少给我打电话了,倒总是我打电话给他嘘寒问暖。女孩子总想有人疼,可他就是这么三分钟的热度。

我们见面也少了,他每天晚上8点半才回家,我总是眼巴巴地盼着他下班回来约我出去走走。我每次都在楼下的网吧里等他,有一次,等到1点半他还没来,电话也打不通,我只好灰溜溜地回家了。那天晚上,我又是呆呆地想了一个通宵。难道追到手了就这么不在乎吗?

那晚,枕头湿了。

第二天,我肿着眼睛问他怎么回事,他都没有抬头看我,也没有一丝歉疚,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回家后很累了,睡着了。

也许,他觉得他追到我了,就不用再在我身上花太多功夫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挣钱。他曾经对我说过,他以后结婚,要有房有车,即使不和我结婚,也总是要结的,所以现在必须努力。这虽然是大实话,可我听了很不舒服。

昨天,我又跟他长谈了一次,他只说再好好想想。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想明白,在恋人间,有太多的东西远比金钱更重要。钱可以慢慢挣,而两个人之间的有些东西,失去了,永远没法再弥补

(责任编辑:zxwq)

文章来源于相关推荐:男人吃醋也要吃出至高境界<>

世间男女鲜有不吃醋者。调味品中的醋,人们可以互通有无,共吃之时其乐融融,融洽彼此感情。而情感之醋却不宜与人分享,只能由酿造者独享,吃醋的滋味很难向外人语。人吃醋皆因一个情字,眼看着自己钟情的某个异性另有所爱,或怀疑自己的“另一半”移情别恋,性情男女难免心生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