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种中国非主流的小趋势

  中国小趋势

  公众需要大趋势,知道“这个世界会好吗?”;公众也想知道小趋势,看自己是否与社会合拍同调。

  大趋势关乎理性,小趋势关乎情感。大趋势紧追全球化,小趋势体贴本土化。大趋势是金钱不眠,小趋势是人文关怀。大趋势是商业价值决定流行文化,小趋势是小众保留私人个性。大趋势的钞票味和血腥味,不如小趋势的体温。

  什么是小趋势?它们是非主流的、在萌芽状态的、具体而微的、从属于社会神经末梢但最贴近人心的那些未来潮流、未来行为和未来生活方式。在一向为统计局、传媒和社会学家忽视的小领域,众多小趋势构成公众安全感和生活信心的重要来源,公众将避免瞠目结舌、不明所以地接受现实。

  美国马克·佩恩的《小趋势》出了中文版,中国还未有基于中国本土的小趋势报告。《新周刊》采访了15位各界达人,分析总结了88种中国的小趋势,以期为未来的中国小趋势议题和报告做一个导引。

  盛世中国正因小趋势的发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可能性和戏剧性。

  小趋势里的中国大趋势

  你不再是新时代的一颗螺丝钉,而是新浪潮里的一朵小浪花。小趋势为个人提供了多元化的选择,也为一个民族扩宽了进步的空间。

  “美国因为滞胀问题难以自拔,再次陷入经济危机。中国独善其身,成为唯一的赢家,并从2013年起,正式进入盛世。中国人从此人人都觉得很幸福、很满足,对于那些叫人不快的事儿,差不多都患了健忘症,进入了集体失忆黑洞,而稍微明白一点儿的,都进入精神病医院。”

  这是博友陈述的陈冠中小说《盛世:中国2013年》剧情。微博上流传的剧情则是:2013年的三里屯的星巴克更名旺旺星巴克,桂圆龙井拿铁热卖——这让你想起了在未来的2012年,准确说是电影里的《2012》年,盛世中国刚刚在大灾难里拯救了世界。

  中国如同打了兴奋剂。你活在大国崛起的迷梦之中,活在被时代一再加速的生命之中。30年前,你确信自己是时代的一颗螺丝钉,与同志小心翼翼地收集废铁,只为超英赶美;30年后,你拒绝在时代大潮随波逐流,偶尔孤身离开网络社区、公司帮派、巨无霸城市,只为寻找怎么找也找不着的自我。

  每个人都能成为时代新浪潮里的一朵浪花——马克·佩恩写有《小趋势》,认为世界存在“小趋势”:美国1%的人口因价值观、生活习惯、行为方式、身体特征而构成小群体,小群体形成小趋势,小趋势里埋藏着未来的大趋势。
 

  今时今日,活在中国的你,正身陷“大趋势”与“小趋势”的纠结之中:生活再无标准样板,命运出现了多元化选择。学会怀疑的你不再相信未来学者,毕竟无论写《小趋势》的马克·佩恩、写《中国大趋势》的约翰·奈斯比特,还是写《中国,岀租中》的大前研一,都有管中窥豹的嫌疑,对你的问题,从未感同身受。

  作为传统的中国人,你有服从集体的思维定势,以为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小趋势不过是螳臂挡车;作为被全球化的中国人,你不得不接触来自西方世界与网络世界提供的种种可能性——21世纪是每一个人的世纪,你必须自己找答案。当1%的中国人选择了和你一样的答案,属于中国的小趋势,就此应运而生。

  小趋势与大趋势的八大纠结

  以下几个词,迅速地看一遍,然后默写:沙滩、橙色、小巷、树叶、玻璃、秋千、钢铁、白云、水泥。最后,看你默写的词语,包括在哪个选项中?

  这是一份“你适合去哪个城市生活”的测验题中的一条。据说选沙滩、白云、水泥的人得3分,选橙色、树叶、钢铁的人得2分,选小巷、秋千、玻璃的人得1分。按照分数高低,可找出你适合的城市。分数高的,去广州、厦门、大连;分数低的,去成都、北京、天津。

  但最后,你发现写下的是:“钢铁、玻璃、水泥”。深冷的现代格调在城市蔓延——广州要在江边种植曼哈顿,重庆高楼密度中国第一,夜晚来临,彩色射灯和摩天大厦让你居住的大城市,顷刻变成“魔幻星球”。

  这是一个无趣的魔幻星球——房价高企,蚁族围城。摩天楼外形昂扬,电梯里塞满“潜伏”的白领。夜场限时关门,大街如同宵禁。旧楼被穿衣戴帽,新楼要统一颜色,市中心却容不下一条爱情斑马线。这就是你的“大城市”:人口超标,又缺乏人气;标榜文化,又缺乏个性;空间挤拥,又无法互相取暖。

  这是一个无情的魔幻星球——商业开始日益追求稀缺性与独占性,但四处发掘稀缺之物的人们,最终发现最缺的是真情。情感营销成为年度最佳营销:北京出现慢递邮局,你的信件将在10年后寄出;上海出现心灵超市,出售精神商品,写着“暂停”、“睡满8小时”、“没有垃圾电邮”、“信心”、“勇气”的空瓶子,售价不菲。

  这是一个寂寞的魔幻星球——以前,有进步青年写文章,问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现在,阶层的板结让城市淘金者感觉前途犹如粘满胶水。网络有“寂寞”名人贾君鹏,暴露出盛世的空虚感——你保持最旺盛的欲望和斗志,情感世界却从未被满足;你需要心灵鸡汤,只为调整状态,好在金钱的王国持续战斗。

  这是一个虚幻的魔幻星球——手机成为了你的器官,短信取代了前往暗恋女子家做客的忐忑,E-mail让你不再前往街角的邮局寄信,Blog让你荒废了小牛皮封面的精致日记本,Word文件取代了你对中文字写得好不好的担忧。人类已经无纸化。你已一月未听过恋人的声音,一年未见家人一面。网络看似拉近人们的距离,实则拉远。

  你想逃避这种魔幻生活,开始自我救赎——郑州有市民发起中秋节全城关灯赏月、南京身着古装的年轻人在地铁里与乘客一同朗诵诗歌、深圳老总组成总裁抱抱团拥抱陌生人、广州白领聚居的小区诞生了热情的社区领袖……1%的人开始行动起来,去重拾在这个物欲时代失去的浪漫与情感,重拾生活的快乐,重拾梦想的天真。

  《你能跟得上10年后的中国吗?》的作者雾满拦江这样预言10年后的中国:商业共荣共生、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商业、技术改变中国、到全世界寻找利润、贴近用户者生存、农学思维商业席卷中国、技术不只是技术……

  若这一预言准确,中国的大趋势依然是对金钱和技术的追求。与此同时,中国的大趋势与小趋势亦迎来了它们的八大纠结——关于城市,大趋势是经济体城市,小趋势是情感体城市;关于物质生活,大趋势是金钱不眠,小趋势是心灵复苏;关于信息社会,大趋势是电子化人类,小趋势是信息隐居者;关于文化,大趋势是商业价值决定流行文化,小趋势是小众保留私人个性;关于社会进步,大趋势是创新,小趋势是保守;关于阶层,大趋势是草根崛起,小趋势是伪上流社会圈地;关于中西方,大趋势是融入全球化,小趋势是坚守本土化;关于情感,大趋势是婚姻、性爱、情感分离,小趋势是家庭价值的回归。

  小趋势里的中国视点之变

  《纽约时报》有文章《中国梦可能不输美国梦》,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说:“这个世界最显著的划分是这样一种:具有个人主义精神的社会和具有集体主义精神的社会。”

  这位专栏作家把世界看成这样的一个全球共同体:一端是最个人主义的社会,如美国和英国,另一端是最集体主义的社会,如中国和日本。文章举出例子,如果你给一个美国人看一幅鱼缸照片,他会介绍其中最大的那条鱼,然后描述它在做什么;如果你让一个中国人描述,他往往会介绍鱼儿们所在的环境。

  在外人眼中,中国盛产顺民,是为集体无意识代表。《十月围城》导演陈可辛也认为自己写的台词可能很多内地编剧都写不出来:“因为你们从小老师都说要爱国,爱国从一个主旋律的东西变成一个强迫性的东西。”

  大前研一写的《看不见的大陆》中提出一个观点,说是一个大家看不见的“新大陆”正横空出世,所有人都无法能逃离它的影响。“看不见”是因为这个新大陆并非一块实质上存在的土地,它只存在于我们的集体意识之中——这是一个资金和信息跨国界自由流动的无国界经济,其经济活动的重心转变为虚拟空间。

  如今,正是这块“看不见的新大陆”让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逐渐溃败——“看不见的大陆”改变了你的生活方式,“强迫性的东西”逐渐深埋于潜意识。这种改变伴随着急速发展带来的迷惘、教育体制中情感教育的空白、充满竞争的残酷人生经历、贫富分化的焦虑、与西方世界的接触、网络世界的冲击而来,让你不再迷信集体,也不再迷信大趋势。你幡然悔悟,你过去30年所谓的跟随潮流,只是随波逐流。

  人们不得不踏上追寻属于自己的小趋势的道路。消极者,开始成为幸福感微弱的尼特族、候鸟族、穷忙族。积极者,要将丧失的“人性”、“自我”与“温暖”找回来——他们成为了城市英雄、社区领袖、蚊型NGO的执行官。
 

  星星之火,有天会呈燎原之势。你偶然亦会发问:什么时候开始,你年迈的母亲开始将洗菜水用来洗碗,跟你说“地球的水已经不多了”?什么时候开始,你身边的同性恋朋友自自然然就“出柜”了?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迷信名牌,开始找手工裁缝为你做衣服?

  过去的30年,你为大趋势所使,追求财富,好让物质生活提升;随后的30年,你将选择属于自己的小趋势,去见证一个新时代——这个多元化的世界,集体正在退下,个人正登上舞台。个人的选择汇聚成小趋势的洪流,由小趋势衍生的大趋势,最终甚至决定一个民族进化的方向。

  无人能准确预测全部的未来。但无需怀疑的是,过去的30年与未来的30年,都属于不可以复制的年代。你想等待下一个机会,已经没有下一次。

文章来源于相关推荐:全面解析“孕吐现象”<>

第1页:第2页:第3页:  孕吐对宝宝有影响吗?  孕期轻度到中度的恶心以及偶尔呕吐一般不会影响宝宝的健康。只要没有出现脱水或进食过少的情况,即使你在孕早期(怀孕前3个月)体重没有增加,也没什么问题。多数情况下,你应该能够很快恢复胃口,并开始增加体重。  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