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高智商:为什么天赋不仅仅是一个数字

虽然 “高智商 “和 “资优 “经常被交替使用,但它们是不同的概念,也有一些重叠。两者都不是《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中的临床诊断。这篇文章借鉴现有文献和专业经验,探讨这些细微差别,而不是试图建立明确的定义。

高智商和资优虽然经常交织在一起,但未必是同义词。高智商,通常是指 130 分或以上,表明具有超常的认知能力,尤其是在抽象推理和解决问题方面(Silverman,2009 年)。然而,资优并不局限于可测量的智力。它涵盖了更广泛的智力、创造力和情感特征,包括高度的敏感性、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深刻的思考能力。天才往往在艺术和科学等不同领域表现出色,这得益于他们对世界的强烈投入。虽然高智商可能是资优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它并不能概括资优的全部深度和广度,其中包括艺术表现力、领导力和情商等才能(Passow,1981;Winner,2000)。

高智商与神经典型

在光谱的一端,我们发现一些人虽然智商很高,但他们的性格却比较神经质。他们通常在既定的系统中茁壮成长,在传统的学术环境和标准化测试中表现出色。他们通常会接受高等教育,从事 STEM、法律或医学等领域的专门职业,并担任领导职务。他们通常有动力、有组织,擅长制定和实现长期目标。他们的动力可能来自外部奖励,如荣誉和认可。

然而,在这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表下,这些高成就者仍然面临着独特的挑战。其中一个常见的挑战就是 “冒名顶替综合症”(Lee 等人,2021 年)–一种不配获得成功的耿耿于怀的感觉。尽管他们取得了成就,但他们可能会将成就归因于运气而非天赋,从而滋生焦虑和对失败的恐惧。不断表现自己的压力,再加上他人对他们寄予的厚望,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们往往很难在雄心壮志和个人幸福之间取得平衡,从而面临职业倦怠和社会孤立的风险。

积极的一面是,这个群体通常会发展出有效的应对机制和与传统教育相一致的学习策略。他们的组织性、纪律性和强烈的职业道德有助于他们在结构化环境中取得成功。

虽然他们可能不会出现通常与资优相关的 “过度兴奋”(稍后解释),但他们并非没有自己独特的激情和怪癖。他们可能会表现出一些过度兴奋性,尤其是智力过度兴奋性,但其程度可能不及既是资优生又是神经变异者的人–我们稍后将探讨这一群体。

超越智商测试: 资优的多面性

虽然传统的智商测验可以评估特定的认知能力,如语言理解能力和数学推理能力,但却无法全面反映人类的智力和天赋(卡莱罗等人,2011 年)。这些标准化的测量往往无法解释智力的多面性,也无法涵盖资优学生的独特特征。

其他理论,如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的多元智能理论(Gardner & Hatch, 1989),可以提供一个更全面的视角。加德纳提出了八个不同的智能领域,而不是单一的智能衡量标准:语言(掌握语言)、逻辑数学(擅长逻辑和推理)、空间(强大的视觉空间技能)、身体动觉(身体的敏捷性和协调性)、音乐(对节奏和音乐模式的敏感性)、人际(理解他人并有效地与他人互动)、人内(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内省)和自然(对自然模式的敏感性)。通过承认这些多元智能,我们可以开始欣赏个人在不同方面的卓越表现。

超越常规: 作为资优生和神经分歧者

当我们沿着高智商的频谱前进时,我们会遇到一些人,他们与与资优密切相关的经历和挑战产生更多共鸣,即各种类型的 “过度兴奋(Chang & Kuo, 2013; Lind, 2001; Tiesco, 2007)”。由Kazimierz Dabrowski提出的 “过度兴奋性 “是指在资优学生身上经常观察到的高度敏感性。这些表现在不同领域,影响着他们的经历和与世界的互动:

  • 精神运动: 精力过剩,喜欢运动,有行动力,有时表现为坐立不安或冲动
  • 感官:对声音、质地和气味等感官刺激高度敏感,既能带来强烈的享受,也能带来不适感
  • 智力:热衷于学习、质疑和深入思考,通常表现为喜欢复杂的想法
  • 想象力: 丰富的内心世界、生动的想象力和幻想能力,通常通过创意渠道和讲故事表现出来
  • 情感:强烈的情感、高度的同理心和强烈的同情心

天赋异禀的人常常以一种强烈的方式体验世界,这种体验贯穿于他们的情感景观、智力追求和感官体验之中。他们深厚的情感敏感性和同理心使他们能够与他人建立深厚的联系,但也使他们容易受到过度刺激和情绪失控。这种强烈的情绪是巨大的力量和同情心的源泉,但同时也需要谨慎的引导和自我调节策略。

资优-神经发散者可能会感到与原生家庭格格不入,尤其是当他们的独特特质不被认同或理解时。早年被贴上 “太过分 “或 “太敏感 “标签的经历会导致疏离感和持续的无归属感。

 

超越常规的成功

具有天赋-神经发散性思维的人虽然拥有非凡的认知能力,但他们往往发现学校或企业工作场所等传统系统并不适合他们独特的认知风格和敏感性。他们经常被误解,可能会觉得自己是局外人,他们的差异被视为怪癖而非优势。

与神经畸形的高智商同龄人相比,资优神经分歧者可能会经历更高的感官处理敏感性、社交焦虑或执行功能挑战。这些差异会使他们在获取认知潜能的同时,难以符合社会期望和标准化测试,往往无法全面反映他们的智力深度和不均衡的认知概况。

传统的工作和学习环境会让这些人感到特别窒息。例如,资优学生常见的感官敏感性会让典型的工作场所环境(荧光灯和开放式布局)难以忍受。他们强烈的正义感可能导致他们挑战不道德的做法,从而可能在公司内部造成摩擦。在朝九晚五的标准工作日中,即使是非传统的睡眠-觉醒周期这样简单的常见特征,也很难管理。

在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对学习本身的热爱的驱使下,他们往往发现外部奖励和认可不如发现和解决问题的简单快乐更能激发他们的动力。如果能让他们以自己的节奏和方式自主探索自己的兴趣,他们就更有可能茁壮成长。

因此,对于资优神经症患者来说,”成功 “可能会偏离传统的定义。这可能涉及开辟独特的道路、从事非传统的职业或挑战现状。他们的智力强度加上高度的敏感性,使他们能够为社会做出独特的贡献,即使这些贡献并不完全符合公认的、走过的道路。

尊重天赋神经差异

超越标签和标准化衡量标准对于真正理解高智商能力至关重要,尤其是当它与神经多样性交织在一起时。传统的教育体制往往将一致性置于个性之上,未能承认和照顾到资优神经差异个体的独特需求和宝贵贡献。我们必须加深对神经多样性的理解,倡导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教育、职业和个人–建立量身定制的支持系统,而不是依赖于限制性的标签。通过拥抱多样化的思想和他们不同的优势,我们将赋予资优神经变异者蓬勃发展的能力,并与世界分享他们非凡的天赋。

 

相关推荐: 小说作家在法医心理学方面的 10 个错误

法证心理学是将社会、临床、实验和认知心理学的概念和研究应用于民事或刑事法律领域。法医心理学家通常在监狱或法院系统工作。下面的讨论涵盖了典型的情况。 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法医心理学家通常会在被告犯罪时确定其精神状态(MSO),并/或确定其是否有能力参与法律程序的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