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中立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是正面身体形象的独特之处

身体中立是近来在公众视野中日益明显的一项运动,贾米拉-贾米尔和莉佐等名人都表示他们支持身体中立。在学术文献中,身体中立也越来越明显。

在这些领域中,身体中立与积极的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直接形成对比,认为后者更为可行。在最近为《身体形象》(Body Image: 国际研究期刊》(Body Image: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的立场文件中,我和我的同事们指出了身体中立论述中传播的 10 个神话,并提供了质疑这些神话的证据。

总的来说,我们发现身体中性并不新鲜,也不是正面身体形象所独有的。原因如下。

误解 1:积极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是一样的。

虽然积极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有相似之处,但它们有独特的起源和关键的区别。

积极身体形象的概念基于数十年的研究。研究表明,积极身体形象的主要特征包括:(a)欣赏自己的身体,包括身体的功能(即身体能做什么,而不是它的外观);(b)接受自己的身体,无论它是否符合关于身体 “应该 “外观和/或功能的社会规范;以及(c)通过适应性行为(如快乐的体育活动)尊重和照顾自己的身体。

Source: Anna Shvets / Pexels

根据研究,拥有积极身体形象的人认为自己的外表远不如身体功能和其他有价值的品质(如教育)重要。身体形象是灵活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有 “身体形象好的日子 “和 “身体形象不好的日子”。拥有积极身体形象的人能够接受这些波动,并在困难的日子里表现出自我同情。

相比之下,”积极身体形象 “是一项旨在鼓励接受身体的运动,可以追溯到 20 世纪 60 年代的批判性女权运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社交媒体上变得越来越明显。虽然许多社交媒体上以 “身体积极性 “为标签的帖子提倡接受各种类型的身体,但也有一部分内容强化了社会规范和 “积极的身体形象 “意味着始终爱自己的样子这一观点。虽然积极的身体形象是建立在遵循科学方法的学术研究基础上的,但任何人都可以出于任何动机(例如,宣传积极的身体形象与销售产品)创作积极的身体形象内容。

遗憾的是,大多数关于身体中立性的讨论都忽略了正面身体形象与身体积极性运动之间的区别,将两者等同起来。例如,积极身体形象通常被概括为 “喜欢自己的样子”,但根据数十年的学术研究,事实并非如此。

误区 2:积极的身体形象不现实,也无法实现。

研究表明,向更积极的身体形象发展确实是可行的,例如通过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即使是对有饮食紊乱或对身体严重不满意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我们还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人们认为自己的身体与社会规范不同,他们也可以从以负面身体形象为主转变为以正面身体形象为主。此外,在各项研究中,许多人都报告说自己的身体形象非常积极。

误区 3:身体中性与积极的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不同。

对身体中性的描述通常包括以下要素: (a) 它是一种对身体的 “中性 “态度,比积极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更现实(注意这里延续的误区 1-2);(b) 它涉及欣赏、尊重和关心身体的功能,并以尊重的态度对待身体;(c) 它涉及注意并接受身体形象不佳的日子;(d) 它不再强调外表,并鼓励将自我价值与内在品质和爱好等外部因素联系起来。

然而,(b)-(d)要素实际上是根据研究确定的积极身体形象的关键特征(见神话 1)。关于(a),我们将在 “误区 5 “中讨论对身体持 “中立 “态度的含义。

.误区 4:身体中性是积极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的更现实的替代方案。

身体中性运动的部分吸引力在于它声称 “爱护你的身体 “并不是一个现实的目标。事实上,身体中性的支持者认为,它 “对更多的人来说,可能是一种更容易实现、更容易获得的追求 “1 ,而且 “从不满到身体积极是一个漫长的跳跃 “2 。

这里的问题在于,积极的身体形象和身体积极性正在被狭隘地概念化,并被简单地推广为 “热爱自己的外表”。这就为身体中性打开了方便之门,使人们错误地将身体中性视为更合理、更现实、更新颖的概念,同时将有毒的身体积极性简化为积极身体形象的同义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没有任何经验证据证明身体中性是一种身体形象建构,也没有衡量身体中性的标准。相反,身体中性的支持者借用了积极身体形象的概念,并将其称为 “身体中性”,认为身体中性与幸福感相关。研究支持的是积极身体形象的有效性,而不是身体中性的有效性。

误区 5:身体中性是一个连续体的中点,消极身体形象和积极身体形象是终点。

在身体中性理论中,身体形象被视为一个连续体,从一端的消极身体形象到另一端的积极身体形象。根据这一观点,拥有较高的正面身体形象意味着拥有较低的负面身体形象。身体中性则被想象成介于消极身体形象和积极身体形象之间的中间点。这种观点虽然直观,但与研究结果不符。

相反,大量的研究表明,积极和消极的身体形象都是在各自的连续体上测量的独立结构。一个人有可能同时表现出消极和积极的身体形象(例如,一个人可能对自己的外表感到不满意,但同时也对自己的身体功能表示赞赏)。在控制了消极身体形象之后,积极身体形象与各种健康和幸福指数有着独特的联系。

归根结底,如果我们知道积极和消极的身体形象存在于不同的连续体上,那么我们就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身体中性(按照目前的定义)是否真的存在?

把这一切放在一起: 为什么这很重要?

这些神话的存在有很多原因。例如

  • 宣传积极的身体形象是不现实的、有毒的,这意味着许多人可能会误以为积极的身体形象不值得为自己或他人(如他们的客户)去追求,从而错失了积极的身体形象对健康的益处。
  • 宣传积极的身体形象是不切实际的,是有毒的,这是对 20 年既定研究成果的歪曲,研究结果恰恰相反。将积极身体形象的既定特征贴上 “身体中性 “的标签,会造成学术文献的混乱,并可能导致将有限的资源不必要地花费在 “新 “的研究、开发和传播上。

从根本上说,促进身体中性和积极身体形象的动机是相辅相成的:改善人们的身体形象,让他们过上不受自己对身体的想法和感觉所束缚的充实生活。本着向这一共同目标迈进的精神,根据这 10 个误区及其各自的证据,我们为广大受众提出了建议,并为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媒体提出了具体的注意事项,这些建议可在此处(补充材料下)查看。

相关推荐: 当众羞辱的后果

16 世纪诗人托马斯-怀亚特曾写道:”人以耻辱为惩罚。这是世上最严重的惩罚,是啊!比死亡更严重”。作为一名法医心理学家和工作场所调查员,我亲眼目睹了当众羞辱对个人心理健康和幸福的深远而持久的影响。这是一种令人深感痛苦的情绪,它冲击着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和自我价值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