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流离失所者寻找安全空间

在加沙、海地和乌克兰的冲突中,建筑物和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的场景几乎不间断地出现。看不见的是这些冲突对家庭,特别是对儿童造成的屠杀。

拜登政府本月宣布,将禁止非法穿越美墨边境的寻求庇护者入境,我们该如何帮助这些儿童,以及美国国内的儿童?

全世界有超过 4.68 亿儿童生活在冲突地区。社会工作者正在帮助这些儿童解决创伤后应激障碍、流离失所和虐待等问题。像11岁的阿尔乔姆-达夫蒂扬(Artyom Davtyan)这样的儿童,在9月份不得不逃离阿尔扎赫(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之前,曾有过情绪和行为问题,并遭受过酗酒父亲的虐待。他现在和姑姑住在亚美尼亚,直到他和母亲团聚并返回阿尔扎赫。

2020 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武装冲突摧毁了亚美尼亚的分离国阿尔扎赫。2023 年,阿塞拜疆对阿尔扎赫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迫使居民离开家园。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所有流离失所者都到唯一可以到达的邻国亚美尼亚避难。

我们希望把在阿尔扎赫学到的经验教训传授给我们的心理健康同行和全球各地不幸陷入类似境地的人道主义工作者。

第一课:先解决人的问题,再解决人的需求鈥攁攁并以同理心和同情心去做

在冲突地区,人们首先关注的是物质生存机制。当药品、食物、水、电和暖气等生活必需品有限或根本不存在时,引入心理健康支持项目往往为时过早。该地区善意的援助者必须优先考虑建立满足这些基本需求的项目和基础设施,因为这些往往是受影响儿童和家庭的迫切需要。但至关重要的是,不仅要提供食物、水和住所,还要提供支持和保证,确保个人/家庭并不孤单,并处于安全的环境中。

如果屋顶上有个洞,治疗就不会奏效。如果无法满足更迫切的生存需求,治疗和心理支持就无法奏效。例如,2010 年海地地震后,许多人拒绝接受治疗干预,因为他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住房。同样,在乌克兰,2022 年至 2023 年期间为提供心理健康支持而修建的设施和基础设施被改建为地区援助中心,以满足社区更迫切的需求。

第二课:注重复原力建设

世界卫生组织开发的心理健康支持金字塔建议在危机地区从典型的以脆弱性为基础的方法范式转变为复原力建设范式。危机发生后,人道主义援助通常会持续两年,如果人们不具备自给自足的能力,依赖这种援助的情况并不少见。

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帮助人们重建他们的社交技能和网络,这对我们开始提升他们的技能至关重要。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与那些失去了家园、房屋、生计,在很多情况下还失去了大部分社区和劳动力的人打交道时。我们的目标是增强家庭自助的能力,并开始切实考虑他们的未来从何开始,以及如何重建生活。

以复原力为重点的方法鼓励人们向前看,而不仅仅关注过去的创伤。我们发现,如果在危机发生后立即正确实施这一策略,就能大大减少日后对专门的心理和精神健康支持的需求。

第三课:平衡结构与灵活性

孩子们需要结构来茁壮成长,但他们也需要成长的空间。这听起来可能与现代社会工作中经常采用的严格规程相悖;但我们发现,在为冲突地区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支持时,灵活性是关键。

为此,我们在 13 个难民最密集的地区建立了临时社会工作中心。这些中心为儿童和家庭提供了一个可以互动、玩耍和重建失去的社会网络的空间。我们提供支持,帮助他们克服语言障碍,帮助他们介绍和适应新学校和新文化,并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让他们能够展现自我、结交朋友,做一个真正的孩子。

我们通常在儿童流离失所六个月后启动社会激活和技能提升计划。这种方法大大改善了这 13 个社区的成果。母亲们会更多地参与孩子的教育,与其他家长建立新的关系网,并经常参加再技能培训和就业培训。

我们的主要目标不仅仅是制定规则,而是要树立抗逆和恢复的正面榜样。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视过去。相反,我们注重树立战胜暴行的正面榜样。让孩子们看到父母、辅导员、老师和其他成年人在新环境中表现出公平、适应性和积极主动的行为至关重要。他们需要看到如何掌控自己的生活,如何为自己和他人挺身而出。这不仅有助于儿童学会生存,还有助于他们在新环境中茁壮成长。

第四课:永远不要低估当地文化的影响

即使在相邻的村庄之间,文化规范也会有很大的不同,因此不可能为整个地区制定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计划。

不过,要想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就必须深入了解家庭动态、当地偏见、对政府的信任程度以及虐待行为的历史模式。为了缩小理解和服务方面的差距,我们采用了独特的团队结构:每个家庭都由一对社会工作者提供支持,其中一位了解当地情况,另一位本身也是难民。

这种配对确保每个家庭都有一名全面了解其历史、现状、需求和优势的社工,并能根据这些见解制定量身定制的支持计划。这种方法使团队能够有效地平衡他们的综合专长,在应对流离失所挑战的同时深入了解当地的社会、文化和政治背景。这确保了我们的干预措施对文化的细微差别保持敏感,而这些细微差别会影响我们的支持效果。

第五课:对待整个家庭

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让儿童与家人团聚。在阿尔扎赫,我们有幸在一种家庭积极主动相互支持的文化中工作。我们的方法是向家庭派驻/指派社会工作者,使他们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监测和跟踪家庭动态,并确定任何变化或挑战。这种方法对于识别可能被系统忽视的个人至关重要。

我们的团队确保儿童能够获得教育、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适当的证件。他们还与当地的人道主义组织协调,提供全面的支持。事实证明,在一个社会工作体系不发达的国家,将社会工作者直接派往家庭是最有效的援助方式。

在阿尔扎赫,我们还遇到许多独立生活的老人,由于家人流离失所或被杀害,他们只能靠邻居赡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工作重点就转移到促进社区联系上。我们促进互动,帮助人们相互了解,形成新的网络,并建立牢固和相互支持的关系。

重建生活、家庭和社区

无论危机是源于人为冲突还是自然灾害,例如标志着我职业生涯开端的 1988 年亚美尼亚地震,受冲突影响的儿童及时获得援助都是至关重要的。这些年轻的受害者需要持续不断的支持,以度过他们的痛苦和创伤。爱、关怀、能量、同情与专业支持的结合至关重要。与家庭紧密联系的社会工作者在解决即时需求和深层心理痛苦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关系建立了信任,树立了社工的威信,有助于个人从康复转变为积极主动,最终减少对人道援助的依赖。

从长远来看,培养个人和社区的抗灾能力可以高效和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它能极大地改善危机地区人们的身心健康,对重建破碎的生活、恢复家庭和振兴社区至关重要。这种全面的方法不仅能解决燃眉之急,还能为可持续的恢复和发展奠定基础。

 

相关推荐: 控制你和他人的非理性愤怒

中学的体育老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出气筒。又一次,一位愤怒的家长打电话到学校,大骂这位 “可怕的老师 “在她儿子感到疲倦、不愿意上体育课的时候还让他上体育课。 根据美国心理学会最近的一项研究,29%的教师和 42%的学校管理人员都报告了家长攻击学生的事件。毫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