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觉:无形象思维告诉我们什么是意识

文章目录[隐藏]

想象一个苹果。它长什么样?它是什么颜色和形状?

很多人都能想象出苹果的样子,但却没有心理图像,无法回答这些问题。这种现象被称为 “幻觉症”,大约有 1% 的人患有这种病(Zeman,2024 年)。在最极端的情况下,象觉失调症患者无法产生任何视觉心理图像,但有趣的是,大多数人仍然会经历丰富的视觉梦境(Whiteley,2021 年)。

People with aphantasia can imagine an apple in an abstract sense but cannot picture it: They cannot describe its colour or shape.
Source: Tobi | Unsplash

鉴于人类大脑的复杂程度令人震惊(Pang,2023a),以及影响和塑造我们的诸多因素,人类思维的巨大差异也就不足为奇了。失象症就是构成个体间无数差异的诸多因素之一,而这正是每个人完全独特的地方(Cooper,2015)。

象觉失调症有一些缺点,比如无法记住过去的一些视觉方面的东西,或者重温旧的记忆,从而增加了学习某些东西的难度(Cherry,2024)。然而,根据目前的证据,失认症似乎并不会限制人生的整体成功(Monzel et al.) 它被认为是人类经验的正常变异,而不是一种需要治疗的病症(Cherry,2024 年)。

这种现象深刻影响了我们对其他领域的理解,尤其是认知科学中最大的谜团之一:意识。

黑暗中的旋转

20 世纪 70 年代初,斯坦福大学的两位研究人员在著名的《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简短的论文,掀起了一场心理学革命。罗杰-谢泼德(Roger Shepard)和杰奎琳-梅兹勒(Jacqueline Metzler,1971 年)向参与者展示了两个三维物体,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判断这两个物体代表的是相同物体还是不同物体。

这个简单而非凡的实验证明,思维过程并不像当时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完全基于语言,视觉表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Nanay,2021 年)。他们的研究还发现,物体旋转得越多,参与者完成任务并得出答案所需的时间就越长,这表明这项任务是通过在头脑中想象物体并在内部想象空间中旋转物体来完成的(Nanay, 2021; Peters & Battista, 2008; Shepard & Metzler, 1971)。

 

Shepard 和 Metzler 心理旋转任务中使用的三维物体。
来源:Jennifer Oneske |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Jennifer Oneske | 维基共享资源(公共领域)

让患有幻觉症的人完成同样的心智旋转任务产生了令人着迷的结果: 他们不仅能成功完成这些心理旋转,而且比其他参与者更准确,尽管速度更慢(Kay 等人,2024 年;Pounder 等人,2018 年;Zeman 等人,2009 年)。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在他们的想象中缺乏视觉形象,但物体旋转得越远,失象症患者完成任务所需的时间也越长(Kay 等人,2024 年;Pounder 等人,2018 年;Zeman 等人,2009 年)。

研究表明,与视觉想象力更丰富的人相比,患有幻觉症的人在完成这项任务时采用了不同的策略: 其他人有时会为了速度而牺牲准确性,而患有象素障碍的参与者都没有这样做(Kay 等人,2024 年)。虽然这其中可能有其他因素,但有可能是患有象障的人没有这种选择,这表明他们对这部分思维的控制不仅受到限制,而且也受到限制。泽曼等人(2010 年)称这种情况为 “盲目想象”,就像在黑暗中旋转物体一样。

僵尸与幻觉

这些发现的惊人之处在于,对于一些人来说,一项任务不仅需要意识,还需要专注和有意识的深思熟虑,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项任务却可以在没有任何直接意识的情况下完成。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我们传统上认为与有意识意志相关的其他任务是否也需要有意识意识。

如果把这个问题推向极端,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是否会有一些人,他们的行为和举止都很正常,但却没有任何意识或知觉。这就是学术界所说的哲学僵尸(Kirk,2023 年)。

尽管 “幻象症 “提出了许多问题,但目前的证据并不能得出如此激进的结论。事实上,这种现象可能一点也不奇怪: 患有幻视症的人仍然拥有正常的视力,他们可以采用一些策略来解决物体旋转任务,这些策略要么可以利用眼前的视觉效果,要么根本不需要视觉想象力。

幻视症必读

计算机可以通过抽象的点映射以数学方式解决此类任务,而不需要视觉想象力。这一事实可能意味着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也可能将这一观点推向极端,认为视觉想象力正常的人可能只是在抽象完成任务时产生了使用想象中的视觉空间的错觉。这种观点同样远远超出了现有证据所能证明的范围,也无法解释在速度和准确性方面发现的幻觉症患者与其他参与者之间的一致差异(Kay 等人,2024 年;Pounder 等人,2018 年;Zeman 等人,2009 年)。

对意识的影响

目前关于幻觉症的研究并不直接支持这些对立的极端现象。然而,它们凸显了这种现象对我们理解意识的深远影响。

我们对象质症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而在意识方面,我们的差距就更大了。象失妄想症可能是一种古怪的现象,对我们理解意识没有什么影响,也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意识的看法。要解开这些复杂的问题,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鉴于这种不确定性,重要的是在讨论意识问题时不要忽视 “象失 “现象。然而,这只是我们对意识理解的众多缺失拼图中的一块(见 Pang, 2023b)。

科学的进步大多是循序渐进的,要求任何关于意识的理论或解释从一开始就能解释外围的无数复杂现象,将极大地阻碍科学的进步。因此,不应仅仅因为意识理论(尚)无法解释象失妄症就将其抛弃。

意识仍然是一个谜,但我们生活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新的研究不断解开许多谜团中的一些谜团,同时通过描述以前未知的方面来增加新的谜团。幻觉症就是这些新增谜团中的一个,它提出了深刻的问题,并凸显了许多个体差异,这些差异使得每个人的思维都是绝对独特的。

 

相关推荐: 寻找快乐:积极预期如何提升你的幸福感

在心理健康和自我发展的世界里,”活在当下 “经常被当作幸福的关键来宣传。虽然 “活在当下 “无疑有其优点,但科学研究表明,积极预测未来是产生积极情绪和提高幸福感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然而,当人们试图改善自己的感受时,却很少将其作为首选方法。 未来思维能提升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