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狼言论与人际关系

作为我关于 “臭鼬用语 “这篇文章的后续,我们不妨来看看另一种以动物名称命名的交流方式:”黄鼠狼用语”。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 1900 年斯图尔特-卓别林(Stewart Chaplin)写的一篇短篇小说中。在这个故事中,”黄鼠狼 “一词被定义为 “把旁边词语的生命力都吸走的词语,就像黄鼠狼吸走鸡蛋后离开蛋壳一样”。

卓别林的故事冷嘲热讽地描述了政治纲领的起草过程。有一次,剧中人物称赞在 “公众应受到应有的保护 “这句话中加入 “应有的 “一词。这被看作是 “狡猾语言 “的典范。西奥多-罗斯福在 1916 年的一次演讲中推广了这句话。这位前总统在讲话中批评伍德罗-威尔逊使用的 “普遍自愿培训 “这一短语,指出 “自愿 “一词 “把’普遍’的意义都吸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词的含义已扩大到指任何有意模糊或可能误导的措辞。

Weasel words can have a variety of effects
Source: FranciscoJavierCoradoR / Pixabay

黄鼠狼言论与政治

卓别林和罗斯福都在批判政治语言中的 “黄鼠狼 “用语,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政客们仍在大量使用这些用语。一些人说”、”许多人认为 “或 “众所周知 “等短语是许多候选人演讲的主要内容–不提供证据,假定达成共识,并预设以下说法的真实性。

政治话语中有许多术语具有误导性。例如,”民主共和国 “是一个由公民选举领导人的国家,尽管朝鲜和埃塞俄比亚等六七个国家将这个词作为其官方名称的一部分,但并没有举行公平的选举。同样,”自由”、”改革 “或 “爱国主义 “等词语的含义也往往见仁见智。

黄鼠狼式广告

但政治家并不是唯一的犯罪者。广告商和营销人员也会大量使用 “黄鼠狼 “式词语。广告经常毫无根据地诉诸科学,如 “研究表明 “或 “研究证明”,或诉诸权威,如 “专家说 “或 “五分之四的牙医都同意”。”全新改良 “和 “快速见效 “都是非常主观的用语。而声称提供 “长达 60 个月 “的保修期可能远远短于五年。

科学中的“黄鼠狼言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严重的违规者可能就是专家自己。科学家被教导不要过度解读他们的研究结果,避免一概而论。因此,研究报告中充斥着 “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 “或 “似乎很有可能 “等措辞。研究人员有理由不愿意提出没有数据充分支持的说法,但这会让科学家得出的结论显得口无遮拦或过于谨慎。

黄鼠狼语如何扭曲语言

黄鼠狼之言在许多领域都会产生问题,它们也会对人际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当同事、朋友或亲密伴侣用 “显然 “或 “很明显 “这样的词来表达观点时,他们就预先假定自己要说的话是公正客观的–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同意这样的观点。换一种说法,”黄鼠狼 “可以把观点变成事实。有趣的是,反之亦然。人们经常使用黄鼠狼语来表达礼貌,避免表达负面意见或令人不快的事实。他们可能会使用间接语言或对冲来避免伤害别人的感情,但这可能会掩盖他们的真实感受,并导致日后的误解。

例如,如果某人说 “我有点希望这个周末我们能出去走走”,他可能实际上非常想去某个地方旅行。但如果他们的伴侣把注意力集中在 “算是吧 “这个蹩脚的词上,他们可能会得出结论:这个想法只是一时兴起。排序的 “这个短语把 “希望 “的意思抽空了,改变了人们对这句话的理解。

类似的短语还有很多。一个垂头丧气的女人说 “我有点失望”,会削弱某些事情使她灰心丧气的程度,并可能给人造成她对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到特别烦恼的假象。

最近,我和一位老朋友共进午餐时,我想起了这一点。有一次,我问他对我与他分享的一篇文章有什么看法。他的回答是:”这不是你最好的文章之一”。这当然是一种礼貌的说法,表示他不喜欢我写的东西,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混淆视听的说法比简单地说出他不喜欢的东西更伤害我的感情。好朋友之间应该坦诚相待,我觉得他的回避让我们之间有了一点距离。

 

被动语态

被动语态也许是最狡猾的结构。例如,说 “犯了错误”–这是政客们最喜欢的回避方式–是一种为自己开脱责任的方式。公司也这样做。宣布 “您的航班已被取消 “意味着航空公司没有过错。但在人际关系中,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会让人产生不信任和怀疑。

沟通是一种很好的平衡行为,既要表达自己的感受,又不能违反自己的文化规范。有时,礼貌会让我们忍气吞声,而 “黄鼠狼 “式的言辞则可以有效地缓和气氛。问题是,它们有时会削弱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

相关推荐: 将健康知识普及提高到新水平

Source: rudall30 / iStock 健康素养是一个概念,涉及个人 “查找、理解和使用信息与服务,为自己和他人的健康相关决策和行动提供信息 “的能力。这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20 年)的最新定义。 把它放到日常语境中,健康素养可以通过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