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胺酮辅助心理疗法须知

Evidence suggests that for psychedelic treatments to achieve maximum efficacy, a trance-like dissociative state is necessary
Source: Keralt / Pixabay

本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概述了有关氯胺酮用于精神病治疗的基本信息;本篇文章将重点介绍氯胺酮辅助心理治疗。

氯胺酮辅助心理治疗(KAP)可以包含许多不同的内容。治疗环境既可以是异国情调的偏远地区(如氯胺酮疗养地),也可以是较为普通的地方,如氯胺酮诊所或精神科医生的办公室。同样,这种模式下的心理治疗可以是与您刚认识的治疗师进行的一次治疗,也可以是与您的固定治疗师进行的一系列治疗。

鉴于对 KAP 的研究还处于早期阶段,有关其疗效的综述文章很少,现有的综述文章也仅对少数几项研究进行了研究,且大多数研究的样本量较小,因此需要谨慎对待研究结果。不过,在 Drozdz 及其同事(2022 年)撰写的一篇此类综述中,作者报告称,总体而言,KAP 可以 “延长疼痛、焦虑抑郁症状的临床显著缓解时间”,而且 “长期心理治疗可能有助于维持这些疗效”。

多尔及其同事(2019 年)在第一项此类研究中,在精神分析框架内探讨了 KAP 的疗效。研究收集了 235 名患者的数据,涉及多个诊断类别,氯胺酮治疗疗程从 1 次到 25 次不等。作者报告称,在氯胺酮和精神分析心理疗法的联合治疗下,焦虑和抑郁(相对于基线)明显减轻。他们还报告说,KAP疗程的次数与抑郁和焦虑的改善呈显著正相关。

KAP 如何改善心理健康

研究人员和从业人员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即对于一般的迷幻辅助心理治疗(PAP),特别是KAP,需要在治疗过程中达到迷幻/解离/恍惚状态,才能实现最大疗效(Dore等人,2019年;Drozdz等人,2022年;Joneborg等人,2022年)。多尔及其同事甚至报告说,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项关于 KAP 的研究证明,在没有一定程度的心理活动感知的情况下,KAP 具有抗抑郁效果。多尔及其同事在推测为什么这种分离/恍惚状态可能是必要的时提出,迷幻药产生的恍惚状态 “促进了交流,使人更容易进入困难的心理状态,减少了对这些遭遇的恐惧,并缓解了强迫症和抑郁症的担忧”。我与许多接受不同形式 PAP 治疗的病人的临床工作验证了多尔及其同事的评估。

 

在最近发表的一份病例报告(Cottone,2023 年)中,我介绍了与一位长期接受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患者 “伊丽莎白 “进行 KAP 治疗的具体细节;下面是这份报告的节选版本。我与伊丽莎白的 KAP 治疗证明了为什么多尔及其同事的断言可能是正确的,因为氯胺酮似乎暂时减轻了她的防御机制,让我们能够阐明她生活中的联系,以及她症状的可能原因(并采取相关干预措施来治疗这些症状),而如果没有迷幻体验,这种方式是不可能实现的。与此相关的是,我认为分析/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非常适合 KAP,因为弗洛伊德传统的治疗方法非常重视解构防御机制。

案例报告

伊丽莎白于 2019 年开始接受我的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那是在她不幸摔倒造成永久性脊柱损伤和慢性疼痛约 8 年之后。由于这次事件,以及之前在她 15 岁时遭受的性侵犯,伊丽莎白表现出明显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状。除了这些创伤,她最近的慢动作创伤是原发性脊髓侧索硬化症(PLS),一种渐冻人症的变异型。

在受伤之前,伊丽莎白对医疗机构抱有强烈的信心(如果不是盲目的话);然而,在多次手术并发症导致病情恶化,手术后的治疗方案也越来越成问题之后,伊丽莎白对所有医疗事物的信心开始消退。尽管如此,值得注意的是,从治疗一开始,伊丽莎白就一心想把我理想化,她坚持用我名字的首字母来称呼我,这就是一个缩影: JC 这尤其具有讽刺意味,因为她早年放弃了基督教信仰。伊丽莎白的这种移情倾向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她将生活中的重要人物–包括她的妻子斯蒂芬妮、她最亲密的朋友、她的父母和我–视为 “超级英雄 “的倾向。(为保护隐私,所有姓名均有改动)。

Source: Pat Loika / Wikimedia Commons

伊丽莎白和她的超级英雄之间的关系经常会导致两种问题。首先,在伊丽莎白的眼中,她的超级英雄们不会做错任何事,这使得她生命中任何一个曾经受到超级英雄伤害的人的经历都变得无效。其次,每当伊丽莎白的生活中出现涉及两个超级英雄的冲突时,由此产生的矛盾、焦虑和紧张都会让她陷入双重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潜意识似乎设计出了一种创造性的、尽管让人不舒服的方式来拯救她,因为她很快就会经历严重的医疗和生理需求的加剧。因此,看到伊丽莎白身体疼痛和症状的升级,她生活中的每个人都会感到非常担忧,包括那两个发生冲突的超级英雄,最终导致他们放下武器,团结在她周围。

 

2022 年秋天,伊丽莎白开始接受每周一次的外消旋氯胺酮治疗,虽然她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但她相信还有更多的可能。于是,她要求我们在她接受氯胺酮治疗期间,在她的精神科医生办公室进行一次心理治疗,2023 年 1 月,我们如愿以偿。

 

在 90 分钟的治疗过程中,伊丽莎白通过鼻腔喷雾剂吸入了 200 毫克消旋氯胺酮(即 20 喷)。在氯胺酮的影响下,伊丽莎白谈到自己能够 “切断 “妻子斯蒂芬妮和自己之间的情感反应,她还注意到自己和过去的创伤之间的情感距离越来越远。然后,她描述了一次 “灵性 “体验,这很不寻常,因为她一直否认自己有任何灵性倾向。

 

后来,伊丽莎白第一次承认,她倾向于把生活中重要的人–包括她的妻子斯蒂芬妮和朋友黛安–变成她心目中的超级英雄。在我们的谈话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在遭受性侵犯后就开始需要这样做,以帮助自己控制青少年时期的恐惧,而在遭受更多的医疗创伤后,她的这种倾向有增无减。

 

伊丽莎白指出,她在吸食氯胺酮时的平静感给了她情感上所需的距离和勇气,让她明白把人理想化为超级英雄有助于她保持一种幻想,即他们可以把她从各种苦难中解救出来,这给了她忍耐所需的希望。然后,她注意到自己终于明白了自己忽视超级英雄缺点的倾向是如何导致生活中的冲突不断增加的,尤其是斯蒂芬妮和黛安之间的冲突。

 

疗程结束时,伊丽莎白清楚地认识到,两个超级英雄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僵局只能通过加剧她的症状来解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人放下愤怒,团结在她的周围。这种洞察力至关重要,因为它帮助她看到了自己身体恶化的间接好处。在这一点上,伊丽莎白和我讨论了她是否需要更加努力地去看到她的超级英雄的缺点,以便让她生命中那些受到超级英雄伤害的人得到安慰。

 

在我们的 KAP 结束后,伊丽莎白立即开始采用这种干预措施,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伊丽莎白的超级英雄之间发生冲突的频率明显降低,她报告身体症状升级的次数也明显减少。虽然伊丽莎白的 PLS 症状或脊柱损伤症状没有得到缓解,但她一直表示身体疼痛减轻了,活动范围扩大了,抑郁症状也持续缓解了。她与斯蒂芬妮的婚姻也获得了复兴,并与生活中的许多其他人(包括其他曾与斯蒂芬妮有过冲突的共同朋友)和睦相处。

结论

这个病例展示了氯胺酮治疗与长期心理治疗(尤其是从心理动力学的角度来看)相结合所能产生的效果,因为如果单靠其中一种治疗方法,伊丽莎白很可能无法获得洞察力和益处,从而导致抑郁和身体疼痛的减轻。在我们进行 KAP 治疗之前,伊丽莎白已经接受了几个月的氯胺酮治疗,虽然这些治疗对改善她的情绪有很大的帮助,但她并没有像加入心理治疗后那样获得深刻的见解。

 

同样,在没有氯胺酮的情况下,伊丽莎白与我进行心理治疗时,她从未感到足够的安全感来考虑她生活中理想化的人–包括我自己–并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即使她的心理稳定性要求我们扮演这样的角色。然而,在我们的 KAP 会话中,她的防御机制放松了,这让她第一次简短地考虑了她理想化倾向的后果。这次谈话给了她深刻的启发,让她有信心在人际关系中做出我们随后讨论的改变。

 

相关推荐: 是什么阻碍了人们在危机中伸出援手?

没有助人为乐,见义勇为,并不只是南京法官的原因。 你在街上漫步时目睹了一起多车相撞事故,或者你的免疫力低下的邻居请求你在新病毒传播时为他们购物。你会帮忙吗?地震发生后,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你会在废墟中挖掘,还是尽可能逃离倒塌的建筑?炸弹爆炸后,你会考虑清空货架…